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的世界

策划_本刊编辑部执行_司慧采访专家 _乔木森 上海市香艺研究所所长、中国香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目 录 -

香文化起源于大自然中的草木天然香料,具有香气或香味的物质都可统称为“香料”。从古至今,香料用于熏香、除秽、美容、调味、杀菌、防腐、医药、保健等生活的方方面面。

随着如今香水和香氛的普及,古老的香文化似乎有些寥落。不过,这清雅灵动的幽香虽形式不同,但神韵依旧,从远古飘逸至今,像穿越时空的精灵,贯穿古今,成为人们与自然沟通最古老、亲密的媒介。

本期我们请来乔木森老师带我们一探究竟,中国传统香文化博大精深,因篇幅所限,只能撷取部分以飨读者。

香文化

在我国,人类与香结缘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使用的天然草本植物香料,“秦汉以前,堪称兰蕙椒桂而已”。

自秦汉以后,外来香料始入中国,及至隋唐,香料对权贵来说也是稀罕之物,甚至成为社会地位的象征。据周嘉宵《香乘》记载,“晋武时(公元265 年),外国亦贡异香,适炀帝(公元 600 年)除夜火山烧沉香,甲香不计数,海南诸香皆至矣。唐明皇(公元712年)君臣多有用沉檀、脑麝亭阁,何多也。后周显德间(公元 954 年),昆明国又献蔷薇水矣。昔所未有,今皆有焉。然一也或出于草,或出于木,或花、或实、或节、或叶、或皮、或液、或又假人力煎和而成,有供焚者,有可佩者,又有充入菜者”。

到盛唐时,香料开始走入世俗生活;隋唐以后,随着人们对异国香料的追求,宋元时期繁荣的海上丝绸之路上,香料和药物成为主要的进口商品,这使得宋代香料大量走进各个社会阶层,我国至此进入了芳香文化的黄金时代,沿至明清,惠及民国以至现代。

香料更成为文人吟咏的对象,他们常用一炷香来开启一天的书斋生活,赋予其唯美的色彩和意向,将雅致、细腻的审美情趣带入了寻常生活。明人毛元淳在《寻乐编》中说:“早晨焚香一炷,清烟飘翻,顿令尘心散去,灵心熏开,书斋中不可无此意味”。

香料在世俗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把盏闻香的生活意趣也为人们带去了精神慰藉。

香型

香料按其形状分为香粉、棒香、线香、盘香、塔香、丸香、香篆、香块等,按其用途可分为熏香、佩香、涂香等;按香的制作分为末香、线香、瓣香、盘香等。乔木森则从原料来源将香料分为四大类:花卉香、草本香、木本香和动物香。

花卉香

“为爱名花抵死狂”,在国人心目中,花既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又有着天然的亲民气质。花卉可直接入香,花香也可直接品赏,甚至利用香料制作合香,调出花之香味。

如被古人称为“天香”的桂花,取新鲜桂花,以生蜜拌匀,不可过多(桂花温甜,故宜少用蜜),密封在瓷罐中,至阴凉避光处保存,也可放入冰箱冷藏室保存,最好深埋地下,越久越好。用时将桂花放在熏炉中焚香,芬芳满室。桂花香可安心神,使人内敛、内省,不忮不求。

花卉也可制成纯露,乔木森介绍,旧时多以蒸法取其露,现在则用专门制作纯露的机器制取。《本草纲目拾遗》记载,“凡物之有质者,皆可取露。露乃物质之精华。其法始于大西洋,传入中国”。

如玫瑰露,取新鲜玫瑰花蒸取,气香而味淡, 和血、平肝、养胃、宽胸散郁。

桂花露,新鲜桂花蒸取,气香,味微苦,明目疏肝、止口臭,适宜牙龈胀痛、口燥咽干。

或者制作合香,利用香味调和,调出花香之气。在以花香为主题的合香中,以制成香饼为多,其中又以梅花香饼最受欢迎。《陈氏香谱》以梅为名的香方有32条之多,时人还把制香的方法记录成歌诀,以飨后人。如梅蕊香(又名一枝香)歌曰: “沉檀一分丁香半,烰炭筛罗五两灰,炼蜜丸烧加脑麝,东风吹绽十枝梅。”其香如清寒时节,暗香浮动于悠然东风之中,非常神似。这也是古人制作合香的准则,不求形似,但求神似。

