特朗普能源政策调整下扩大中美油气贸易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下转第47 页)

. 分析 ...............................................高世宪.等(4)

高世宪,田 磊,刘建国,刘小丽

100038)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

摘要:特朗普任职美国总统后,其能源政策向传统化石能源倾斜,美国已成为增长最快

的能源生产国,其有望在 2020 年左右实现能源独立。目前我国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未来一段时期,我国对油气等优质能源需求仍将增长。中美两国在全球能源体系中的角色正在发生变换,两国在能源领域的传统竞争关系有望缓和,合作潜力逐渐凸显。2016 年以来,美国对我国油气出口大幅增长,双边油气合作已形成良好局面,未来仍有较大增长潜力。扩大中美油气贸易规模一方面有利于提升我国能源国际合作水平,促进能源合作多元化,另一方面有助于平衡中美贸易逆差,有利于巩固发展中美关系。

关键词: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油气贸易;平衡逆差

中图分类号:F4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8-0004-03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8.001

Abstract: After Trump came to power, the US energy policy has tilted to traditional fossil fuels and become the fastest growing energy producer. The United States is expected to achieve energy independence around 2020. With the rapid urbanization and the gradual improvement of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China’s demand for high-quality energy such as oil and gas will continue to rise in the future. The role of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global energy system is changing, the traditional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n the field of energy is expected to ease, the potential for cooperation gradually highlighted. Since 2016, the United States oil and gas export to China ha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bilateral oil and gas cooperation has formed a good situation, there is still a great potential for growth in the future. Expanding Sino-US oil and gas trade is conducive to enhancing China’s international level of energy cooperation and further promoting diversification of energy cooperation. On the other hand, it helps balance the trade deficit and better develo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Key words: U.S.; Shale Oil and Gas Revolution; Oil and Gas Trade; Balance Deficit

1 受页岩油气革命驱动,美国推动其油气出口,尤其特朗普新政正在加速出口进程

1.1 在页岩油气革命驱动下,美国国内油气产量持续增长,国内供需态势日趋宽松

水力压裂和水平井技术突破揭开了美国页岩油气开发的序幕,带动美国油气生产迈向复兴。2008—2016 年间,美国原油年产量由 3.02 亿 t大幅提高至 5.43 亿 t ,年均增量超过 3000 万 t,

相当于一个“大庆油田”的年产量。2014 年后,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推动世界石油市场由供应紧张转变为供应过剩。美国原油产量的大幅提升使得其原油进口量不断减少。据美国能源信息署( EIA)统计,2015 年美国原油进口量为 735 万桶 /d ,比 2005 年最高时的 1013 万桶 /d下降了 278 万桶 /d。美国原油进口量的持续下降,原油对外依存度由最高时 2006 年的 66.4% 下降至

2015 年的 42.5%。从天然气来看,随着页岩气产量大幅增长,2009 年美国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2015 年天然气产量达到 7660亿 m3 ,并且连续 10年保持增长,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推动美国从天然气净进口国向天然气净出口国转变。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过去3年低油价期间,得益于压裂技术不断进步和套期保值灵活性不断提升,美国页岩油气开采成本持续下降,而且总规模仍在扩大。

1.2 美国先后放松了天然气出口、解禁了原油出口,油气出口规模迅猛增长

2011 年以来美国逐步放松天然气出口限制,先后批准了 30 余个液化天然气( LNG )出口项目,并于 2015 年 12 月废除了长达 40 年的原油出口禁令,促进油气出口。

2016 年,美国原油出口平均52 万桶 /d ,比2015 年水平高出 5.5 万桶 /d。2017 年 1~4 月美国原油出口量达到 92 万桶 /d,比 2016 年同期翻一番,其中 2 月和 4 月出口量均超过 100 万桶 /d,创历史最高水平。从出口油种来看,美国原油出口涉及轻重质油等多种品质,不仅包括 WTI 以及页岩油等轻质原油,也有 Mars、USGC 等中重质含硫原油,此外,还包括从美国墨西哥湾转运的Access Western Blend 等加拿大重质原油。从出口流向来看,2017 年 1~4 月美国对亚太地区原油出口量为 36 万桶 /d,同比增长近 10 倍,占美国出口总量的 40% 左右,超过加拿大等其他地区,亚太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原油出口市场。

2016 年 3月,美国出口了第一船LNG ,据EIA 统计, 2016 年全年 LNG出口量达到 390 万 t。美国 LNG的出口对象主要是南美国家, 2016 年智利、阿根廷等南美4 国的 LNG 进口量占美国LNG 出口总量的 54% ,剩余部分大多销往亚欧国家。

1.3 特朗普新政将加速油气出口进程,未来出口规模有望持续扩大,对世界能源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政府提出了“美国能源优先计划”,以相对激进的政策手段鼓励发展美国的油气产业,提高美国本土的油气产量。主要政策包括:放宽油气开发和消费的相关限制性政策和法规,加快发放 LNG 出口许可,加强油气基础设施建设,放松对美国油气公司海外交易的管制。虽然这些政 策实施的力度、进度还有待观察,但综合各方判断,特朗普作为共和党的典型保守派代表,将秉承利益至上的思路,从保障经济与就业角度扩大油气出口规模。EIA 预计,未来美国 LNG 净出口量将保持快速增长,2020 年达到近 700 亿 m3,是2016 年的 19 倍;2030 年达到 1400 亿 m3。美国原油出口量到 2020 年将增至 300 万桶 /d,是目前出口量的 3 倍。

特朗普政府能源新政的施行以及美国“能源独立”的加速实现,将对世界能源格局、我国能源安全形势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对国际油价走势形成长期打压。对于全球石油供需格局而言,在经济尚未实现全面复苏背景下,美国原油出口将逐步加剧供应过剩局面,为油价走势定下长期的利空基调。

