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适墨宝得失记

Fashion Beijing - - 卷首语 -

11月30日,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重要讲话,振奋人心的号召:“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文学家、艺术家。广大文艺工作者要牢记使命、牢记职责,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同党和人民一道,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许多新闻文化圈的朋友纷纷发微信击掌欢呼,感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文化文艺工作放到如此重要的地位,欣逢盛世,不辱使命。

时尚北京杂志与文化艺术界有广泛密切的交往,报道了大量的知名人物,自然有共鸣。说到文化名人,我想起了著名书法家苏适。苏适年过八旬,是当代在世的屈指可数的几位著名书法家,据说现今已然封笔。苏适多年临摹追寻王羲之、赵孟 、董其昌等古代书法大家的神韵,书法风格秀美飘逸,端庄大气令人赏心悦目,深得国内外书法爱好者喜爱。改革开放初期的八十年代,我曾与苏适老师有过一段交往,学到了不少书法文化历史和临池挥墨方面的知识,受益匪浅。那时,我在北京纺织局办公室做秘书工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提出对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遭受迫害的广大干部以及历史上的冤假错案进行平反昭雪。一天,局党委书记李昭同志把我叫到办公室,交代让我了解查明棉纺公司一位姓苏的干部来访反映自己右派平反的问题。后来依据事实和政策为苏同志平了反。在此过程中,我有幸认识了苏同志的弟弟苏适。苏适原本是北京一机床厂宣传部的干部,鉴于书法的才气和名气当选北京书法家协会的秘书长。我从小喜欢书法,在八一学校上小学时有书法课,每每用印有红方格的本子练毛笔大字,格外兴奋认真,常得到老师的表扬。那个时代古代经典的柳公权、颜真卿的正楷字体帖就是临摹的范本。结识苏适老师后,有空就到珠市口附近苏适家登门求教。室雅何须大。苏适家不大,进门摆放着一张大条案,宣纸平铺,墨香扑鼻,满屋书香气。他每天临池挥毫,几十年从不间断。就像如今许多人健身每天必走一万步一样。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孔子云,何陋之有。”常来拜访苏适的大多是书法界的名人。我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刘炳森、欧阳中石等当代书法大家。在苏适老师影响下,我也淘来一块厚厚的城墙方砖,每天用毛笔蘸水在上面临写诸家名帖,坚持了多年。

1982年我从北京纺织局调到中央刚刚筹建的经济日报工作。苏适老师闻讯后,知道我在黑龙江边疆插队的艰苦生活经历,对唐代边塞诗人高适、岑参、王昌龄十分喜爱。特意为我挥墨题写了唐代著名诗人王维被誉为阳关三迭的《赠别》名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表达送别之情,以壮行色。席间,苏老师说,建春,你三十多岁,正是立志报国的年华,我再给你写个横幅,苏轼的名词《念奴娇,赤壁怀古》吧。说着起身研磨铺纸,一挥而就,酣畅淋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我手接条幅,如获至宝,不知说什么好。苏适老师时值壮年,这是他最喜爱也是临写最多的名句,表达了共勉的志向。

苏适老师亲笔为我题写的这两幅墨宝,我视为传世上品一直珍藏在身边,须臾不离。时常拿出来独自欣赏把玩。因为担心掉包,未敢拿到荣宝斋装裱。半年前,本刊参与举办北京时装周,办公地点迁址,忙乱中竟然将苏适老师赠与的墨宝遗失。三十几年的珍爱顷刻间灰飞烟灭!痛心疾首,不能自己,心头像压了块巨石,透不过气。我想不是书法的痴迷者,无法理解这种失去魂魄的感觉。

2014年习近平主席视察北京师范大学时说:“我很不希望把古代经典的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加上一堆什么西方的东西,我觉得‘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的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汉字是我国独有的几千年创造的文化遗产,书法是一门艺术,与黑白水墨国画被誉为中华民族的两件文化瑰宝。在现代电脑网络时代,不要说学生、年轻一代,就是中老年人都被电脑打字俘虏,手写汉字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更不要说书法了。数年之后,这也许将是一种文化的悲哀。

习近平主席的演讲中精辟的提出“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独特的文脉,我们应当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