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培梦境庭院

今年一月,巴黎高定周最后一天,郭培携作品“庭院”亮相。这是法国高级时装公会成立158年以来,首次给一个第一次做申请、并且从没在巴黎办过秀的设计师发出正式邀请,也是首次给一个亚洲设计师发出正式邀请。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cters - 文:本刊记者 陈珂

今年恰恰也是郭培的玫瑰坊工作室成立第20年,郭培做设计第30年。记者来到郭培的工作室,展厅里陈列着本次发布的压轴作品,那件蕾哈娜穿过的衣服正躺在沙发上,楼上设计师、版式、绣工已经在准备下次高定发布的服装。这间装饰性极强的工作室,是郭培亲自设计装修的,她来到这儿就忙一天。“我不吃午饭,一开始是因为没有时间,后来发现内脏负担就小,看起来会更年轻。”她告诉记者(笑)。郭培强烈地表达了她把设计师当作终身事业,因为这样的态度,她不允许自己太着急。“我觉得自己刚刚站在起跑线上。我之前就要求自己必须踏踏实实做30年设计,再重新开始新的征程。”她说。

造梦者

艺术家的幸福,有时候是他们在创作时,超越现实,取得灵魂上的快乐和喜悦。他们的精神世界极其丰满,他们中的极少数甚至在现实生活中无法活下去,但他们的作品传世人间。记者在采访郭培之前没有想过要问“感性与理智”这种“经典问题”,只是她迎面走向我叫我“宝贝儿”,再开口交谈时带给我的最初印象太深刻了,她能把很细微的感性部分,用极快的语速清晰地表达出来。当话题引向那儿,郭培认同上段关于艺术家的态度。她有丰富的肢体语言,也能调动对方的情绪。当客人朝她走来。她认为这就是一个命题

作文。她噼里啪啦向记者讲了她衡量的5点:客人自身具有的一切,外表,身高,肤色,五官;客人走路姿态,打招呼的方式,她的语言,先表达什么再表现什么;她的社会地位与生活环境;她穿那件衣服的场合;她在衣服中的自我期望。“我平时不按这样的条条框框去做,也没有总结过,而是对方朝我走来,我就已经感受到很多内容了。”她说。

郭培认为自己的感性比10年前更强,越来越强,她认为感性,与一个人的价值观、世界观、认知能力有密切关系,是能说清楚的。她继续表达对每次发布会倾注的情感,她把语言转换成这种形式,传递情感。记者相信她每次在想象与设计那些发布会作品时,她是非常感性的。也相信,她在最早给人设计衣服时,就意识要赋予那件衣服很多内涵,她用那些内在去影响外在。

“一些定制客户跟我们合作15年以上,她们已经不是简单地对你有服装的需要。我们在给她设计衣服的过程中看到了她人生的转变。”她说。

当郭培投入到给客人设计衣服的状态时,她是忘我的。“这样得到的结果是别人期待的,也是事情本身应该达到的。我认为这样会让你遇到更好的结果时不会欣喜若狂,不会承受不了,你得不到的时候也不会无比失落。”她说。

“我从来没有想过,任何客人穿上我设计的衣服,这个衣服上写着郭培。”她说。

记者感到郭培极具个性,她敢于大胆表露自己。她有双明亮的大眼睛,她的确从小就喜欢芭比娃娃,她现在也做娃娃。但她并没有公主梦。她想创造美好。“我一开始就想与人分享,愿意把我的设计说得很清晰。我就不希望对方不清楚。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她说。

她对于物质世界有清晰的认识:“人们追求物质也是为了达到理想。如果这个人追求物质的同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物质到底表达什么,他不会得到尊重。如果物质是他自己创造的,通过他自己的勤奋努力得到的,他会获得尊重。女王头顶皇冠,你会膜拜她。如果女王的衣服穿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你会蔑视她。”她妥帖地为客人设想衣服的价值,她并不只是为她们一味制作华贵的衣裳。

“你要自己长出翅膀飞起来”,她以此来形容玫瑰坊成立10年时,即10年前,她的第一次发布会“轮回”。她喜欢创造梦境里的美好,她认为那时有能力创造自己的梦。郭培是80年代毕业的“服装设计”科班生, 1996年前她在北京为品牌做设计的那10年,得心应手,创收颇高。当她创业时,在众多业务中,她最喜欢个人定制,后来专攻个人定制,这种在与客人之间表达自我的方式后来还是不能让她完全满足,她要更壮阔地去表达。

“那件‘大金’,是我做设计20年,一直没有爆发出来的情绪,一直要做,一直又拖,一下子就爆发了。大金代表太阳,灵感来自拿破仑,这件衣服要有帝王的高贵,太阳般的精神。我用的模特是一个19岁平胸女孩儿,因为我无法用男女来形容这件衣服。制作它需要5万个小时,有人曾经出500万,我也没有卖掉它。”她说。

“轮回”、“一千零二夜”、“童梦奇缘”、“龙的故事&中国嫁衣”,每一次,郭培都将自己梦境中的美好呈现出来。“我没有把作品强加于任何人,只是讲个故事给你听,只是拿作品与你分享我的精神世界。就像造梦者一样。”她说。

