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平化管理 无龄化品牌

Fashion Beijing - - 商业·消费 Business -

《时尚北京》:肖总,供给侧改革成为今年“两会”的热议话题,您是怎样理解供给侧改革的?

肖文玖:供给侧改革,国家其实早就提出来了。以前不知道什么是供给侧,只知道需求和供给,经济学家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内需不够,要拉动内需。我一直认为不是需求不够,而是正确的供给不足。为什么很多人到香港、日本、韩国,去买那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价格要比国内便宜30%。这就是说,我们国 内自身的民族品牌商品,做出的东西无论从质量、款式,都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只能到外面去买。再加上奢侈品本身就有吸引力,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应该调整企业的供给,调整品牌对市场的研究,来做正确的商品提供给消费者,这才是最重要的。

《时尚北京》作为一个著名北京品牌应该如何做呢?

肖文玖:谈到供给侧,作为一个品牌公司,实际上就是从品质的本身提高自 身的本质,这就需要人才、资金,作为企业应该拿出大量的资金,去做一些市场的研发。包括市场信息的跟踪,学会用一些数据,去研究消费者,也就是所说的云数据、大数据。其实在企业当中要建立两块:一块是我们的ERP进销调存系统,数据统计系统。这个平台应该越来越强大,从数据来看待整个需求;第二个要运用互联网方式,移动互联网怎么和VIP结合起来。怎么从VIP消费者中征集到非常有用的数据,来指导你的生产,从而进一步减

少库存,这块特别重要。比如我们现在把末端的人带到前面,以开会的形式,把末端当成前端,形成一个团队,我们想了一下互联网+的精髓,对我们的企业管理能产生什么样的好处。我认为互联网的精髓应该是范围广,而且快,终端和消费端的费用越来越少,把好处给消费者。互联网是这种思想,实际上我们没有必要像以前那种管理方式了,应该搞成一个扁平化的独立团队。

《时尚北京》:您提到的独立团队很有创意,具体是如何实施的?

肖文玖:现在,我们所有的大区经理,区域经理,定期在公司开会,把设计师,货品员,把这些财务人员,象征性的都集中在一个一个区域当中,我们也在尝试,因为一个老的品牌公司,做这些事情难度还是比较大。因为不是电商公司,客户也是稳定的,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个以互联网思维为思想,大胆做了一些调整,效果还是不错的,我们下一步还是要深化改革,提高效率,减少环节,研究市场。其实我们早就在意大利建立研发领域的公司了,下一步会形成独立的设计体。因为我们有四个品牌,把每个品牌都形成一个针对市场的独立团队。从今年开始,就把深圳工作室分开,深圳的工作人员就属于南方中心了,就是属于一个扁平化的管理,因为南方和北方的穿戴习惯不一样。未来我们要逐步扩大海外的店铺,可能在曼谷要建几家店,基本的想法就是这么去想的,供给侧是最简单的问题,但真正要实施下来其实挺难的。

《时尚北京》:调整企业组织结构,难在哪里呢?

肖文玖:需要很大组织结构的调整。比如说设计师理念上的调整,我们的设计师基本上都是院校毕业的,无非从这个企业跳到那个企业,跳来跳去, 无非就是经验成熟了。但未见得了解消费者的需求状态,因为我们的设计师大部分都是25岁到35岁这个年龄段,这些设计师整个穿着习惯和经济实力,对于他所生产的这些服装来讲,差一截。他不会拿几千块钱到外面买衣服去,也不会去买这些奢侈品品牌,他的收入还处在中产阶级偏下阶段。而这些品牌实际上是满足中产阶级的品牌。中产阶级的消费,在整个人口当中的消费才占5%-10%。

国家一直在说,中国可别陷入中产阶级陷阱,就是说中国如果不扩大中产阶级的集团,中国的经济改革可能就会停滞不前,品牌就会难受。但这些设计师不知道,所以你说他做中产的东西,又不消费中产的东西,他考虑的是我给哪个年龄段做衣服,也就是所谓的年龄定位,其实年龄定位是最不靠谱的,在服装品牌当中应该是无龄化的。但是年轻的设计师就会设定年龄,我们调整设计师的队伍,实际上从减龄化,无龄化开始,怎么启发他们,你所设计的东西自己要喜欢,要能穿,父母也能穿。我们现在专门从研发开始,专门研究从无龄化开始。实际上这些都是调整产品结构,满足消费者需要的东西,引导消费才是我们真正供给侧的调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