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薛文英我在肯尼亚的年

Fashion Beijing - - 国际·港台 Travel - 文:林赪云

在非洲东部,跨越赤道线,有一个古老神秘的国家——肯尼亚。从北京到肯尼亚,直线距离9032公里,飞行时间约15小时,这样遥远的距离,使得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去到肯尼亚一次。薛文英在飞往肯尼亚之前,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到这样一个地方,还扎根了这么多年。

薛文英肯尼亚龙人贸易(旅游)有限公司首席代表肯尼亚唯一资深中国独资旅行社创立者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赴肯人士之一

薛文英是“半个”北京人,身为女人,她无疑是一个女强人,她所拥有的魄力和胆识,令人心生钦佩。26年前,转业后下海经商失败的她面对困境,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出国,去非洲。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拍脑袋”做出的决定,因为她的理由也是那么的令人难以置信, “我有一个朋友,她在肯尼亚呆了很多年,她知道国内生意不好做,跟我说你们来肯尼亚吧,肯尼亚特别好,特别美丽。”薛文英笑道,“我当时想,好,我怕什么呢?这就去了。”

初到异乡

“内罗毕美么?” “美啊,太美了!”薛文英说,“那天我穿了一身白衣服,头戴一顶敞帽,就像去度假一样。”“到了内罗毕,那么小的一个城市,到处都是花,人也很少,安安静静的。”

回忆起初到肯尼亚的时光,薛文英首先想到的都是美好,“我们都以为非洲肯定会很热很晒,但其实根本不是,那里气候很好,空气也好。”

但一个初到异乡的旅人,身上又没有太多的钱,怎么可能不艰难?那时的非洲情况跟欧洲不同,不允许外国人打工,这与他们最初的设想相悖。“身上钱不多,又找不到工作,无法立足。”薛文英回忆道,“那时候很多人带着几十美金都出去闯美国,我们情况还算好一点。”

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位开美容院的朋友给她出了个主意,“我之前是搞医的,会一点按摩,她就偷偷的帮我约一些客人来做中式按摩。”薛文英说。就这样,薛文英成功捱过了她到肯尼亚之后的第一个“坎儿”,解决了最初的温饱问题,也是受这位朋友的启发,薛文英确定了她在肯尼亚最初的发展方向——诊所,公司定名为龙人。

小诊所使薛文英夫妇在肯尼亚有了立足之本,基本的生存需求满足后,薛文英夫妇又逐渐扩展些其他业务,开始做些进出口贸易。

跟大多数华人所面临的一样,他们没有学过英语,语言不通。那时肯尼亚的华人很少,加起来也才200人,英语好的就更加少,资金上也不足以支撑他们请专业翻译,最后在大使馆的帮助下,他们和一些公派的翻译成为了朋友,才解决了燃眉之急。

很快到了1993年,邓小平同志再度南巡,国内大踏步改革,经济开始复苏,很多人不愿再出国,远在肯尼亚的薛文英夫妇听到祖国的消息,犹豫不决,“我们那时候干到一半了,放掉吧,可惜,回来吧,不甘心。”薛文英回忆道,夫妇俩考虑再三,最终决定,一定要在肯尼亚做

出成绩,“带着成绩回国。”

名利双收

2000年以前,不仅中国人对肯尼亚缺乏了解,肯尼亚人对中国了解也很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中国在哪,“那时我们填一张汇票,收款地是深圳,他们都不知道深圳是哪,给弄到台湾去了。”薛文英回忆道,在那时的肯尼亚人眼中,你如果有了一点资产,那就一定是“Japanese”。

在非洲人眼中,人是“非黑即白”的,所以尽管当时肯尼亚人对中国人并不了解,但中国人在那边还是颇受尊重的。由于物资匮乏,彼时肯尼亚的生意非常好做,“遍地是黄金”,慢慢的,他们也积累了一些资本,住起了花园别墅。

“在那边,最多的时候,我们同时雇佣了四五个佣人,有花 园工,有做家事的,还有司机。”薛文英说,“这样的生活,除了非洲,在其他地方是根本不能想象的。”

