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春光 戏剧是我的生命

戏剧是我的生命

Fashion Beijing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 郭嘉

他是《新萍踪侠影》里的云重,是《孤雁》中的孙立德,是《犀利仁师》里的路不凡,也是《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里的妙一和尚……入行多年他一直默默的在自己的工作中细心耕耘。他热爱表演,也尊重表演,他从不介意角色大小,是否是主角,因为他一直遵循着老师告诫他们的那句话:“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认认真真演戏,踏踏实实做人。”

提到魏春光想必大家会问:“他是谁呀?”而网上关于他的资料也是寥寥无几。不过在打听了一圈之后,却是对他刮目相看。上戏毕业的魏春光,是名副其实的学院派出身。学生时代,他就出演了轰动一时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其实不想走》。毕业后即受到赏识,顺理成章走进了上海话剧团,凭借《今生有缘》、《十月西行》等多部优秀的话剧作品斩获第十四届白玉兰奖。又在史诗话剧《商鞅》中接任“商鞅”一角而备受业界推崇。此后,魏春光又把目光投向了影视剧领域,《新萍踪侠影》里的云重,《郎本无情》里的张子谦,《我的抗战》里的白三,《犀利仁师》里的路不凡……,魏春光的专业让与他合作过的演员们赞不绝口,就比如曾在《犀利仁师》里合作过的吴奇隆感慨:“他是位名副其实的万能演员,无论是正派反派,正剧喜剧几乎没有无法胜任的,着实令人钦佩。”

作为演员把正面角色演的叫好叫座让观众喜欢那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能把反派角色演的让人难忘却着实不容易。不过在魏春光的表演中,他把这种角色演出了点“意思”。从《孤雁》中的孙立德,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的余得水,魏春光无疑证明了一点:出色的演员可以将人性深处的暗疾诠释得“闪闪发光”。从而让观看的人爱上反派,甚至于爱上隐痛与顽疾。

我会对自己演过的角色挑毛病,对于角色挑毛病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反省的过程,我会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虽然这个过程有点痛苦,但是这是武装自己能力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这是一部近几年来最用心最踏实的抗战戏。我们不需要华丽的打斗场面,而是每一个鲜活人物的呈现。我们要用剧情、人物、真情,打动征服每一位观众。”

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里魏春光饰演的余得水,被他形容为一个“识时务”的小男人。为什么这么说呢?魏春光解释道:“‘识时务’在现代是一个褒义词,可在戏中那个国家沦陷的时代,余得水选择了‘汉奸’这个千古骂名的社会角色,他是有自己的苦衷。试问一个生活无忧,衣食不愁的正常人是不会去选择‘汉奸’这个社会角色的。正因为余得水自己的贪念和无能驱使他一步步当上了汉奸,所以只要把握好他的这个心路历程,那么余得水在这部戏中就会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物。”

而为了能够演好演活“余得水”这个小人物,魏春光可谓煞费苦心,他看了大量的视频和文字资料,比如话剧《茶馆》、《天下第一楼》等等。他说之所以提到这两部北京人艺经典话剧,是因为这两部戏中有类似余得水这样的社会小人物的心路历程,“人艺的艺术家们把每一个人物刻画的惟妙惟肖,他们的表演是我借鉴的最好宝藏。”

最近魏春光正在拍摄《一剑横空》,演的依旧是个“反派”。不过魏春光说虽然都是反派角色,但他们的生活环境不一样,人生经历也不一样,所以这两个人物很好区分。在《一剑横空》中他饰演土匪蒋有财,是个“很复杂”的人物。“他自幼因为非作歹而被逐出家门,后自立门户。抗日的号角打 响后,他成为日军亲信。命运戏人,多年后他不得不以‘多重身份’回到家中……”在魏春光看来这样的角色势必是“疼痛的”,是背叛还是反抗,也许只有等到幕布拉开的那一刻才能够知晓吧。

魏春光透露今年的角色几乎全都是反派。不过,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如果有一百个反派角色让他来演,也一定会有一百种不一样的魏春光。

“我这个人很知足,没时间考虑太多,我就想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把戏演好。而且能够让我穿梭于不同人物的不同人生经历当中,也是表演带给我的最大的快乐。”

