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北京 始于宣南

宣南地区作为北京建城和建都的肇始之地,几乎承载着所有旧京的记忆。这里既有以祭神农为代表的皇家文化,又有与其鼎足而立的士子文化、民俗文化。琉璃厂、大栅栏、天桥,构成了北京城南独特的风景,还有藏龙卧虎,星散于大街小巷之中的名人故居、会馆……这块被称之为“宣南”的风水宝地,泛指今天宣武门外至广安门内外一带,这里独特的文化形态被称为“宣南文化”。而依托于明代“京师首刹”长椿寺而建的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在这片土地上向人们讲述着宣南文化的博大精深。

Fashion Beijing - - 文化·生活 Museum - 文:陆杨

博物馆简介

西城区长椿街与下斜街交会的三岔路口处,有一座红墙灰瓦的寺院,走近一看,大门右侧赫然挂着“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的牌匾。工作人员介绍,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的前身是长椿寺。2002年宣武区政府和文物局开始彻底修缮长椿寺。除保存原有建筑格局,将它打造成了一家本身既是文物,又拥有户外及室内展场的文化博物馆。2005年对外开放。博物馆设有“悠悠宣南”、“宣南士乡”、“革命先驱”、“梨园胜景”、“城南乐园”、“百年兴商”、“民族团结”、“宣南文化保护开发成果”共八个展厅。博物馆虽然不大,但足以让观众了解早年间老北京南城的民俗文化和市井生活。

工作人员介绍说,从现存的历史遗迹和史料考证,北京城有多古老,宣南就有多古老。这里是有着三千多年建城史、八百多年建都史的老北京的源头之一。从唐代的寺院到近代的商业街,宣南现存的历史遗迹,可以帮助后人清晰地寻找文化更替的脉络。今天的法源寺便是唐代的悯忠寺,天宁寺塔是辽代的建筑,先农坛是明代的遗存,名人故居与会馆多为清代以来的建筑,这些触目皆是的建筑本身便是北京文化的真实记录,最直接地记载着北京的变迁。

而有关“宣南”的由来,要追溯到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加筑北京外城设“七坊”。其中正西坊、正南坊、宣南坊、宣北坊、白纸坊等即在原来的宣武区内。“宣南”一词正由此而来,并逐渐成为明清时期人们对宣武门以南、前门以西这一带地域的泛称,并被广泛使用。“宣南”虽然是地理概念,而围绕这一区域所形成的各种文化现象却超越了时空的限制,演变为一个具有独特意蕴的地域文化概念。这里逐渐形成了以先农坛为代表的皇家祭祀文化、以琉璃厂为代表的京城士人文化、以湖广会馆为代表的会馆文化、以大栅栏地区老字号店铺为代表的传统商业文化、以天桥为代表的老北京民俗文化等,集通俗、儒雅、华丽于一身。

“京师首刹”的前世

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所在地—长椿寺,时有“京师首刹”之称。仔细观察寺庙的建筑,会发现,寺内两侧配殿以黄色琉璃瓦覆顶,规格要高于其主建筑。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由于配殿中曾供奉明代建寺的孝定李太后和崇祯皇帝的生 母刘太后两位太后的画像,画像在清末和20世纪60年代先后遗失。馆内现存万历年间米万钟手书石碑一座,记述了长椿寺建立的经过,可谓“镇馆之宝”。

长椿寺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是明神宗生母孝定李太后为来到京城的高僧水斋禅师所建。万历皇帝为寺院命名为“长椿”,意在祝福李太后健康长寿。

据记载,万历皇帝的生母李太后,家住现在的通州地区。她自幼家贫,被父亲卖到通州的陈家,做了陈家小姐的丫环。万历皇帝的父亲隆庆皇帝在即位之前为裕王时,娶了陈小姐为王妃,李太后也随陈小姐进了王府,并为裕王生了儿子。

裕王即位为隆庆皇帝后,封陈小姐为皇后,李氏为贵妃。隆庆皇帝死后,因陈皇后无子,李氏十岁的儿子朱翊钧即位,即万历皇帝。陈皇后和李氏同时升为皇太后。然而李太后出身微贱,于是她便宣称自己是“九莲菩萨”转世下凡,并广建寺庙,想借着佛教的光环来抬高自己。李太后死后人们叫她“九莲菩 萨”,所以长椿寺里一直保存着一幅九莲菩萨画像。