肯尼亚的贫富差距很大,大部分肯尼亚当地人是很贫穷的,但是在这种贫穷的生活下,肯尼亚人却始终保持着相当乐观的心态,“他们虽然贫穷,但是却从不仇富,对于生活也是肆意潇洒,及时行乐,”薛文英说,眼神中透着回忆,“我的花园工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每次刚发了工资他就会消失好几天,出去喝酒玩乐。” “等钱花完了他再回来?” “是的,”薛文英笑着说,“你别看他们生活水平不高,但却活的相当细致,每天都要换一身干净衣服,就算没钱买好的衣服,买些处理品便宜货,也要每天换一身,颇有些英国绅士的意思。”

有了好的物质基础,那几年薛文英可以说生活的相当惬意,然而优渥的生活没有麻痹她的神经,她始终觉得,最适合他们生活的,还是国内,他们计划着回国。

中肯之间不断的贸易往来提高了肯尼亚居民的生活水平,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蒙内铁路也在有序施工中,“现如今肯尼亚的发展与中国密不可分。”

造化弄人

“1998年的时候,想大赚一笔然后带些资金就回国了,”薛文英回忆道,透着些许无奈,“结果全赔进去了,还背了债,我们当时把所有资金都调去做那一趟货。”原定的货物一箱翻入海底,一箱在港口被人冒领,虽然最后追回,却误了货期,买方拒绝收货。

多年心血,毁于一旦,“那时真的是精疲力尽,足足花费有一年,”巨大的资金投入和精力投入令薛文英夫妇苦不堪言,“过了最佳销售期,货都卖不出去,压在手里,那时候我的房子里堆的全部都是那批货。”

柳暗花明

没有钱了,他们只能一点一点地卖存货,勉强维持生计,虽然艰难,薛文英却乐在其中,“收入虽然不多,但很舒适,没有太多要操心的。”而就在这困窘万分的日子里,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当时经常会有些国内来的朋友去那边考察,来了都是我们接待,住在我们家,我就想,那为什么我不做旅游呢?”薛文英说。

“况且肯尼亚真的是很适合旅游的一个地方。”在肯尼亚这些年,薛文英几乎把肯尼亚所有的地方都跑遍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我坐在一个大帐篷旁边,身边都是草,余晖照在我的脸上,我拿着一杯酒,捧着一本书,不远处走的、跑的都是动物……”她一边说着,眼神里透露出兴奋的光,“多有味道,多有情调啊!”

彼时肯尼亚的旅游业并不发达,中国国内出境游的也很少,更别提去非洲,“这都不是问题,”薛文英说,“当时我就想,不管怎样先注册下来。”就这样,1998年龙人旅游公司成立,于2002年开始运营。

也是从这时起,薛文英开始了两边跑的生活。

“那时候宣传肯尼亚旅游,大家都很吃惊,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肯尼亚是什么地方,”回忆起那时,薛文英说,“直到2004年,中肯双边旅游协议签了,人就开始多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中肯双边旅游协议正式实施后,他们的生意逐渐步入正轨,而2015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次“寻根之旅”则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肯尼亚,“也是把双刃剑吧,肯尼亚的中国旅行社多起来了,竞争也激烈起来。”薛文英说,“我们大概胜在人比较老实可靠吧,大家比较信任我们。”

薛文英说,其实做肯尼亚旅游利润并不高,机票、车费、门票开销都比较大,“淡季的时候可能利润只有几十美金。”薛文英说,“很多人为了压低价格,都带游客去一些门票低廉,甚至免费的地方看,很多美丽的景色都没有看到,那样人回来之后就觉得肯尼亚很穷、很破,其实不是这样的。”

说到在肯尼亚这些年的变化,薛文英笑言:“如果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前十年中国的变化,那肯尼亚真的是,出去几年再回来,连空气都还是原来的。”

不过最近几年,肯尼亚还是有了一些变化的,中肯之间不断的贸易往来提高了肯尼亚居民的生活水平,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蒙内铁路也在有序施工中,“现如今肯尼亚的发展与中国密不可分。”薛文英说。

落叶归根

在肯尼亚生活过的很多人都有“肯尼亚情结”,薛文英也不例外,但她却始终没有在那里买房,“那不是我的家啊,”薛文英说,“不管在外生活多少年,我始终觉得,我这把骨灰还是得撒在国内。”

薛文英语速很快,一个干脆利落、风风火火的人。尽管她在国外度过了这些年,我依然能清楚地感觉到,坐在我面前的,依然是那个仗义执言、正直勇敢的,朋友们口中的那个“英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