早晨焚香一炷,清烟飘翻,顿令尘心散去,灵心熏开,书斋中不可无此意味。

——明毛元淳《寻乐编》

草本香

草本香多以草本植物的叶、茎、筋等制成。在我国,最有名气的草本香一定是属于艾草的。艾草春天发芽,叶如菊叶,表面深绿色,背面密生灰白色绒毛,叶与茎具有油腺,散发出菊科植物的特殊芳香,可驱蚊蝇、虫蚁,净化空气。我国各地均有分布,以湖北蕲春县所产的蕲艾为艾中上品。

有谚语云:“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来。”艾草性温,通经络、散寒止痛。晾干陈放后,可将艾叶打成绒,制成艾条或艾柱,常用于艾灸,借助火的温热入于经络,可温补阳气,又能散寒活血。艾草还可食用,青团、艾叶粑粑等均以艾草为原料。《本草纲目》也有记载:“春月采嫩艾做菜食,或和面做馄饨如弹子,吞三五枚,以饭压之,治一切鬼恶气,长服止冷痢。又以嫩艾做干饼子,用生姜煎服,止泻痢,及产后泻血,甚

妙。”

在没有蚊香的古代,芳香植物曾是消夏的良方之一。人们常用晒干的艾草在房内点燃,闭门熏 15分钟,然后再入房,蚊虫就少了很多。陆

艾草性温,通经络、散寒止痛。晾干陈放后,可将艾叶打成绒,制成艾条或艾柱,常用于艾灸,借助火的温热入于经络,可温补阳气,又能散寒活血。

游在《熏蚊效宛陵先生体》一诗中写到:“泽国故多蚊,乘夜吁可怪。举扇不能却,燔艾取一块”,描述了燔艾”驱蚊的场景。古今驱蚊香囊中一般都有艾叶、薄荷、藿香等具芳香气息的草本香。除此之外,迷迭香、紫苏、麝香草等观赏植物也是常用的草本香。

木本香

沉香可以说是木本香的代表,国产沉香为瑞香科植物白木香,进口沉香主要来自沉香属的马来沉香、越南沉香等。我国曾有“岭南诸郡悉有,傍海处尤多。交干连枝,岗岭相接,千里不绝”的记载。由于沉香的价值高且市场需求极大,沉香资源遭到掠夺式过度砍伐。近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已经将沉香属全部物种列入附录Ⅱ。

自然条件下,健康白木香树并不产生沉香,只有受到外界伤害或真菌侵染时能够诱导白木香产生具有抑菌活性的防御性物质,这些物质与细胞其他组分复合形成的导管填充物堵塞了次生木质部的导管,形成含有树脂的木材——沉香。自然结香过程往往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

间。令人欣慰的是,目前人工结香的技术已经渐趋成熟。

沉香为传统名贵中药,同时也是一种名贵香料,在宋代就有“一两沉香一两金”的说法。沉香可行气止痛、温中止呕、纳气平喘。乔木森指出,沉香生闻香气淡雅,熏烧时则浓郁、清凉、醇厚,且历久不散。香中的“东方调”即是以沉香、檀香、麝香、香草、树脂等香辛料调和而成。沉香更可用来与茶同享,其香醇美、浑厚,反复冲泡而香味不减。

动物香

说起动物香,出现频率最高的应该是宫廷剧中的常客——麝香,但最为传奇的应属龙涎香,《本草纲目》记载其可“活血、益精髓、助阳道、通利血脉”。

龙涎香名贵且稀缺,属香之上品。古人认为,龙涎香是“龙”睡觉时流出的口水,故名。南宋张世南《游宦纪闻》记载,“诸香中,龙涎最贵重。……近海傍常有云气罩山间,即知有龙睡其 下。或半载,或二三载,土人更相守视。俟云散,则知龙已去,往观必得龙涎,或五七两,或十余两。”

