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出口的影响分析及政策建议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邹蕴涵 (国家信息中心,北京 100045)

摘要:近 10年来,随着美国非常规能源开发的突破,美国油气资源出口开始快速增长,特别是石油制品已经实现了年度净出口,美国能源独立又往前迈出了坚实一步。在此影响下,国际能源格局开始发生重大调整。在此背景下,中美油气贸易发展迎来新机遇,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将趋于复杂化,国内能源公司的生产、经营也面临新挑战。对我国来说,进口美国油气不仅可行,而且必要。

关键词:能源独立;油气出口;能源安全

中图分类号:F4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8-0031-05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8.007

Abstract: Over the past decade, the US oil and gas exports began to grow rapidly with the breakthrough of non-conventional energy development, especially oil products have achieved annual net exports. And the US energy independence has taken a solid step forward. Under this influence, the world energy structure began to undergo major adjustments. In that case, oil and gas trade’s development between China and US ushers in new opportunities, and China’s energy security situation will become more complicated, while the domestic energy company’s production and management are also facing new challenges. There is market demand and scale space for China to import oil from US.

Key words: Energy Independent; Oil and Gas Exports; Energy Security

1 美国能源概览及能源独立程度分析

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探明储量、产量、消费量以及贸易量在世界能源版图中都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近几年来,随着页岩油气革命的成功,美国油气生产除了满足本国的消费外,其出口量也开始快速增长,朝着能源独立又迈进了坚实一步。

1.1 美国能源储量概览美国能源的探明储量、产量、消费量以及贸易量在世界能源版图中都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截至 2015 年底,美国石油探明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 3.2%,而包括中国、印尼、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在内的亚洲太平洋区域储量仅占世界总储量的 2.5%。2015 年,美国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13%,日均产量同比增速达 8.5% ;美国石油消费

量占世界消费总量的 19.7%,位居世界第一。

截至 2015 年底,美国探明天然气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 5.6% ,仅次于伊朗( 18.2% )、俄罗斯(17.3% )、卡塔尔( 13.1% )、土耳其( 9.4% )。天然气年产量达 7673 亿 m3 ,同比增长 5.4% ,占世界总产量的22%,位居世界第一,既高于占世界总产量 16.1% 的俄罗斯,也高于占世界总产量17.4% 的整个中东地区。2015 年,美国天然气消费总量同比增长3%,占世界总消费量的 22.8%,远高于俄罗斯 11.2% 和中国 5.7% 的水平。

截至 2015 年底,美国煤炭探明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 26.6% ,高于俄罗斯( 17.6% )、中国(12.8%)。2015 年,美国煤炭产量比 2014 年下降10.4%,占世界产量比重为 11.9%,仅次于中国的47.7%。同期,美国煤炭消费占世界总消费量的

10.3%,仅次于中国(50%)、印度(10.6%)。

1.2 美国能源供需发展状况

1950 年,美国一次能源生产以化石能源为主,产量达 7.69 亿 toe,是可再生能源产量的 10.9 倍,占据一次能源总产量的 91.6%。到 2016 年底,化石能源的产量达到 15.43 亿 toe ,可再生能源为2.4 亿 toe,其中化石能源产量占一次能源总产量的比重降至 78%。在 1950—2016 年的 67 年间,美国化石能源产量年均增长 1.2%,可再生能源产量年均增长 1.8%。可以看到,美国清洁能源相对传统化石能源来说,其发展更为迅速,能源生产结构更趋清洁化、低碳化。

1950年,美国一次能源消费以化石能源为主,当年化石能源消费量达 7.47 亿 toe,占据一次能源总消费量的91.4%,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仅仅只有化石能源消费量的9.4%。到 2016 年底,化石能源消费量约 18.56 亿toe,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已经下降至 81.5%。从 1950 年到 2016 年,化石能源消费年均增长1.4%,可再生能源消费年均增长 1.8%。

在 2016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家庭部门消费占美国能源总消费量的6.2%,商业部门占比约为 4.5%,工业占比 21.9%,交通运输占比 28.6%,发电消耗占比 38.8%。在 2016 年的家庭部门能源消费总量中,传统化石能源占比为 90.6%,其余均为可再生能源消费。而在家庭部门的化石能源消费总量中,天然气、石油消费量分别占比 82.5% 和

目前,美国的天然气贸易仍处于天然气净进口状态, 2016年,美国进口天然气 3001bcf(10 亿立方英尺),出口 2315bcf ,净进口 685bcf。从历史上看,美国天然气净进口在2007 年达到历史最高位,当年净进口量达 3785bcf ,之后逐步下滑。2014 年净进口量降至 1181bcf,2015 年净进口量更是同比大跌20.8%,页岩气革命的成果正快速显现。 17.5%,煤炭消费早已在 2008 年时退出美国家庭部门能源消费。与此同时,商业部门和工业部门消费的化石能源主要也是天然气,而交通运输业则主要消费汽油。对于电力部门来说,煤炭仍然是最主要的化石能源,2016年电力部门的煤炭消费量占其一次能源总消费量的 34.4% ,高于天然气(占比27.1%)、石油(0.6%)。

