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告诉你

什么样的品牌含金量最高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hina Fashion Forum -

数据有温度,有灵魂,有情商,它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基础的游戏规则。让我们细思极恐的是,在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独角兽吗?还需要基业常青吗?我们应如何面对生活美学的升级?所谓的投资,所谓的商业游戏规则,我们去理解这个时代所谓的一种直属性的增长到底来自于什么样的缝隙和窗口?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小姐和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商务部中国电子商务委员会秘书长吴声先生一起就此进行探讨。

吴声:徐诗女士,你认为真正的小而美应当如何重新定义?

徐诗:场景营销是时代的大趋势,而投资人一直专注于商业本质。你是否真正地挖掘了产品价值,真正匹配了用户需求,供需关系和市场格局,依然是我们最最看重的一些元素。数据是核心资产,同样用户也是企业的核心资产。而大量的固定资产,其实已经是一个比较旧的商业理解了。

徐诗:场景消费是现在很主流的一个消费的形态。真正是去满足用户需求的,太有可能是被放大的一个商业价值。另外,开放式创新也是现在很重要的一个态势。怎么来理解呢?我们以前接触到产品的实体是有很长的链路的。而如今,用户对整个生产流程,运输流程以及品牌营销中的参与、渗透已经越来越紧密。无论是网红经济对服装品牌的拉动,无论是这个供应链的柔性改造,都必须去拥抱这个变化。将这个平台完全开放,接入,顺应潮流,才有可能让这个产业的这个场景被尽可能地放大。商业的效益才会得到更多的提升。

吴声:在中国时尚场景不断迭代的今天,什么样的效率场景和场景生活美学是可被投资?可被连接和能够优先选择和判断的?

徐诗:我觉得,这还是看你的产品是不是创造了很大的用户价值。你的品牌是不是能够跟你所关注的这个垂直领域画上等号。占领用户的心智,是最好的场景。在服装这个品类看,它也是个比较好的切入点。新一代的年轻人,对消费的能力,或者付费意愿更加强烈。在效率、品质上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无论是东方生活美学的复兴,或是基于他们所喜欢、关注的文化经济的消费,大家会更加强彼此间的关联。他们的消费习惯对自己的消费意愿的拉伸也更快速。

关于生产制造,无论是供应链的改造,还是用户需求的提升,能够做出快速响应的企业,他的转变会更快。对于潮流的预测、判断,能够快速做出一些改变的一些企业,也会让自己的生产链路更有效率。

吴声:我们有没有真正意义上从生产供应到消费转化这个链路,变得更短,更高效。我们自己有没有大量采用这种无线识别技术,把高效的相应速度变成企业核心竞争力。就新的消费场景而

言,无论是身边化,还是推介形成的转化能力使之更加贴近。我们有没有定义新产品和全球化互联网时尚的崛起。在这个过程里面,离钱更近本身代表的就是用户的投票和消费者选择的意愿。譬如,白领作为一个女装企业,和韩都衣舍作为一个快时尚品牌的管理集团,它们的可投资价值应如何定义?

徐诗:我觉得就是打一个精准市场,从细分领域切入,肯定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对于白领这样的全品类品牌,其自身企业的整个运作效率不会特别高,可能对这个人群的覆盖,对于用户心智的占领,以及对自己用户的这个管理的能力,是我们比较考量的一个重点。至于韩都衣舍,他运用B2C让企业成长。未来的可成长性,还是在于产品是否真的满足了对于用户需求的持续的挖掘能力,以及在跟其他品牌的一个差异化的定义能力上,以及他在营销的这个效率以及产品服装品质,无论是这两个哪个品类,是不是快速去应用一些技术,或者让自己的生产能力,营销能力,用户的管理能力,得到一个更有效率的提升。

