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Fashion Beijing - - 文化·生活 Secret - 文:寒一一

前两年开始,我把工作的地点挪到麦当劳。这里常年热闹非凡,前来的人各自带着先前的人生和心情走进这里,分坐在不同的位置上,有的高谈阔论近来的互联网新闻,讲起盛行的“贱”字当道,怎么贱怎么出名,细细讲诉某个当红明星的所谓“贱”事。窗外巨大的枫杨换上绿装,风吹拂枝叶,整棵树似乎在有节奏的舞动。有的人端坐在玻璃窗前,默默不语,直望着窗外,身后的一切仿佛事不关己。有读书看报一边喝咖啡,也有的几个围坐一起打牌,常来的是几个七十岁相仿的老奶奶们,她们一般午后两点来,这个时间段是麦当劳的淡季。她们也许没有见证彼此的青春,但她们的晚年搭成一伙,簇拥在一起围坐打牌。

你无法忽略这里的一群流浪者。白天他们各自散场,空出这里,出让给顾客享受美食,待傍晚来临,他们如候鸟回巢渐渐聚拢。这里有一种隐约的内在节奏。麦当劳的工作人员从不驱逐他们。每次等流浪者们前去搜罗一翻顾客吃完的盘子,等拿完了,工作人员体贴地才去收盘。这一种巨大的宽容让流浪者在这里扎下根来。

这群流浪者们常常一看见桌台上有剩下的食物,旋即快步到那里,端起盘子到自己桌前,大方坦荡沉着地低下头去吃,津津有味,这就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食物了。因为饿的时候,食物的美被大大地放大,被放得无限大。他们人数众多也从不争抢。

一位年华已去仍貌美的老姐姐跑去一手端起别人喝剩的咖啡,坐定在自己的位置上,端起杯子到唇边,有情调地一口呷着一口,模样儿好看。

这位老姐姐是人群当中的头牌。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篦成一个髻子。她穿过去时髦的丝绒裙,红色丝滑的一片裹在身上,皮肤白皙戴祖母绿耳环。她常常借人家的手机打电话,讲要参加公园里唱歌班的事,有时声泣泪下讲自己受伤了。她不住在麦当劳,只是常来这里寻食物。

人们背地里纷纷讨论她,时不时地从人们的议论中得出她的人生轮廓——她就住在附近。唯一的儿子多年前在美国遭遇车祸,丈夫将她赶出家门。她无处可去,唯有回娘家。老姐姐不做家务不做饭,起先老姐姐八十多岁的娘从床铺挣扎起来,为女儿做饭。日子长了,嫌弃起这女儿来,索性不做了。老姐姐没办法,只得到麦当劳寻食物,也不愿沾湿她白嫩的双手。

老姐姐是麦当劳一道亮丽的风景。这样美的

人生出这样奇异的命运,世人听着无不摇头。

这个老大爷,我认识他有八个多月了。有一天早上,他拖着大包小包来到麦当劳,从此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有一层肚腩贴在白色的棉T恤,拖着一双露脚跟的鞋子,踏踏踏响在地板上。臂膀很结实,从前应该长久做活。

他平时都独占一张靠窗的位置,红布袋装着黑色冬日棉絮,倚在透明的窗玻璃上,明晃晃地在那里,太阳射过来有一个布袋子的阴影。他戴上眼镜趴在桌子写字,常常自言自语,讲他的家乡话。

有时候他的眼光越过黑框眼镜的上方,直瞅着一个人,半响间没有任何表情,看完之后,他又把眼光收走。

之后我听说,他曾是个出色的教师,他的特立独行和充沛的精力都是有口皆碑的,他教的六年级也是受业的每一个学生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年。可是年复一年,他总是被忽略过去,他愤怒地被忽略,有一天他冲到管事部门把他的愤怒恣意倒洒,几天之后,他被辞退了。他无法忍受这奇耻大辱,一气之下疯了。或者说是半疯的状态。

他端来的剩食,每吃下一口,他都要用纸巾擦一下手,擦完手后要继续拣起来吃,再擦一次手,直至吃完,利利落落,有一种举手投足的优雅。最后把盘子端走,坐在位置上读报写字。

有一天我听到他说话,他一字一句地对着窗玻璃说话——让自己的生命流动起来,你会发现人生有与众不同的风景,就在你不知在哪个转角。

又有一天我刚坐定,对面的老大爷情绪激动,脖子跟粗,脸涨得通红,对着老姐姐破口大骂,老姐姐毫不示弱也粗话回应。不知他们因为什么忽然就干上架来。一时之间,麦当劳静悄悄地凝滞,只剩下脏话在空气中漂浮。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推门进去,一眼看见老大爷和老姐姐面对面坐着,大爷的手紧握老姐姐的手,他们含情脉脉,不言不语。那个瞬间,我错愕得半天回不过神来,所有的地老天荒,是你空无一物仍有对面的一个人紧握你的手,语言不再重要。

时光啊时光,时光让有些亲密的人变成路人,时光又让路人有一天变成亲密的人。

在北京,当视野变得如此宽广,让人感觉什么都可能发生,以及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准备好。

让自己的生命流动起来,你会发现人生有与众不同的风景,就在你不知在哪个转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