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网黑一线间

Food and Life - - 食尚 东方厨情 - 文_谢川

前段时间下午茶,两位同事各拎着三杯“喜茶”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引起一阵欢呼。买到这6 杯喜茶真心不容易,每个人排一次队限购 3 杯,碰到生日可以不用排队,直接买 2杯。我们满心感激地喝着,都觉得比“一点点”好喝。

杭州城的下午茶宠儿曾是“一点点”,奶盖超浓郁,还有同事叫着说:“送我去‘一点点’戒毒所吧,不然每天都想喝一点点,戒不了了!”这话犹在耳边回荡,心头好的位置已默默被“喜茶”占据。据说现在买“一点点”已经不用排队了,以前“一点点”可是有黄牛代购的,这批黄牛估计都转战到“喜茶”去了。

这就是网红食品,来势汹汹,后续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最简单的真理是: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标准。

例如前几年爆红的“澈思叔叔”30 分钟蒸乳酪蛋糕,开一家火一家,大热的时候,每人排队一次限购两个。我对 30 分钟就烤一个乳酪蛋糕是有疑虑的,所以一直没有特意去买。有次刚好在商场吃午饭,看着队伍那么长,烤蛋糕的香味又那么浓郁,脑子一热也就排队了。想着那么便宜,才 39 元一个,每人限购两个,既然轮到了就要把这个份额给用尽了,便买了两个,一个带回办公室与同事分享,一个带回家给女儿吃。在办公室那个,因为当时还热,十来个人 分一个小蛋糕,每人吃到的有限,大家都觉得好吃,而带回家那个,我跟女儿细细品味了一番——呀!蛋糕体没熟啊!面粉粉粉的质感,乳酪几乎没有啊!感觉就像只加了一点酸奶。

不到一年,“澈思叔叔”开始卖干的奶酪条,我内心暗笑,应该是现烤的蛋糕不热销了,有多余的了,才继续烤干成了奶酪条。过了没几个月,杭州的“澈思叔叔”在各大商场都销声匿迹了。

当然,这个还算不上从网红变成了网黑,充其量只不过是变成了“网无”。而去年被政府相关部门联合查处的“CHIKO”曲奇,真的是从网红变成了网黑。这个走的路线比开加盟店更隐蔽更快速,就是微商直销的性质,推荐别人购买就可以赚取提成。一时间,微信上都是赞美这个曲奇多么多么好吃的分享信息。据说最热销的时候一天卖 3 000 盒!终于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上门一查,材料廉价,卫生堪忧,实实足足的劣质“三无产品”,一下子从网红变成了“网黑”。

要说那屹立不倒的需排队购买的食品,在杭州应该首属“吴山烤禽”,只做烤鸡,总店天天、时时都有三四十人的队伍。如果你略迟疑要不要排队买烤鸡,前前后后的人都会很和善地告诉你:“别着急,看着人多,实际上一炉出来有个 20 多只鸡,所以等个15 ~20分钟都可以买到的。再说了,反正你明天来也是有那么多人,不如现在等等买回去了。”像这样的传统食品,也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网红食品,只不过它这样红了十多年,就因为平价又好料,在人心这张网上,得到了认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