1.3 能源净出口情况

1950 年,美国一次能源进口总量约 0.45 亿toe,出口 0.35 亿 toe,净进口量仅 0.1 亿 toe。截至 2015年底,一次能源进口量增长到5.62 亿toe ,出口 3.05 亿 toe ,净进口量为 2.57 亿 toe。在这 66 年里,能源进口量年均增长4%,出口年均增长 3.4% ,净进口年均增速为 5%。2016 年,美国一次能源进口量、出口量以及净进口量分别同比增长 7.4%、7.7%、7% ,全年能源贸易仍处于净进口状态,没有达到能源净出口国的程度。

截至 2016 年底,美国一次能源净进口 2.9 亿toe ,比 2011 年下降了 1.7 亿 toe。其中,石油净进口 2.712 亿 t,比 2011 年下降 1.655 亿 t ;天然气净进口 293 亿 m3 ,比 2011 年下降 266 亿 m3。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石油净进口中,原油仍需净进口 4.131 亿 t ,但是美国的石油制品(比如成品油)已经实现净出口 1.42 亿 t ,净出口量比2011 年增加了 1.347 亿 t,见表 1。

2 美国能源出口变化对世界能源格局的影响

作为世界能源储量和供给大国,美国增加油气出口将对世界能源格局产生显著影响。世界油气生产中心可能加快西移步伐,逐渐形成供应多极化,并呈现明显的结构性流向。同时,全球天然气市场整合速度将在美国液化天然气(LNG)贸

易快速发展的推动下进一步加快。能源格局的调整将直接影响国际地缘政治局势,而且全球不同能源领域内的投资趋势将产生分化。

2.1 加快世界油气生产西移步伐美国能源对外依存度逐步降低的趋势非常明显。随着美国原油出口禁令解除以及页岩油开发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全球原油市场格局加速调整,全球原油流向将出现明显的品质分层:轻质原油大量流向亚太和欧洲地区炼厂,而重质原油则集中流向北美地区。BP 能源展望预计美国将在 2030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

美国能源信息署( EIA )发布的《2017 年度能源展望》预计,美国天然气产量将在 2020 年达到8127 亿 m3,2030 年达到 9316 亿 m3,2040 年达到 9996 亿 m3。其中,美国页岩气产量将从 2012年的 2832 亿 m3 增长到 2040 年的 5663 亿 m3。由此可见,美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的快速发展不仅将降低美国国内的能源价格,而且将会逐步挤占世界其他产油国的市场份额,给中东地区、俄罗斯等石油输出国带来竞争压力。

2.2 推进形成全球统一天然气市场在页岩气革命的推动下,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幅提升,正在从天然气净进口国向天然气净出口国转变。据 EIA 预计,未来美国 LNG 净出口量将保持快速增长, 2020 年达到近 700 亿 m3 ,是2016 年的 19 倍;2030 年达到 1400 亿 m3。随着LNG 出口的快速增长,LNG将取代管道天然气,成为美国输出天然气的主要形式。液化天然气贸易的灵活性正在打破原来以管道天然气为主的依靠长期合同垄断的贸易方式,将全球天然气市场联系在一起,有助于缩小欧洲、北美和亚洲三大天然气市场的价格差异。

2.3 国际能源地缘政治更趋复杂美国能源出口对国际社会最重要的意义不仅是影响全球油气供给格局,而且将对国际地缘政治形势产生重要影响。美国本土生产大量轻质原油,所以美国原油进口需求将偏向重质化,对非洲、中东等地的轻质原油需求进一步减弱,甚至不排除零进口的可能性。同时,减少对中东能源依赖、进一步实现美国能源独立的政策取向将使美国趋于减少维护这一地区稳定的资源投入,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到美国自身发展上,预计中东、北非复杂局势将常态化。而随着能源出口不断增加以及美国油气资源的低成本化特征,美国将拥有更多制衡国际地缘政治的力量,对俄罗斯、中 国等传统竞争方形成新的制衡力量。

2.4 全球油气基础设施投资走势分化欧佩克为了保有市场影响力并增强与美国页岩油的竞争力,将可能在未来 10 年进入产能的新一轮投资期,石油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迎来新空间。而随着北美能源贸易圈重要性不断提升、贸易规模不断扩大,美国与近邻国家的石油管道等基础设施将迎来新投资期。不过对于天然气市场来说,美国天然气出口的快速增加推动贸易方式转变,LNG 运输方式将部分替代管道运输方式,这对天然气领域投资将产生重要影响。

