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元晖

“前半生”已经过去拥抱未来 初见栾元晖,他给我的印象总是还停留在《我的前半生》里的白光,或者是《剃刀边缘》里的白冷晨。不过现实生活中的他却是修长身材,温和笑容,给人一种内敛和细腻的感觉。他就那么随意、悠闲地坐在那里,谈吐间带着一种看透一切的洒脱和淡然。然而,他执着于创作与演艺的精神,却渗透在这样的洒脱与淡然中,那么分明而坚不可摧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Fashion Beijing - - 文化·生活 Star Grade - 文:本刊记者 郭嘉

“白光总是用一种虚张声势的强悍来维护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他既可怜又可爱,他的可爱其实也源自他的可恨,他很真实,不装,不会转弯抹角,直接,很多时候像个孩子。”

提起栾元晖这个名字,你可能会和我一样觉得有些陌生。可是说到“白光”,几乎所有人都会惊呼“原来是他!”在那部几乎承揽了当时所有话题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栾元晖饰演的“白光”简直让人气的牙痒痒,好吃懒做,无所事事,整天跟老婆和岳母吵架……可就是面对这样一个不讨好的角色,栾元晖却在看剧本的时候一眼相中了“他”,“白光身上所有的不讨好恰恰正是他讨好的地方。”栾元晖说道。而事实上,电视剧播出之后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对于“白光”,栾元晖觉得他身上的一切都让自己演的特别上瘾,比如他的放肆、他的混蛋、他的肆无忌惮、他的不拘小节爱谁谁。“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想做一个混蛋,而是特别想体验和感受一下那种人的精神世界,也不知道自己能表现出来几分,这些未知和创作的冲动以及最终的呈现都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当进入现场进入表演模式的时候,我就可以过上混蛋的生活了,你知道我们在生活当中是很少有机会或者几乎 不可能去那样表达自己的感情的。比如当众毫无顾忌的打一个响亮的酒嗝!”

表演上,栾元晖精准的拿捏住了“白光”的所有特质,以至于看剧的时候大家时刻想冲进电视屏幕里抽他两巴掌。栾元晖坦言这都要归功于好的剧本,“故事情节、台词、规定情境都非常清晰的体现了我所要表现的东西,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读懂剧本给出的东西,然后准确地把它们表现出来。”

在栾元晖看来,人物的塑造是需要种子的,找到这颗种子,然后去滋养它培育它,它自己就会生根发芽,一旦人物自己长成了,你要做的就是在那一刻变成他。“随之那些肢体动作语言神态就会自然出现,可以设计的东西总是缺少生命力不够生动,而那些自然生发出来的,动作也好、语言也好,是剧本之内的也好,是现场即兴发挥的也好都是属于人物的,都是符合人物性格和人物逻辑的,那也是最恰当的,我认为也是最有活力的。所以我要做的不是去设计动作或语言,而是要找到那颗种子。”

“我迷恋舞台,站在舞台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主宰者。我掌控着演出的节奏,我牵动着观众的每一根神经。同样我也被观众的反应影响着。一旦达成某种好的观演关系,那么剧场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演员和观众,将会经历一个美”妙的夜晚。 ——栾元晖

虽然现在我们看见栾元晖多出现在各大影视剧中,不过毕业于中戏的他学的却是导演专业,而在毕业后的那些年里栾元晖也一直在导演这一行里做的风生水起,MV、影视剧及舞台剧,其中2005年执导的电视剧《石破天惊》荣获优秀电视剧五个一工程奖、军事题材电视剧‘金星奖’,2007年执导的MV作品《歌唱卫士美》获全国公安部“金盾金曲MTV警察音乐电视”大奖赛银奖……

栾元晖说看着别人表演有时候自己也会“技痒”,2003年他就在自导自演的根据同名电影改编的话剧《我的野蛮女友》中第一次登上舞台。“那也是我人生第一部作品,演出效果很好,我也尝到了做演员的滋味,很上瘾。”但在随后的几年栾元晖还是希望自己能在本专业做出一些成绩,直到2009年,孟京辉工作室要排演新戏—音乐剧《空中花园谋杀案》,他在剧中饰演“娘娘腔儿”汤姆,而这一演就是三年,那也成为了他做演员的一个开始。

其实在栾元晖这些年的表演生涯里,话剧曾经是他生活中最主要的部分。他说自己热爱话剧,热爱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我觉得演话剧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很纯粹,一成不变又千变万化。排练、合成、彩排、演出,每天像上班一样,同样的时间,一样的路线,来到剧场,同样的三遍钟,同样幕启,同样落幕。然而同样的台词每一天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同样的舞台调度每天也会有不同的效果出现,同样的剧场每天有不同的观众,不同的情感共鸣,不同的反馈,幕落时同样的掌声欢呼声带给你不同的满足感。”

他说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自己每年都能演一次话剧。他相信演过话剧的人都会对话剧产生一种迷恋。“排练场就 像一个有魔力的地方,那里充满了创造力、想象力,每天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去创造无限的可能,去经历迷茫和绝望,以及突破自我之后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最终呈现给观众的那一刻,你站在舞台上聚光灯打在你的身上,你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你让他们笑,让他们哭,让他们感动,让他们唏嘘。不期而至的灵感更是会让演员得到最大的快感和满足!观众的反馈就像一针针强心剂打进你的身体里,落幕时的掌声欢呼声像一股巨大的能量把你整个人装的满满的,你会带着所有这一切很满足的回家慢慢消化,然后等待着明天再次经历这一切。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我觉得演话剧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很纯粹,一成不变又千变万化。落幕时的掌声让我充满自豪感和满足感。”

聊到栾元晖最爱的表演,他感慨又唏嘘,并坦言这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因为在你所坚持的某一件事情上,你经历了无数次的打击,你曾无数次的怀疑自己,你心灰意冷,你茫然无助,但无论怎样你都无法放弃它,那么就证明你是热爱它的。用《剃刀边缘》里的一句台词来形容我的感触就是:‘有一种战斗叫忍受,有一种胜利来自煎熬!’”

无论是执导或是参演,他对自己的要求都近乎严苛与完美。“我永远都会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即便别人说好,我也会觉得那是在安慰我,所以我会反复确认,真的可以了吗?就像在拍《我的前半生》刚开始的阶段,我非常不适应,因为导演几乎都是一条过,那种感觉让我心虚。所以,我跟导演说你千万别心疼我,不要觉得吵架的戏累就心疼我,您只 要有一丁点觉得不满意咱们就重来。因为我是一个有点完美主义的人。”

如今戏约越来越多,栾元晖说:“每个人都有梦想,但贵在坚持、自信!学习就是成长的过程,成长需要经历,经历就是财富,无论是导演也好,演员也好,不要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低头努力,抬头看路,其实只要我们稳扎稳打的去做事,成功离我们并不遥远……”

从《分手大师》中夸张搞笑的露露,到《剃刀边缘》中的冷面科长白冷晨,再到《我的前半生》中的屌丝白光,栾元晖驾驭着每一个全然不同的角色,也让更多观众认识了他。如今,白光的“前半生”已经圆满结束,让我们期待之后的栾元晖带来的更多精彩。

“每一次表演都是积累,你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成长。每一次表演又都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保持住初心很重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