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这本身就很嘻哈

鬼卞

Fashion Beijing - - 都市·时尚 Current charters -

采访鬼卞时,他的声音全程如节目里般浑厚性感。白天是拿着五险一金的小学语文班主任胡老师,晚上是“得饶舌处且饶舌”的rapper鬼卞,两幅皮囊,两种身份的无缝对接,如跳跃的平行蒙太奇般的人生,让观众对他保持着浓厚的探索欲望。这种突然袭来的热情和关注,鬼卞事先并没预料到,但名气也没有给他带来困扰,他显然有让自己身处局外的清醒。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做自己就好,至于他们开心就好。”

海选时他是第一个得到晋级项链时摘下帽子的rapper,和他习惯性的双手合十的致谢手势,弹幕中第一次出现“礼貌”这类字眼。在之后1VS1battle环节,被冠军的有力争夺者Jony J一句“戴渔夫帽的那一位”选中时,俩人还并不相识。“我认识Jony J,应该是大家都知道他,但他不认识我。”Jony J认为鬼卞的声音很有特色,想一起做一首歌。一个偶然的选择有了那首《甜葡萄红眼睛》,但比这首歌更让观众印象深刻的是,当Jony J意外忘词时,鬼卞在一旁提词的表情和下场后惋惜的沉默,这可能是观众看过的最温暖的battle了。

鬼卞从大学开始玩说唱,他把自己定义成“业余玩家”,大学毕了业顺理成章的干了本专业—小学老师,因为做老师也是他从小的理想,完全兴趣使然。他喜欢学生,相信一个好的老师对学生的改变,写一手漂亮的板书,课堂上金属嗓自由切换到标准的播音腔,他的学生们叫他老胡。同事聊起他说: “胡老师知识教的好,拿过全国赛课一等奖,做人的道理也教得好,学生们是真的喜欢他。”今年带的六年级毕业了,是他做班主任送走的第一届学生,参加综艺录制时,学生们做了视频送给他,你一言我一语的形容着他们的老胡,说到毕业的不舍,学生们在视频里流泪,鬼卞在节目现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调整了几次后红着眼睛说:“可能我在舞台上会有很多的攻击性,做人可能会比较自我,但我的孩子们永远是我内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网易云音乐上有一张他非常完整的专辑《夕门》,歌曲的编排和风格有着很强的一致性,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尽管不太可能得到听众的999+,但他说是自己比较喜欢的一张作品。一些不太像唱给别人听的词,冷峻刁钻的旋律,更像是自己的呓语,像一个人经历了漫长的自救,挣扎,重生。这些并非完全是创作所需要的臆想,鬼卞说确实经历了比较灰暗的一个阶段。“就是一个自我毁灭到自我重生的过程,正好用

一个东西记录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把情绪全部倾泻到伴奏里面,所有想说的话都倾泻在歌词里,然后把他们交融在一起。”我问那被打碎掉的,现在有被重新粘合起来确立新的么? “不会确立,其实我感觉人一辈子永远都是在破碎与重建之间,往返。”

其实这过程很痛苦,非常痛苦,但这痛苦很宝贵。因为这可能是自由最理想的状态,在我们应该坚持何为正确的时候如履薄冰,在我们正走在尼采说的那条除你之外无人能走,不知通往何处的路上时,我们最自由。但保持这种类似单脚站立的姿势需要承担时刻晃动带来的不安,大部分人放弃了,于是落下另一只脚,从此在固定的位置停了下来。显然鬼卞一直在路上,仍在不停的推翻昨天的自己。

身份标签里被提到最多的就是拿五险一金的rapper,索性鬼卞发了一首新歌就叫《五险一金》,大家在评论里调侃“鬼老师快开学了,快回去备课吧。”他说开学后所有演出的事就暂告一段落,还是要好好做老师。我问他如果学生问你想当个rapper你会给什么建议?“毕业再说,先把书读好,读书一定是好事,书没读好,你也写不好歌。你要有足够的文化储备去支撑你进行艺术创作,说唱真不是张口就来。如果真的以后想做说唱,我更希望他们先让自己有足够的文化积淀,是一个灵魂完整的人,再去进行艺术创作。”