龙这种生物是先人浪漫幻想的产物,龙涎香当然也不是“龙”的口水,但龙涎香确实是来自大海之中,是海洋生物抹香鲸的排泄物,为其消化道遭受损伤后的分泌物。刚排出时是黑色的,并没有香味,经过长时间的海中漂流、阳光暴晒、空气催化后,渐渐由黑转灰,上品一般为白色。在时间、光和氧气的作用下,龙涎香中的龙涎香醇产生了“如丝绒般柔感的持久香气”,且越老越醇香。乔木森曾用龙涎香与其他香料制作合香,赴法国参展,大获好评。

香器

早在战国时期,我国就有在室内熏香的习俗,但专为焚香而制作的香器直到汉代才正式出现。汉代熏香器具分为两种,一种为日常熏衣之用的熏炉,另一种是汉武帝时出现用于熏香,做工精巧的博山炉,寄托着人们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的神仙思想。此后,香器形制越发多样,如香炉、香插、香球、香篆、现代的电香炉等,材质也逐渐丰富,有陶器、瓷器、铜器、鎏金银器、掐丝珐琅、竹木器及玉石等。

香炉是最常见的器具,或品香、或熏衣﹑或陈设﹑或敬神供佛。香炉造型丰富,有博山形、火舍

形、金山寺形、鼎形、三足形等。香气蒸腾于炉内,缥缈沿炉壁而上,婉转迂回,出炉后可幻化出无比美妙的姿态。

香插既可插放线香,又可盛放卧香或盘香。香插底座附近有一个插口,以固定线香。

香筒是熏烧线香的香器,古时会放特制的香料或花朵,香气随着香筒上精美的镂空散发出来,使香气四溢。现在的香筒更多是用来盛放香品。

香球又称“熏球”,带有长链,球体镂空,分为上下两半,多用于熏衣,或悬于旧时马车或轿子之中,“香车”一说就是由这种悬有香球的马车或轿子而来。

香篆是一种专门用来燃点香粉的模具,也是计时工具。人们常把合香粉末用模子压印成固定的字型或花样,点燃后循序燃尽。

电香炉是现代品香工具,可灵活控制温度。使用时取香材投入金属香盘中,将调温旋钮调至中低档熏烤,待香材颜色变深后可将炉温调高。

茶 香

乔木森说,古人有“无香不茗”之说,茶和香历来相辅相成,互相衬托。陆羽在《茶经》中已有用茱萸、葱、姜、枣、橘皮等与茶同烹的记载。明代钱椿年编、顾元庆删校的《茶谱》也有以下介绍:

橙茶

橙皮一斤(500克)切细丝,以好茶五斤(2 500克)焙干,入橙丝间,用密麻布衬垫火箱,置茶于上烘热,随后将干净锦帛覆于茶上4个小时后,用纸封裹,焙干收用。

莲花茶

日出前,将半含莲花拨开,放细茶一撮,纳满蕊中,以麻皮略捆缚,令其经宿。次早摘花,倾出茶叶,用纸包茶焙干,再如前法。如此数次后,取其焙干收用,不胜香美。

乔木森介绍,除了熏茶,香料与茶同时冲泡,可使茶汤和茶的滋味更加美妙,香味层次更加分明。例如,可用丁香搭配红茶:取丁香 0.5 ~ 1克,用90℃的水稍烫一下,使其香味挥发,倒去水,加入 3克红茶冲泡即可。丁香香味温和、固肾养胃,可以减少茶对肠胃的刺激。也可用乳香搭配绿茶,金盏花搭配铁观音等。

古人有“无香不茗”之说,茶和香历来相辅相成,互相衬托。陆羽在《茶经》中已有用茱萸、葱、姜、枣、橘皮等与茶同烹的记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