另外,明代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因想念他的生母孝纯刘太后,让画师画了一张刘太后像,也挂在长椿寺内。崇祯5岁时,生母刘氏就遭父亲责罚惨死。他做了皇帝之后,追尊母亲为太后,但他忘记了母亲的模样。于是请外祖母及昔日母亲的同伴指点画工,描绘了母亲的画像,供奉在长椿寺中。

寻找归属感的会馆

工作人员介绍说,自明永乐皇帝在北京建都,当时全国各地的士人进京赶考,都是从卢沟桥方向进京,经过广安门内大街,大多聚集在宣南一带。中国地域辽阔,古时进京赶考,大多要走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加上今年未中,明年还要赴试,来回路程太远,辛苦颠簸不说,还浪费攻读的时间,大多数人索性便住在京里以图来年。清代以来北京实行“旗民分城而居”,满人可以住在城内,而汉人只能寄居城外。赴试的各种手续都要在礼部

和户部办理,为了进城办事方便,大批士子便取离礼部最近的宣武门附近的民宅居住,各地省办衙门为了方便本省县的士子赶考,也纷纷出资在此修建各种居所供省内文人居住,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士子群居的会馆。会馆是宣南士人文化的重要标志。

清代是宣南会馆的鼎盛时期,小小的区域竟林立了五百多座会馆,一条窄窄的胡同往往坐落着十几座会馆。据统计,北京70%的会馆都集中在宣南地区。宣南的会馆多数是文人试馆,也有少数商业会馆。会馆大多以省区分,各省士子在会馆里切磋本领,苦读诗书。“宣南士乡”展厅里展出了会馆乡情便是当时情景的再现。在这里,士子们可以互通有无,乡音不改,风俗相当,又冲淡了背景离乡的落寞感,他乡故知的归属感让他们在京师也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最多的时候这里曾寄居过数千士子,每天之乎者也之声不绝于耳,甚至各省的拨款和扩建也供应不上这些士子们的蜂拥而入。每到大比之年,甚至要按寄住条件 和学识地位安排士子们的住所,一些屡试不第者还要被劝退。很多应试不第的文人墨客也在这里留下了众多传奇故事和经典文章。

“宣南士乡”展厅的墙上展示了一份清代名人录,博物馆选择了从清初的顾炎武到清末的梁启超一共66位,曾经在宣南居住和生活过的著名学者。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林则徐、龚自珍、鲁迅等封疆大吏和社会名流,都曾住在宣南的会馆之中;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维新派人物居住的会馆,成了“戊戌变法”的策源地;孙中山在湖广会馆召开了国民党成立大会。会馆成了“信息中心”,这在交通不便的年代非常重要。交流信息,开阔视野,活跃思想,促进变革,形成了独特的宣南会馆文化。

应运而生的商业与娱乐

工作人员介绍,随着发展,宣南地区的大栅栏和天桥成为老北京最繁华的娱乐、商业场所,以戏曲文化、民俗文化为代表的平民文化也应运而生。

“城南乐园”展厅里有一座立体的雕像,一个伙计右手拿着一块像肥皂一样的东西,一手拿着顾客的长褂前襟,正把这肥皂一样的东西往上涂抹。工作人员说,这个伙计名字叫崔八,其实他干的行当是当时宣南最流行的行当—卖去油皂。只要看到路人衣服上有油渍就主动上前用自己的肥皂给人家洗净,蹭油免费,以此推销他的肥皂。

蹭油儿的崔八是天桥八大怪中的一位,在“城南乐园”展厅里还有另外七位各有神通的草根明星,他们都是早年间天桥卖艺、杂耍的江湖艺人。天桥成为民俗文艺集萃之地,侯宝林、新凤霞等著名艺术家由此发轫。

在“百年兴商”展厅有一台西门子牌的电风扇,传说当年皇上还在用人工风扇的时候,瑞蚨祥就已经用上了这台现代化电器。展厅里还有一处同仁堂乐家药铺的模型,这药铺的建筑结构还有讲究。它采取了进门下台阶的方式,俗称“下洼子门儿”,它寓意着病人生病来同仁堂药铺时心情是沉重的,一步一步往下走,但在买了同仁堂药效独特的药之后,可以一步一步往上走,寓意着越来越有希望。

博物馆内,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的题词“宣南史迹,源远流长,周封蓟城,金建中都,古都北京,始于斯地”很好地概括了宣武区的历史悠久和文化底蕴的深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