以上是她从巴黎的高级定制发布回来之后的采访。“大金”已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展出。蕾哈娜去年已穿着她的衣服走在Met Ball红毯上。Lady Gaga已借过她的衣服。卡门已走过她的秀。大家也都知道,她有的作品的确太重,不适宜穿着。她早已因春晚服装出名,也被质疑过。

她早已经习惯在一次次新闻事件的风口浪尖上,反倒态度更加坚定。网络上形容蕾哈娜那件衣服是鸡蛋饼。她说她不生气,因为那大大加速了工作室的传播。

她越来越相信因为父亲曾经当过兵,她不怕困难迎难而上的战士风格是遗传性的。“其实机会是苦的。我却都捡起来了。”她说。她今年拿到了“全国三八红旗手”。

20年前开始做定制时,郭培不知道还有“高级定制”。她说这恰恰成了她的优点,走了自己的路,在适合自己的土壤中生长。记者感到,她一直开启着北京大妞的自信模式。

不可能的可能

记者在郭培工作室看到了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会员名单。其中正式会员14位,全部是法国籍。受邀会员10位。郭培属于受邀会员,也是法国高级时装公会成立158年来唯一作为正式邀请的亚洲人。

第一次在巴黎与法国高级时装公会深入交流时,他们问郭培,你为什么想到巴黎作秀,郭培说,我是想让自己做得更好。“我想,报着一个学习的态度是我们中国人一贯的态度,这也算是一种谦虚吧。”她说。一年后,当郭培确定参加巴黎高级定制周,第二次与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交流,临走时,对方告诉郭培他们用什么来衡量一个高定设计师。“不变的就三点。第一,你的目的,这是一定要看的,这个荣誉是至高无上的。第二,我们要看你的贡献。第三,也是最基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工艺。”郭培回忆到。当她听到“工艺”时,心里百感交集。

“当我反问他,一个设计师的设计不重要吗?我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很有意思,他当时就笑了,特轻松,说,郭培啊,设计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没有好与坏,永远不能拿设计去比较,你可以从你的出发点去表达一切的美好。你把你自己最擅长的做出来,OK了。这句话才让我下定去巴黎的决心。我之前担心过他们是否会接受我的设计,我不研究他们,如果只说我想说的,是否对他们不尊重。他那句话让我如释重负。”她说。

巴黎高定周最后一天,郭培携作品“庭院”亮相。作品没有她一贯风格中的浓墨重彩,而是更加市场化。43件作品,梦幻的马卡龙色,纯白蓝绿穿插其中,呈现甜美视觉,造型上,不仅延续以往奢华的女王路线,更增添了些清新浪漫,重工刺绣装饰工艺丝毫没有影响春夏气息,与轻盈的设计碰撞出独特韵味,中式的云肩、流速、盘扣镶嵌其中。

“其实这个系列我还没有完全放开,我觉得需要尊重他们,不想到他们家门口,太过张扬,招人反感。我以他们的调子,他们对审美的判断,他们能读懂的语言来设计。那些衣服的颜色都适合他们的眼睛。除了开场与压轴服装,中间都相对更加低调,是人们可以接受,能静下来看进去的。”她说。时尚北京: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刺绣工艺的?

郭培:从小就喜欢。0岁。(笑)我骨子里就喜欢。我从小跟我姥姥长大,在我甚至还没有形成记忆的时候,姥姥就总是跟我讲她年轻时,把一朵朵花绣在衣服上,使用的面料都是滑滑的,那叫丝绸。我是我们家庭里唯一的女孩儿,我有24个表哥。我的姥姥就最喜欢把这些讲给我听。时尚北京:您的中国嫁衣系列也受到很多关注。

郭培:昨天还接待了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他们想拥有一件嫁衣传世传代。当看到他们这样的期望时,我特别珍视。还有一次,一位下岗工人,她拿出5万元积蓄要给她女儿做嫁衣,她女儿从小没跟她一起生活,她希望通过嫁衣给与她爱的表达。我说你可以把这些钱给她或者买些别的解决生活中的需要,她说不行,她觉得嫁衣表达的不仅仅是5万。时尚北京:您先生对您的影响?

郭培:他很儒雅。我最开始成立工作室时,每个人都质疑我把产品的价格定得太高。其实我把定制按照产品研发流程来看的,从那个角度价格并不算高。当时我很纠结,我就问我先生,你觉得价格高吗?他说,价格价格,价就是数字,格就是品格,你不要在乎价高,只要格能超越,别人就会对你说谢谢。当我认为设计师名气很重要时,他说,名气名气,为什么用气来形容名,因为根本就是虚的,摸不着的。你要一生为追求名气而付出,你就什么都得不到。这两次对话的观点后来成为玫瑰坊的品牌精神与处事原则。

郭培携作品“庭院”亮相法国高级定制周

蕾哈娜身着玫瑰坊作品走在Met Ball红毯上

玫瑰坊“中国新娘”系列 郭培作品“大金”入选2015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镜花水月”特展

明星吴奇隆、刘诗诗大婚时身着玫瑰坊“中国嫁衣”

郭培携作品“庭院”亮相法国高级定制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