影视剧演员的身份之外,魏春光其实是上海话剧团的一名话剧演员,而他本人也对话剧这门艺术情有独钟。在魏春光的眼中话剧舞台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它可以净化现代人那颗浮躁的心,对于演员是这样,对于观众也是一样的。“我非常喜欢话剧,也可以用痴迷来形容,因为话剧让我从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成长为一个职业演员。话剧不但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也让我踏踏实实的在体味人生百态。”

很多人说:观众是上帝。而魏春光却认为:观众只要走进剧场他们就不是上帝,是话剧演员需要征服的对象,话剧演员在舞台上的职责是引导而不是迎合。“话剧是零距离的接触,它可以让观众在一个多小时有限的时间里感受剧中人物的一

生。跟着剧中人物同呼吸共命运,这是电视剧做不到的。”

不管是话剧演员,还是影视剧演员,魏春光坦言做演员这一行其实是很辛苦的。“可能有很多人认为当演员很轻松,随便玩玩、演演就把钱赚了。其实不然,演员辛苦的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记得有一次我为了一个角色很长一段时间失眠,后来都有点抑郁了,不过换来的是角色的精彩呈现,就在观众起立响起掌声的那一刻,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我的内心感到释怀和满足。其实,做哪一个行业都辛苦,都需要付出努力,需要坚持和坚守,我觉得保持一个好心态最重要。”

魏春光说如果没有做演员的话,也许自己会是一名中医。在我们看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职业,半点边都不沾,不过魏春光却是从小耳濡目染。“我的父亲是一名中医,所以我小时候的理想也是成为一名中医医生。那时觉得中医很神奇,几个手指一搭脉就知道病人怎么了,不过中医是一个需要静心的工作,可是当我慢慢长大之后,青春的躁动让我很难静下心来,我的父亲曾对我说:‘中医是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而正是因为这样我放弃了,可后来考上上海戏剧学院以后,通过学习表演,体味各类人的 人生,我突然意识到父亲的话在哪一行哪一业都是真理。就好比演员,也是需要不断学习、不断磨练来提升演技的,”

这么多年走过来,魏春光深知演员这个职业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戏剧就像我的生命、身体、精神,是很难取舍的,这种感觉真的很难用言语形容。”

“面对生活要懂得且行且珍惜,珍惜身边的每一件事,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生活中的魏春光说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点沉默寡言,不太善于交际。但只要一聊起专业有时也会兴奋的成为话痨。“我对生活没什么过多的要求,在我看来生活是自己经营出来的,而不是要求出来的。”

闲暇时,他喜欢去健身房健健身,或者看看美剧,最近又想学习书法。对于旅行这件事,魏春光坦言自己又爱又恨,“因为我有幽闭恐惧症,坐不了长途飞机,可我的太太是个非常喜欢旅游的人,结婚后我们出了几趟国,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苏梅岛,我喜欢那里的安静。所以我羡慕经常出去旅游的人,可以体会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也是一种充实生活放松心情的方式,还能促进与家人朋友的感情。所以现在我也在努力克服这个烦人的症状。”

魏春光最欣赏的演员是《教父1》中饰演教父的马龙·白兰度,他形容为大师级的表演,神一样的诠释。而他最喜欢的电影也是《教父》,“因为电影中每个人物的演绎都惟妙惟肖,每个人物的表演堪称教科书。”

虽然我们眼中的魏春光都是剧中的样子,不过私下里他也是一个讲究时尚品位的人,“日常我基本是以休闲为主,夏天通常都是白体恤+牛仔裤,以不变应万变。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着装上会偏向于英伦风。”对于很多人认为做演员的很会穿衣打扮这件事,魏春光认为最重要的其实是要选择穿适合自己风格的衣服,化适合自己风格的妆,这样你才会成为你身边人的时尚达人。

魏春光说接下来他还是会演话剧、电视剧、电影。不管身份、地位、境遇有什么改变,他都希望自己能够专注演戏。“凡事纯粹点,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追求的过程中,你做这个事情,你的气场会变。你坚持了自己,这就是幸福。”

《孤雁》 孙立德

兄弟们上》 黑狼 《我的抗战》 白三

《犀利仁师》 路不凡 《蜀山战纪》 妙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