吴声:一个品牌,当然也有他自身的设计师和品牌的温度感。品牌也有很多差异化和多样性。这个过程中,人、品牌、平台哪个更重要

徐诗:其实从不同方向出发,都有可能诞生一个伟大的公司。从人,品牌,或是从平台出发,打法是不一样的。平台更关注的是聚合,双边平台战略,以及聚合用户的能力。真正品牌的定义能力是看能不能很好地挖掘商业价值,以及把资本的效应放大。

现在的匠人精神是一个非常好的消费升级的机会点。在这过程中,人就意味着一个品牌。对用户来说,设计师以及超级技能的提供者的忠诚,使他愿意为之消费,埋单。从人出发,依然可以成为一个小而美的公司。

吴声:就像你说的,技能变现很可能就是一个投资的方向。2016年,你认为会有真正的互联网品牌诞生吗?不是以价格敏感性为导向,不是以打价格战为主的品牌,而是有情感表达的互联网品牌,2016年会是这样的一个品牌元年吗?

徐诗:我相信会有这样的品牌诞生。

吴声:这就代表了这样一个现实,以韩都衣舍为代表的企业非常有生命力,它展现了它的生态价值。而像白领、思凡这种品牌企业,也依然会在2016年有更大的表现机会。同样的,我们也会发现更多的匠人,更多的手工艺者,更多的个体化的崛起。毫无疑问这也是2016年的风格。什么是消费升级?到底是指我们年龄大了有能力去消费?还是代表中产阶级的人口红利?抑或是移动互联时代新消费精神的崛起?在这三种表达里,哪一种是你理解的消费升级?

徐诗:吴声老师,其实你的问题中已经自带答案,将消费升级的定义阐述的很清楚了。消费升级,其实和几十年前的日本、美国的商业发展路径完全一样。但是在物质极大丰富之后,对于产品的品质要求,对于效率提升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消费升级,意味着个性化得到更多满足的可能,意味着用户需求得到了更大的尊重和满足。

吴声:昨天小米发布了一个电饭煲999元,对比东芝等日本高端电饭煲的品牌,是不是意味着:更高性价比,更好的东西,本身就代表一个时代的方向?抑或是说,在消费升级之后,基于自身选择多样性,我们必须要完成一种C2B的定义。

徐诗:性价比只是消费升级中一个能快速扩展的品类而已,它不是唯一的标准。优质的品牌,优质的标准依然可以卖得贵,卖得好。当然基于人口的金字塔结构,当然是性价比高的占的市场份额很高。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在技术驱 动下,人们对于物质需求肯定越来越高。匠人精神下诞生出来的产品和服务,会得到更好的回报,原来粗制滥造的产品也将更快地消亡。

吴声:2016年我们再看投资趋势,也还是有诸多可能。假如要去定义一个基于效率本身连接的时尚产业的创业者,抑或是基于美学能力创造的创业者,或是基于超级IP方向的创业者?您更会偏好哪一种投资?

徐诗:我觉得是基于超级IP,这一定是最好的、最快的商业放大器。

吴声:所以投资人总是不可信的,他们是趋炎附势者,但此处的趋炎附势是褒义的。也只有了解了这个趋势,我们才能真正的顺势而为。对于中国时尚产业的创业机会,您愿意给意见领袖们一些什么样的忠告呢?

徐诗:作为投资人,我们对所有的企业家都怀有很高的敬意。我们只是挖掘商业变现的可能性。其实刚才吴声老师讲到,服装产业链的一些改造,还是存在大量的机会。但它需要进行开放式的竞争和协同。如果单靠垂直行业的引领,则很难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进行跨界融合,基于资本杠杆来让商业获得放大的机会,我觉得在2016年,在服装行业,我的一些对于这个资本投入,或者资本项目筛选上的一些判断。

吴声:特别感谢徐诗给大家的忠告,我相信它是为了让我们更多地反求诸己。让我们在自身的能力和时代连接之时,有更加开放的心态。在分享流动中完成一次大规模协作,从而更加成就我们自身的禀赋,我们就有更多的释能去联系。2016年的品牌,一定属于势能叠加者。谢谢!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 徐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