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意开拓谋发展,深化合作谱新篇

—十八大以来我国国际能源合作再上新台阶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高世宪,蒋钦云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高瞻远瞩,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与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提出了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强调“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习近平主席以大国领袖的博大胸襟和宽阔视野,把握时代脉搏,提出“一带一路”宏伟倡议,为我国深化国际能源合作创造了历史机遇和条件。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和“一带一路 ”倡议成为新时期我国国际能源合作顶层设计的核心。在这一核心思想的指导下,我国在依托“一带一路”深化国际能源合作、拓展能源合作广度和深度、保障能源安全、积极参与能源治理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谱写了我国国际能源合作新的篇章。

关键词:国际能源合作;一带一路;能源安全;能源治理中图分类号:F4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10-0004-04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10.001

Abstract: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faced with the new changes in the energy supply and demand pattern and the new trend of international energy development, comrade Xi Jinping as the core of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put forward “Four Revolution, One Cooperation” strategic thought. Under the complicated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 President Xi Jinping held the pulse of the times with the broad mind and broad vision of the leader of the great power, put forward “The Belt and Road” grand initiatives, which created historical opportunities and conditions for China to deepen international energy cooperation. The “Four Revolution, One Cooperation” strategic thought and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ecame the core of the top-level design of China’s international energy cooperation in the new period.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is core idea, fruitful results have been achieved, such as relying on “The Belt and Road” to deepen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cooperation, expanding the scope and depth of energy cooperation, safeguarding energy security, actively participating in international energy governance and so on, indeed wrote a new chapter in China’s international energy cooperation.

Key words: International Energy Cooperation; the Belt and Road; Energy Security; Energy Governance

1 依托“一带一路”,深化国际能源合作

党的十八大后,面对世界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周边不确定性因素多重叠加的局面,习近平主席以大国领袖的博大胸襟和宽阔视野,把握时代脉搏,顺应时代前进潮流,提出“一

带一路”宏伟倡议。“一带一路”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以“五通”建设为重点,旨在搭建广泛包容的合作发展平台,打造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显然,无论是秉持的“共性”合作原则、打造“共同体”目标,还是具体推进的“五

通”建设重点,都为促进我国国际能源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为沿线区域深化能源合作注入新的动力。一方面,基于“一带一路”沿线区域能源资源禀赋和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一带一路”连接了全球最大的能源资源富集区和全球最具潜力的能源消费市场,具备相向而行的优势条件;另一方面,能源具有投资和贸易体量大、细分领域广、带动作用强的特征,而能源政策、能源基础设施、能源贸易、能源金融、能源民生又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内容直接紧密相扣,能源合作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4年来,依托“一带一路”,我国国际能源合作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能源基础设施联通方面,中俄原油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中亚原油管道、中缅油气管道等一批标志性的能源重大项目建成投运,中国—中亚D线、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项目进展顺利。与俄罗斯、老挝、缅甸、越南等周边国家开展跨境电网互联,中巴经济走廊、大湄公河次区域等区域能源合作取得积极进展,中巴经济走廊确定的16项能源领域优先实施项目已启动建设8 项,中老越三国四方共同签署了《中国经老挝向越南特高压送电项目谅解备忘录 》。此外,在“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习近平主席明确提出了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议,必将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一带一路”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

能源贸易和投资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带动下,我国与沿线国家的能源贸易和投资呈上涨趋势。这其中既包括传统的油气领域,也包括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十八大以来,我国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石油进口不断创历史新高,石油进口前十大来源国几乎全部来自于“一带一路 ”国家;投资方面,仅央企在“一带一路 ”沿线20 多个国家就建设了 60 多个重大能源合作项目,承建了一大批水电站、火电站、核电站和电网工程项目,有效带动了我国能源装备、技术、标准和服务全面“走出去 ”。