3 美国能源出口对我国的影响分析

在世界能源格局加快调整的背景下,美国增加能源出口将对中美油气贸易发展提供新机遇,有利于缩小长期存在的中美贸易逆差。同时,美国能源减少对外依赖将直接影响其地缘政策,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将趋于复杂化。对于国内能源公司来说,能源的生产与经营将面临新挑战。

3.1 有利于推动美中油气贸易发展,缩小贸易逆差

当前,中美贸易规模巨大但不平衡性突出。我国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国和美国对外投资的主要目的地;同时,美国也跃升为我国最大的对外投资目的地,双方经贸投资合作日益紧密。我国对美贸易一直存在较大顺差,2015 年顺差额高达 3657 亿美元、创历史纪录。对我国来说,对美商品出口占总出口额的 18%以及 GDP 的 4 %左右。出口种类不仅集中在玩具、家具、纺织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电子机械等资本密集型产业出口也在大幅增加,出口量呈赶超劳动密集型产业趋势。目前我国大约 50%的进口原油来自中东,大约30% 的进口原油来自非洲。如果美国解除石油出口禁令和页岩气生产快速发展,将推动美国油气能源的出口,为美中油气贸易发展提供机会,有利于丰富我国石油进口来源,有利于缩小中美贸易顺差。

3.2 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更趋复杂目前,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5%,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30%,并且还存在继续走高的趋势。同时,我国原油进口60% 以上来自于局势动荡的中东和北非地区,特别是来自中东地区的原油进口已经超过进口总量的40%。而且,原油运输需经过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等运输要塞,特别是进口原油运输的 80%需经马六甲海峡。美国能源减少对欧佩克能源依赖、进一步实现能源独立将不仅对中东地区稳定带来不确定性,而且对欧佩克

未来发展的影响造成更多不确定性,从而使得我国油气进口的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化。不过,从另一角度来看,美国弱化中东战略地位的做法可能给中国带来进一步发挥国际影响力、提高能源市场话语权、增强地缘政治维护能力的新机遇。

3.3 给国内能源公司发展提出了新挑战第一,世界能源格局调整将影响我国能源公司的业务发展。未来国际油气供应中心将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欧佩克、俄罗斯等传统供应方将不得不让出部分市场份额。这种油气供应格局调整将给我国能源公司的对外合作提出新挑战。

第二,油气定价权转移使我国的能源公司面临价格波动风险。国际油气市场的定价权将随着供应格局的调整而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影响国际油价、气价的因素将从传统的欧佩克等组织逐步转变为多元供给方共同角力,世界政治经济对油气市场价格的影响将从主要看中东局势逐渐转向地域多元化。这对我国的能源公司来说,油气价格走势判断将面临更大困难,从而对能源的生产和经营安排提出了更大挑战。

第三,地缘政治波动可能增加我国的能源公司海外经营风险。随着美国能源减少对外依赖程度并日趋独立,我国未来面临的能源地缘形势更趋复杂,我国的能源公司将面临更多的海外经营风险。

4 进口美国石油的可行性分析

4.1 美国石油品种符合我国的需求当前,我国自产的原油绝大多数是低硫重质原油。从沙特进口较多的油种以沙中原油和沙重原油为主,其特点是高硫中质原油,有利于产出优质乙烯原料—石脑油,适用于硫加工适应性强、需要提供乙烯料或者需要提供渣油加氢原料的炼厂,这些炼厂多集中于中石化和中石油。从俄罗斯进口较多的油种是 ESPO 原油,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减压渣油性质好,产量大。从安哥拉进口较多的油种是卡宾达原油、罕戈原油和帕兹夫罗原油等。以罕戈原油为例,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适用于需要催化掺渣料或者需要补充部分芳烃原料的炼厂。

与这些进口油种偏重质油相比,美国以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为代表的油种多为低硫轻质原油。从实践来看,越重(密度越大)的原油在提炼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强度越高,提炼过程和所需设备工艺更加复杂,炼油生产出来的精炼产品密度越大,所含多碳偏固态产品比例就越高,比如沥青等。 而越轻(密度越小)的原油提炼产生的精炼产品密度更轻,产品往往是高价值的汽油和柴油。甚至有一些超轻油不需要过多的提炼过程,经过简单的蒸馏就可以生产出精炼产品。所以,美国出口的石油品种在我国具有较大需求空间。

