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恋爱

若要一张不老的脸

Fashion Beijing - - 文化·生活 Secret - 文:寒一一

我曾有过一长段与脂肪对抗的岁月。那时候我最奇怪的想法是希望自己生病,最好可以打点滴,这样的自己大约可以瘦一点罢。你就能想到我对苗条这个词的渴望。青春的时候,认为外表的美,它好重要。直到后来泡在健身房里一个月,轻了二十斤。当看见镜子里日益突出的锁骨,那天微耸起肩膀,托着要滑下来的衬衣,锁骨窝里有一片柔和的光影。姿态是那么自然、优雅。是一个傍晚,像是一幅画,整个画面色调暗淡,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我流泪了。

然后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你必须要保持线条的美。一谈到必须的事,它就变成了血液里的信仰。而信念使人变得节制,是微微的克制,当食物摆在眼前,你失去了对它们的兴致。

再到后来,发觉光有外表的美,远远不够,同时需要优雅。

一个优雅的女人,她要赏花读书,艺术而静定地生活,就像玫瑰沾湿雨露,连空气都变得芳香。

那就往那条成为优雅的路上肆意地往前走。走啊走,走啊走。

这条优雅的路,是在京城。常常觉得京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它让人变得宽阔、安静、艺术以及可以感性,也可以性感。

我喜欢京城。尽管有雾霾不散的时候。她就像一个恋人,你爱她,可是有时候她撒泼儿打人,你只想离了她,但她露出清澈的笑脸,撒撒娇,你又跑上去与她拥抱亲吻,嘴唇碰着嘴唇,你便死心塌地起来。

就像白日里的午后,沿着紫禁城周边散步去了。遇见护城河倒影的紫禁城,美极了。日光为它镀了一层金。我兴奋地跑啊,跳,像踩着舞步。你知道,我的兴奋点总是很低很低,看见一朵花,一片云,旷野当中的一棵树就可以让我激荡。对,激荡。那种感觉横扫过整个身体,身体里有一种特别的反应,我称之为对美的反应,就像恋爱。呼,电流扫过。

我就在那个激荡了绕着紫禁城周边走,走到老舍茶馆。在落地窗外看见沏着一壶茶的众人们皆提着脖子听一人立于红色台子跟前,拍子那么一打,相声来也。我特别想进去,也沏一壶老北京大碗茶,可是拉住了自己,继续往前走。你要走到前方去。

一个人,若要一张不老的脸,请与美恋爱,始终恋爱,她就可以不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