2 拓展能源合作纵深,形成全方位合作新局面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强调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的指导下,我国不断拓展国际能源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打造全球能源投资、生产、贸易、运营等 多元网络化合作体系,形成了全方位能源合作新局面。一是合作对象不断丰富,既包括发展中国家,也包括发达国家;既包括能源生产国,也包括能源消费国。从立足周边邻国、中东为主到全面拓展中亚、非洲、美洲、欧洲、大洋洲等广大地区合作,中俄、中亚、中巴、中英、中法、中美能源国际合作取得新突破。二是能源合作领域不断深入,我国国际能源合作领域已从传统的油气等化石能源为主,向水电、风能、太阳能、核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全面拓展;产业链层面从单一的上游环节逐步发展到上下游一体化合作,油气领域从油气贸易延伸到油气投资、开采、炼制、加工、储备基地建设等全产业链的深度合作,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已从产品出口为主向资本、技术、产品、服务“四位一体”输出转变,形成了多方位合作新格局和全领域发展新势头。三是合作方式不断创新,中国能源企业通过独资、合资、并购、股权参与、权益认购、工程承包、技术服务、BOT (建设—运营—转让)等方式,在海外能源勘探与开发、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等方面取得了富有成效的合作成果。

从具体领域看,核电领域取得突破,通过创新合作方式,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站成为中英法三国能源合作的旗舰项目。电力领域“走出去”步伐加快,一是在欧洲市场,成功收购意大利国企电网资产;二是在南美洲市场,收购巴西最大私营电力企业,中标建设巴西美丽山一期、二期特高压输电项目,实现在巴西市场输电、配电、新能源发电、售电等业务领域的全覆盖,为巴西及美洲融入全球能源互联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三是在非洲市场,承建埃塞俄比亚首条 500kV 输变电工程竣工,标志着中国超高压输电技术、装备和工程总承包进入非洲取得重大突破;四是在亚洲市场,国家电网控股经营的菲律宾国家电网稳定运营、经营良好。油气领域海外投资力度加大,我国企业收购俄罗斯亚马尔LNG 项目 20%权益、哈萨克斯坦卡沙甘特大型油田8.33%权益,竞标获得巴西里贝拉油田20% 权益。随着我国海外油气权益上升,海外油气权益产量也快速增加,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海外油气权益产量突破 9000 万 toe,而 2016 年海外油气权益产量则已高达 1.55 亿 toe。

3 确保能源安全,油气战略通道格局逐步成型

基于我国自身能源资源禀赋条件,考虑到短

期内我国难以改变油气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为了确保我国能源安全,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深入推进油气战略通道建设,油气运输通道国际合作成果卓著。

一是西南方向的中缅油气管道建成并投产运营。2013年中缅油气管道全线贯通投产通气, 2017 年 4月,在习近平主席和缅甸总统廷觉的共同见证下,《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正式签署,中缅原油管道工程正式投运,标志着我国第四条能源进口战略通道形成。

二是西北方向稳步推进。2014 年中国—中亚油气管道 C线建成投产通气,中国—中亚油气管道D线开工建设,D线建成投产后,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这一跨国能源大动脉输气能力进一步提升,依托中国—中亚四条管道,我国从中亚进口天然气输气能力将从每年550 亿 m3 提升到 850 亿 m3。

三是东北方向取得里程碑式成果。2014 年 5月,在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见证下,中俄双方签署了总价值超过 4000 亿美元、年供气量 380亿 m3、期限长达 30 年的《中俄东线天然气购销合同》,成为中俄能源战略合作里程碑式的成果,标志着将结束东北(中俄)能源通道长期以来“有油管、无气管”的历史,意味着我国四条能源进口通道“油气兼备 ”。

四是以重点港口为抓手的海路合作不断深入。包括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正式开航,缅甸皎漂深水港、吉布提港口码头开始建设,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全面复工,汉班托塔港二期工程有序推进。与马来西亚建立了涵盖中马双方共 16 个港口的“港口联盟”,与马来西亚合建马六甲海峡巴生第三港。这些港口不仅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更是保障油气供应海上通道的重要支点。

总体上,目前我国已打造由东北(中俄)、西北(中国—中亚 )、西南陆上(中缅 )和海上通道组成的四大油气进口战略通道,我国油气战略通道格局逐步成型,基本实现了油气进口通道的多元化,进一步增强了我国能源安全的保障能力。

