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创伤,我只用了3个游戏

Fashion Baby - - 栏专头栏栏头 -

那些在父母眼里看来“根本没什么”的事情,在孩子心中却可能成为过不去的坎儿,甚至成为影响孩子一生的情绪地雷。

上一次我们提到,有个孩子看到了一起小车祸,两车相撞了,妈妈和对方吵架。对于成年人来讲,这样的事情根本构不成创伤事件,但不幸的是,它在孩子心里却形成一个障碍。

当这个小女孩因为出现行为异常,被妈妈带来见我时,我会怎么帮她打开这个心结呢?

借助游戏,把负情绪替换成正情绪

首先,跟孩子建立好的关系,让孩子觉得我是一个安全的人。

和这个小女孩初次见面时,我对她说,我们来玩3个游戏,做完游戏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先跟孩子比赛画画。孩子先画,然后盖起来,我来猜她画的是什么。猜完后,改成我画她猜。每个人猜3次。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她觉得今天做的事情是有趣的。

这里最难的地方在于,我要考虑我画什么可以让这个5岁的孩子猜得到。为什么这样做?如果孩子在和一个成人互动时,总是能占上风,她能猜到我画什么,我却不能猜到她画什么,这种成就感很容易让孩子在成人面前放松下来。果然,这个游戏做完后,孩子的心情很愉悦,也非常愿意跟我合作。

接下来,我就说:“你刚才画得很好,你会不会画车?”她说:“会啊!”我说:“那你画一个给我看看。”

我注意看她在画车时有没有害怕。也许是因为心情好,她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她很快画了一辆车。我问她这是什么车,她说是辆银色的车,我心里想“这个孩子准备好了”,因为她妈妈告诉我,当时车祸撞的就是一

辆银色的车。

我对小女孩说,我们现在玩第二个游戏:讲故事,一个有关银色车的故事。我们两个人合作,你讲一句我讲一句:它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谁坐了它,后来它的命运又怎样,包括后来它撞了车后去修补……一会儿我们就合作讲完了这个故事。第三个游戏是什么呢?我们玩撞车的游戏。我问她有没有跟其他小朋友不小心撞过?她说有的。撞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她说会痛啊,我又问,痛完之后呢?她说站起来就没事了。

这里关键来了!这个游戏最重要的作用是,把撞车这件事给孩子带来的害怕打破,取而代之以好玩的感受。

我准备了两个大纸盒,跟她玩撞车的游戏。我们相撞之后,我先说好痛啊,然后拍拍身上说没事;她也说好痛啊,然后也拍拍身上说没事。我们这样玩了好多次。每一次玩,都让她感到撞车没有什么,甚至把一种快乐的、愉悦的情绪放进去,把原来的害怕一点点地代替、去除。

1个小时的治疗,我只跟她做了3个游戏而已。一个半月以后,当她第二次被带来见我时,我发现她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她妈妈告诉我,学校的老师说:“我们的孩子回来了。”这个小女孩在学校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正情绪替代负情绪,用在成人身上一样有效

我再举一个成年人的例子。我的一个男性朋友已经三十七八岁了,但一直没有结婚。

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该处理了,才对我讲起他在20多岁时发生的一件事情。

当年他在马来西亚,女朋友在澳洲。他已经毕业了,女生还在念书。他非常想和女朋友结婚,但又不能经常待在澳洲。在那种环境下,女生移情别恋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即使他们曾经订婚,但最后也还是分手了。

我用的方法就是,让他用现在成熟的眼光,重新感受当时的情况。用一个三十七八岁成熟男人的眼光看待取消婚约这件事:那个女生为什么要跟他分手?那是不是真的是一件那么丢脸的事情?

对他而言,头脑明白这个道理是没有用的,他需要的是,完全把自己的感受放到这件事中,心里真的涌出新的感受出来。只有这样,新的感受才能覆盖之前痛苦的感受,他才能够真正走出来。

所以,不管是你的孩子,还是你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是你自己,当一件事情变成一个埋在心里的痛苦时,我们可以尝试用各种方法,以正面情绪覆盖、替代负面情绪,从而来扫除随时可能引爆的“情绪地雷”。

虽然这是一个专业治疗的过程,但其实如果我们可以抓到这种处理方法的精髓,再看到孩子卡在一些事情上的时候,就可以借鉴来帮助孩子—— 1.孩子要足够信任你。2.在游戏场景中再现让孩子卡住的事情。3.用游戏方法改变孩子对这件事情的情绪反应。

林文采马来西亚萨提亚中心首席导师,美国心理辅导学博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