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小菜日亲日近

Food and Life - - 品味 - 何菲

“阿明小菜”开张10 年了。因缘际会,去阿明小菜总店南码头店那天我并未如约见到老板舒志明。他头一晚喜得二胎贵子,也是命里福报。

舒志明是湖南人,从小学徒,先后在

全国10多个省市当过大厨,包括上海的天天渔港和富丽皇宫。“阿明”是太太对他的昵称。舒志明刚来上海时还是个小伙子,当时的女友是服务员,他们恋爱时经济尚不宽裕,约会常常去吃大排档,女友有个朴素实在的愿景:如果阿明能开个小饭店,她就嫁给他。在他的勤勉努力下,愿望很快实现了,阿明也终于抱得美人归。

这样的故事版本很像上世纪90 年

代香港TVB的励志剧:从浦东南码头30平方米的大排档开始起航,经过两年打拼,阿明饭店壮大成1 000 平方米的餐馆,到如今成为沪上著名走街坊亲民路线的连锁餐厅、高星级小馆,甚至在浦西大华、梅陇等居民密集区也开出了舒明餐饮的其他品牌餐馆,实现了华丽变身,整个过程仅仅用了10年,也是坊间传奇。阿明小菜有句很牛的广告语:“身边的美食,您家的厨房,我们不生产海鲜,我们只是大海的搬运工。”

若与大酒楼相比,阿明小菜南码头店不算豪华,却清爽开朗。二楼有大小包房20多间,中西合璧,各具特色,同时配有三联包房和二联包房,适合亲友聚餐。花园露台别具一格,仲夏夜在此聚叙小酌,感觉舒畅惬意。阿明小菜的冷菜和小海鲜尤其出名,冷菜做得精致,分量够足。本帮熏鱼外脆里嫩,冷菜热吃,咸甜入味;紫薯蜂窝煤冰淇淋立意别致,体量丰厚,造型逼真,能吃到紫薯颗粒,不甜不腻,我尤为心仪。

阿明的小海鲜夜宵生意一直做到凌晨。广受欢迎不仅因为价廉物美,还因为厨师团队一直以来孜孜以求摸索新的菜式,不断给食客惊喜。海鲜池里有100多个品种的大小海 鲜,几乎每种都是当天进货,价格却令人咋舌:颇具文艺范儿的元宝虾 48 元一例、吐尽泥沙的最大规格海瓜子每50克仅售 16.8 元、扇贝8元一只、小鲍鱼16元一只、小黄鱼15元一条、千岛湖大鳊鱼每 500 克 38 元、花螺每500 克 98元、大鲳鱼也仅售128 元一条。高档海鲜酒楼的品质却卖排档价,让草根百姓食指大动之余又不必心疼荷包,贴心周到。

阿明小菜的总厨王剑是个“70后”上海男人,得正统本帮菜真传,他的师傅是上海老饭店的厨师。在扎实基本功的基础上,他不断琢磨大众口味,优化菜品结构,牛肉鱼头汤可说是两种看似完全不搭的食材的惊艳邂逅。因菜品流转快,阿明小菜的仓库面积小得惊人。冷菜一律当天做,牛仔骨之类的生肉放置冷库也绝不超过3天,加之符合当下口味的烹调技艺,阿明小菜吸引了大客流回头客。生意最好时,南码头总店的包房悉数坐满、大堂加桌不算,大门外还另支起了十张桌。

在商业社会,言必称社会情怀、慈悲利人的,或许只是伪君子,行必践商业伦理、契约精神的,一定是实干家。舒志明无疑是后者。饭店的菜品是老板秉性的铜镜,看得出舒志明是深得海派精髓的厚道人,心平细致,谦忍豁达,亦擅创新,知人善任,因此无论哪个发展阶段的阿明小菜,性价比和新鲜度都有口皆碑,且与当地居民调性吻合。如此,形成与街坊近邻日亲日近的关系,无需过度装潢伪饰,小酒小菜总也让人百吃不厌,究其原因,大概是它们寄托了某些乡土情结,使那些浪荡已久的味蕾,最终钟情朴素与家常的味道。这也使得以阿明小菜为代表的街坊餐厅拥有了更深刻的社会人伦意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