如果你喜欢嘻哈,或者因为这个节目和这些选手喜欢上嘻哈,希望不只是你的衣柜里多了Air Max 97和Supreme的宽大T,而是有勇气成为你自己。鬼卞说:“这确实需要勇气,你可以放缓你的脚步,但希望不要轻易放弃。哪怕你心中还有那样一个火种就好,哪怕现在还没有付诸行动,只要有可能性就不要轻易丢掉。”不是喜欢2pac就一定要去练饶舌扮不羁,喜欢周杰伦就要去学钢琴,是像他们一样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成为你自己,这本身就很嘻哈。

《时尚北京》:你更欣赏词写的好的,还是技巧好的rapper?

鬼卞:词,我一直认为歌词是歌曲的灵魂,旋律是装饰。《时尚北京》:未来如果老师和rapper这两个身份拉扯的比较厉害时,会先放弃哪个?鬼卞: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比较喜欢等事情来了再思考,提前去做思考,可能是浪费时间,未来是无法预设的。

《时尚北京》:为了保持创作的敏锐度,会不会渴望苦难?

鬼卞:不会渴望,该来的都会来,你只要去面对就好了。如果去人为的制造,其实你自己的情绪是有问题的,你去客观的看待一件事,和你去制造一些事情,你所写出来的情感体验是两码事,如果都写贫穷,你让一个真正很贫穷的人去写能够让人得到共鸣,还是让一个自己把钱全部都烧了的人写更能得到共鸣?《时尚北京》:节目播出后你的生活应该变成了一个接一个的通稿,感受如何?做采访录综艺会不会是rapper比较无奈的事?鬼卞:不会,大部分还是和音乐有关的,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有人说看我有点尴尬,很正常,之前也没录过。第一次就放得开那我简直就是个演员了。《时尚北京》:感觉说唱的风格会有些黑金的味道,微博上也提到过Marilyn Manson,你怎样理解黑色金属这种风格?鬼卞:谈不上理解,我只是喜欢听,它很直接,呈现方式比较暴力,拳拳到肉的感觉,我觉得把它拿到说唱里边来,可以有新的味道。

《时尚北京》:喜欢自己么?

鬼卞:不喜欢,看你怎么去看待,你一定不会喜欢前一天的你自己,因为你每一天都在往前走。我不喜欢自己的原因是我想要做的更好,是在一个上升的路

上,这种不喜欢反而会成为你进步的动力。

《时尚北京》:参赛时的痛苦来自哪里?身体还是创作?

鬼卞:累,就是累,身体上的累,想睡觉不能睡觉。创作不会让我痛苦,如果一个创作者都不想创作了,就完蛋了,《时尚北京》:最想感谢的人?鬼卞:我妈妈我爸爸,一直很支持我做我喜欢的事情。还有我自己。《时尚北京》:与时代有格格不入的感觉么?

鬼卞:不会,你已经生在这个时代了,就是被这个时代给养大的,就很合理。可能这个时代里有一些你不太喜欢,但这不该成为你与时代格格不入的理由,这个时代就像你的再生父母一样,是它造就了你这样一个人,你身上其实全是时代的印记,活在当下是件挺好的事情,眼前的就是最好的。

《时尚北京》:聊聊《夕门》那张专辑里‘魔鬼’的意象?

鬼卞: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个魔鬼,我不会刻意的去隐藏,我觉得音乐就是要去挖掘内心的东西,如果太过于浅层次了 是没有营养的,世界有光明就一定有黑暗的,如果只被光明蒙蔽,是不完整的,黑暗的部分是让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更完整,所以我不会避讳。《时尚北京》:认为自己是个有才华的人么?会在付出勤奋之前先判断自己的才华么?

鬼卞:还不够。不去判断,去做就好。不撞南墙不回头,如果用有才华与没才华就把自己做了一道判断题,这人生也太悲惨了,我希望做的是解答题,不是判断题。比判断自己没才华更惨的是,你先给自己做了这样一道判断题。

《时尚北京》对话鬼卞老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