4.2 进口美国石油仍有市场空间在实际原油采购过程中,通常有长期协议和现货采购两种方式。目前,跟俄罗斯达成的原油采购长期协议明确从2011 年 1 月 1日起至 2030年 12 月 31日止,中方每年进口1500 万 t俄产原油,到 2018 年达到 3000 万 t。目前,与中东地区的原油采购需在上年谈定当年全年的油种和数量,其中沙特通过长期供应合同将我国国有石油公司当作骨干客户, 2016 年出口中国原油 5055.2 万 t。从进口的市场空间看,2016 年,我国原油产量 1.99亿 t,进口原油 3.81 亿t,全年原油产量与进口量之比约为1∶2。所以说,在传统原油贸易伙伴国之外,仍有较大市场空间留给美国原油进口贸易。值得注意的是,在放开原油进口权以后,地方炼厂在寻求更灵活的原油供应国以适应自身更为灵活的经营策略,进口美国原油成为可选之一。

5 进口美国天然气的可行性分析

对我国来说,能源结构调整将给天然气未来发展提供巨大空间。在国内开发有序进行的同时,购入其他国家的气将形成有力支撑,美国页岩气将是可选之一。

5.1 美国天然气性价比高在全世界开采成本较低的天然气常规储量中,俄罗斯( 28% )、伊朗( 16% )和卡塔尔( 15%)3国就占到了一半以上。在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后,随着配套液化工厂相继完工,美国天然气、特别是液化天然气的出口能力快速增加。

与其他主要气源相比,美国天然气(主要是页岩气)具有供应充足、价格低廉、运输条款灵活等特点。国际天然气协会统计显示,2011—2014年,全球天然气价格处于高峰状态,2014—2016年,各区域的天然气价格开始呈现下滑态势,到2016 年北美 Henry Hub天然气价格更是跌至近20年最低点。相比于点对点交易、长期协议锁定等传统天然气贸易方式,美国气源这种小单交易、现货交易的灵活贸易方式有利于满足我国在天然气调峰能力不足情况下需求的大起大落。

如果采购美国LNG,按照 2016 年 Henry Hub均价 2.6 美元 /Mbtu 计算,加上运费后,装运港船

上交货价格(不含税)约 1.35 元 /m3。在完税并考虑接卸环节后,美国LNG 到岸价格在 1.95 元 /m3左右,仍低于上海、广东等地的天然气门站价格。 5.2 我国天然气需求有空间《天然气发展“十三五 ”规划 》中指出到 2020年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达到每年 2070 亿 m3 ,我国在“十三五”期间年均增速达到 8.9%,其中,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 300 亿 m3。假设“十三五”期间全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年均增长13%(略高于“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速 12.4% ),预计到 2020 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将达到每年 3356 亿 m3,则天然气进口将有 1286 亿 m3的空间。如果煤改气等工作推进顺利,则天然气表观需求量以及进口量将有更大增长空间,所以除去传统进口气源外,我国进口美国的天然气存在一定的市场空间。5.3 接收进口天然气的能力有保障根据“十三五”规划,我国天然气进口战略通道格局将在 2020 年基本形成。这些通道包括西北战略通道逐步完善,中亚 A、B、C 线建成投产;西南战略通道初具规模;东北战略通道开工建设;海上进口通道发挥重要作用。除去管道方式外,进口液化天然气已经占到天然气总进口量的 50% 以上。鉴于管道输气量增长有限制,未来中国进口天然气的增长主力将来自LNG,我国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建设也进入快速增长期。自从2003 年中海油上马国内首个 LNG 项目后,沿着东部海岸,已经有企业布局的近 50 个接收站。截至 2015 年底,我国处于营运中的LNG 接收站总共 21 座,我国处于在建状态的 LNG 接收站总共

3座,而处于规划状态的接收站还有 16 座,接收LNG 的能力有保障。

6 政策建议

面对美国能源出口增加、全球能源格局调整的 发展新趋势,我国应从加强原油储备、弱化能源安全风险、做好进口美国原油安排等方面做好安排。6.1 进一步做好原油储备工作继续加大投入力度,加快推进原油国家战略储备设施建设,同时增加企业商业储备设施建设力度,增强原油商业储存能力,降低国际能源市场波动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6.2 推动我国能源公司加强与美国能源企业合作

在推进我国的能源公司与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五大油气合作区开发建设的同时,应重点加强中美两国能源公司开展广泛的油气开发和贸易合作。同时,积极从美国进口油气产品,既丰富我国的油气进口渠道,降低主要依靠中东地区进口的风险,同时也为平衡美中贸易逆差和缓解贸易摩擦做出贡献。

6.3 做好进口美国油气的相关安排针对美国原油运输到华路程远的特点,积极推动我国的能源公司租赁运输沿线地区性价比高的石油储存设施,提前做好中途储油中枢建设。从经济性测算,在运输线路中途选择合适地点进行油品就近混合,可以进一步节省运输成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