二是全球石油市场将进一步呈现“供应多极化、需求中心化”的格局。中东、里海、非洲、美洲等供应源多点开花,而需求则愈发集中于亚太地区。

三是进一步加剧全球天然气供应竞争格局,并有助于缩小全球天然气价格差异。美国 LNG 出口量的增加,将增加全球 LNG 市场的灵活性,促进形成美国、欧洲、亚洲三足鼎立的多元化天然气定价中心。

四是提升美国对油价影响能力,巩固石油美元地位。美国已经逐渐替代了欧佩克在全球原油定价机制中“机动生产者”的地位,美国对欧佩克将拥有更多的议价能力。同时,美国进口石油所需支付的石油美元显著下降,未来石油美元可能呈净流入态势,进一步强化石油美元影响,并有利于全球美元资本回流至美国本土。

五是页岩油气已经成为美国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武器之一。随着美国对中东油气资源的依赖性在逐步下降,中东北非复杂局势将常态化,美国会利用亚洲国家对中东地区油气资源依赖程度的上升,增加与亚洲大国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筹码。

2 我国自美进口油气总量小、增长快,有一定经济性

2016年以来,中美油气贸易增长迅速。2016年 5月,我国首次进口美国原油,全年累计进口48.6 万 t,2017 年 1~4月,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160.8 万t,我国成为美国原油出口第二大目的地国,仅次于加拿大。进口主体除中国石化等国企外,地方炼厂也相继进口了美国原油。我国和美

国也有部分成品油和化工品贸易合作,当前我国主要向美国出口航空煤油,2016年出口量为201 万t;我国主要从美国进口液化石油气(LPG),2016 年进口量为 331 万 t。此外,我国还进口少量燃料乙醇、混合芳烃、石脑油和燃料油。从中美两国LNG 贸易来看, 2012 年以来,我国油企与美国石油公司签署了4 项 LNG 购销合同,均为长期合同形式,进口主体包括中国海油、民营企业等。2016 年 8 月,我国海油首次进口 LNG,全年进口6 万 t。2017 年 1~2 月共进口 LNG33.64 万 t。

从经济性来看,当前我国自美国进口原油经济性较好,未来从美国进口 LNG 有较大潜力。影响美国原油出口经济性主要有两大因素:一是 WTI 原油 /Dubai 原油、WTI 原油 /Brent 原油价差变动影响;二是运费水平。由于美国距离亚太航距较远,加上出口设施尚不完善,运费市场对其经济性影响很大。2017 年以来,WTI 原油 /Dubai 原油、WTI 原油 /Brent 原油价差总体维持较宽水平,加之运费低迷,美国出口原油经济性较好。在 LNG 方面,美国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其贸易的灵活性。不同于亚太传统点对点的供应长约,美国 LNG 船货基本没有目的港限制,如美国第一个 LNG 出口项目 Sabine Pass 在投产 1 年内已供应了 18 个国家,占全球 LNG 进口国总数的一半。同时,美国 LNG 项目多采用代加工模式,向用户提供液化服务并收取相对固定的服务费,用户可根据市场需求调节产量。美国出口 LNG 多以成本加成定价,尽管美国原料气成本低、液化服务费稳定,但 LNG 出口项目主要分布在墨西哥湾沿岸,到东北亚运距长,运输成本高,买家需自行安排运力,受 LNG 航运市场影响较大。目前市场水平下综合测算,美国LNG 出口亚洲总成本为 8 美元 /Mbtu 左右,虽然高于从澳大利亚、东非或东南亚出口到中国的价格,但低于卡塔尔出口到中国的价格。从长远来看,美国 LNG 资源可作为未来长期资源获取和国际贸易开展的优质资源之一,美国与Henry Hub 气价挂钩的模式对与油价挂钩的传统定价模式带来冲击和挑战,也有利于缓解亚洲溢价。

但整体来看,贸易总量仍然不高,战略互信不足、政治因素影响大等多重因素导致中美油气贸易实质进展缓慢,属于初步发展阶段。

3 深化中美油气贸易合作,可以实现中美互利

作为全世界最大能源进口国,我国利益在于获得稳定、廉价的进口能源供给,特别是要最大限度缩小、消除我国能源价格与其他主要工业化国家能源价格之间的差距,从而在源头消除开放经济环境下可能损害我国制造业成本竞争力的因素。作为兼具世界石油天然气最大生产国、消费国双重身份的美国,其利益在于既要保持其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企业有一定的盈利水平,又要为其下游产业、消费者提供尽可能廉价的能源供给。从产业来看,美方油气出口产业利益的政治诉求在逐渐压过对华贸易保护主义,中美能源合作的国内支持将日益增大。

3.1 加强中美油气贸易,对我国总体有利

3.1.1实现进口资源更加多元化北美地区政治相对稳定、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先进,尤其天然气方面,是与澳洲、非洲、俄罗斯并列的未来重要的 LNG 资源供应地,有助于我国实现进口资源更加多样化,降低对中东的依赖程度。

3.1.2 增加我国与其他产油气国谈判筹码,增强我国对国际油气市场影响力

增加从美国这个新供应方的进口,有助于遏制传统供应方的要价。原油方面,随着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增长,沙特已经降低了4 月销往亚洲的部分原油的定价。天然气方面,相对于管道天然气贸易,液化天然气不涉及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资产专用性相对较低,运营相对灵活,进一步扩大液化气进口对我国改善天然气贸易地位不可或缺。进口美国LNG,将增强我国天然气灵活供应能力,并有利于消除高进口溢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