4 积极参与能源治理,我国国际话语权明显提升

十八大以来,我国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逐渐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的域外走向域内,从跟随到积极发挥重要影响力,我国在能源领域的国际话语权明显提升。

一是与能源国际性组织的合作进一步深入, 与能源宪章组织和国际能源署(IEA )的合作取得了积极成效。2015 年,我国签署了新的《国际能源宪章宣言 》,由受邀观察员国变为签约观察员国;与国际能源署建立联盟关系,我国正式成为IEA的联盟国。与能源宪章组织和国际能源署的深入合作,意味着在深度参与国际能源治理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将有助于我国在国际能源治理方面享有更多的主动权和掌握更多话语权。

二是与国际性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的能源治理合作。在 G20、亚太经合组织( APEC )、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框架下就能源问题发挥关键作用,我国对全球能源治理影响力逐步加深。首先,在我国的主张和推动下,2014 年亚太经合组织能源部长会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并发表了《北京宣言》,我国倡导开放、包容、合作和可持续的亚太能源安全观,致力于共同构建亚太能源安全新体系,得到了 APEC 成员国积极响应。在我国的倡议和争取下,APEC可持续能源中心(APSEC)在北京成立,这一举措将有利于我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推动和加强 APEC 成员国在能源领域的战略合作。其次,充分利用G20 平台,推进能源治理合作。在 G20 布里斯班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就能源议题做主题发言,明确强调参与国际能源规则制定,并代表中国与美国、澳大利亚牵头发布《二十国集团能源合作原则 》。在 G20杭州峰会上,我国提出了全球能源治理的“中国方案”,利用担任 G20 峰会主席国的机会,向世界传达了落实联合国《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共同构建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治理格局、共同推动绿色发展合作的愿望;推动 G20 在《G20杭州峰会公报 》中明确阐述了“建设能更好地反映世界能源版图变化、更有效、更包容的全球能源治理架构,塑造一个负担得起、可靠、低温室气体排放和可持续的能源未来”;推动《G20 杭州峰会公报》和《2016 年 G20 能源部长会议北京公报》,明确了在能源可及性、能效提升、可再生能源投资、能源结构治理、取消低效化石燃料补贴等关键能源议题上开展合作,形成和核准了《加强亚太地区能源可及性:关键挑战与 G20 自愿合作行动计划 》、《G20 可再生能源自愿行动计划 》和《G20 能效引领计划 》等三项重要成果文件。毫无疑问,G20杭州峰会在能源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作为主席国的中国功不可没。

三是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这份开启全球气候

治理新阶段的历史性协定,中国做出了非凡贡献。习近平主席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提出了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理念,得到各方热烈响应,提出“四个有利于”主张为全球气候治理注入新活力;在《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中国与各方密切沟通,为推动解决谈判中的若干重大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签署《巴黎协定》后,中国不仅自身积极完成参加《巴黎协定》的国内法律程序,同时向 G20 成员发出倡议,与世界各国一道,推动《协定》获得普遍接受和尽早生效。此外, 2016 年 3月,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北京正式成立,这是首个由中国发起成立的国际能源组织,全球能源互联网倡议为实现《巴黎协定》既定目标,以及推动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解决方案。

四是积极推进“一带一路”框架下能源治理合作。2017 年 5月,我国成功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作为论坛成果,我国制定发布了《推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了以“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为基础,凝聚各国力量,共同构建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治理格局,推动全球绿色发展合作。强调将依托多边双边能源合作机制,促进“一带一路 ”能源合作向更深更广发展,同时通过共建“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俱乐部,为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提供平台。深信“一带一路”的开放包容性将对沿线区域和全球能源治理变革注入强大能量。

5 结语

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在“一带一路”倡议和能 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指引下,我国国际能源合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彰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战略定力和决策智慧,同时体现了我国把握和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拓展国际合作空间的实际成效。当今世界,全球能源转型已成不可逆转之势,世界能源供需格局深刻变化,应对气候变化压力有增无减,能源地缘政治复杂多变,逆全球化和保守主义显现,我国国际能源合作面临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局面,为此,我国需要坚定推进能源革命,扎实稳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全方位加强国际能源合作,确保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