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 那情 那春节

Fashion Beijing - - News -

在自建的土坯草棚屋,架起柴锅,填满豆秸麦秆,一通大火煮起来。知青们一年到头没闻过肉香味,端上猪头可劲儿造。几杯北大荒酒下肚,有人提议仿照《红楼梦》的菊花诗社,每人作一首诗。“大荒炊烟直,把酒思乡时。月明千里雪,父老遥相知。”我胡乱凑了一首五言。于是大家你一句,我一首,倾述衷肠,激昂壮志,诗兴甚欢,别有一股热血在心头。那样的春节是北大荒,战友情的边塞文化。

岁月蹉跎,当我有了儿女,身为人父,过春节就多了一份心思。刘德华唱红的《忘情水》“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让我深有同感。怎样让儿女品味花季少年的过年乐趣?每逢春节,我总要抽空带他们逛天津娘娘宫老街,买杨柳青的传统年画剪纸,手扎的鲤鱼宫灯,捏制的泥人玩偶,着意从小熏陶民俗民风,不能丢了老祖宗流传下来年文化。多年之后,儿女过年也许方能体会到父亲高山般的那份情。

家父在世时,每逢春节总要给每个孙子孙女准备一份压岁钱。多年来不可少的规矩是他讲革命传统和家风。随后每个孩子欢天喜地的走到家父面前,端端正正鞠个躬,道一声“给爷爷拜年啦!”接过红包,撒腿跑着燃放爆竹玩去了。家父笑得两眼眯成缝,吃了蜜一般。年夜饭上,家父照例拿出最爱的山西杏花村竹叶青酒,按当兵的规矩,每人满上一杯,当家菜是四川回锅肉和糯米枣糕,老少同贺,其乐融融。如今,父母已经远去,爷孙几代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日子不再。在春节之际,愿父母健在的人好好珍惜难得的父母情,亲人情罢。

1950年,毛主席有名句“一唱雄鸡天下白。”66年过去,你在鸡年春节老百姓的欢乐声中,可以看到今日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