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定制路线

做精产品

Fashion Beijing - - 商业·消费 Business -

《时尚北京》:陈总,对于供给侧改革,您觉得服装企业应该从哪里入手呢?

陈宸:我觉得服装行业是传统行业,得从产品深度上“挖”。我感觉是两方面:一个是现有产品。其实之前不提“供给侧”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局面,客户的需要越来越明确,人群也越来越小。之前分人的喜欢还可以特简单的,像休闲、时装,所谓定项的品类分类还是清晰的。现在,有时已然不能这么分类了。市场越分越细、越分越碎,互相交集的也越来越少,大家的审美取向越来越专注,越来越单一。这就要求企业品牌在自己的范围内做精。举个例子,法国、意大利很快很新很高级,他们每年出很多新东西,全世界都在看。然后大家都纷纷在学习借鉴。每个品牌每个设计师都会追逐这些元素,然后描述一些自己的设计思路。时尚就这么延 续上了。我觉得做好一个产品,最主要的是要知道那些流行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人家的袖子是怎么上的,人家的版是怎么把量推进去的,现在很多人不是很愿意花功夫去研究这事,因为这事性价比低,就是你的衣服穿起来有多舒服,动起来有多自然,因为人家花了几十年干这事。人家从制版,从工艺,堆砌出来的,这个是你想做一个好裁缝沉下心去思考的,而不是人家出来一个肩,你就把那肩弄出来。

《时尚北京》:和国外品牌相比,我们自身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

陈宸:中国时尚界这几年发展很快,并且越来越跟国际接轨,好多走到国际上了。里面有不少挺棒的,像是一个有腕的人,这是一个好事,剩下的还得坚持做本土品牌,中国气质的事还得我们多努力。不是说中国气质就是把旗袍刺绣,你让人看到设计出来的东西像中国传统的、民族的东西。比如设计一件西服,没有中国元素,但看着有明显东方味道。而且在各路自主品牌的各种风格里能体现出一些共性。就像日本的清雅幽远。如果能真的做到还真挺体面的。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总之我们这批年轻同行任重道远。

《时尚北京》:在“供给”销售上,您有什么新的打算?

陈宸:其实,以前的服装行业挺投机的。你说那个品牌是什么风格,但实际上一个元素流行起来的时候,什么挣钱干什么。裁缝行尤其如此,不是贬义,因为流行嘛。现在明显的感觉到这种途径要规避掉了,越发行不通了。你可能顺应得多了,反而对自己有影响。还得是自己的定位清楚后,更精准的锁定自己的人群。我觉得这倒是好事儿,慢慢的那些浮躁的东西就少了。营销导向这股潮过去后,你设计点真正锁定特定人群喜好的讲究、有深度有品位的产品。慢慢总会有一群消费者就开始关注这个事情。

还有就是现有的企业和品牌,得开拓新路子养自己,所谓新路子不是上电商,开天猫,而是试着给自己开辟出一个新环境,给自己之后的五年做一个良性铺垫。举个例子说,第三代互联网,在其它行业已经开始火热了,像“罗辑思维”,当初你是不觉得他能活得了的。但说盈利马上就开始盈利,从打赏开始,到现在开始硬植入,当初感觉这多不可思议啊。其实这是人家给自己开辟的一个生存空间,而对于“供给侧”,咱们传统行业需要的是这个东西。对于“靓诺”而言,今后想往新的定制路线上走,找一个让客户真正有高参与感的定制方式。一直以来,服装行

业说到定制都是设计师导向的,因为客户没有足够的业务能力把所想的画面感实现出来。

所以这个产品出来,可能不是特别满意,对于现在的时代体验感和参与感是不够的。我们想通过我们的专业技术和一些新的技巧。做出一个不需要设计师只需要新款的模式,让客户彻底参与到里面来,让自己给自己做主。

《时尚北京》:您对个性化需求是怎样理解的?

陈宸:我觉得个性化需求分两层。第一层就是从成衣到定制,我用我的理解给你一个人服务;第二层就是完全可以把这些甩开了。其实就是想花一 两年的时间,做这样的一个氛围。加上之前的“立裁百号“项目,从尺寸到版型到工艺,能支撑得起来。我们在意的不是顾客看起来有多富有、多新潮,也不是多好看多漂亮,当然,后者我们不是不在意,这些都是一个裁缝分内该干的事。我们更在意她穿着的时候多舒服,她动的时候会不会拘着,会不会发生扒丝,发生尴尬,精品时装干洗是正常的,但能不能水洗?我们尽可能的让她能水洗,不给客户添麻烦。我们会尽可能帮客户解决在日常生活中造成的尴尬问题,就是有些可能是运动品牌或者休闲品牌该想的事,但是我们觉得如果在能力范围内能达到的话,我还挺乐意花钱、花时间、花精力去干这件事的。好的产品本身需要服务客户,没道理给客户添麻烦,添麻烦就是品牌“道行”不够。

全天候全地形解决客户问题是一个方向,上面所说的“不扒丝、可水洗、不起皱”只是几个最常规的例子,这种方向我们能解决的东西还很多很多。

北京靓诺派时装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宸

现在市场越分越细、越分越碎,互相交集的也越来越少,大家的审美取向越来越专注,越来越单一。这就要求企业品牌在自己的范围内做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