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泽老街的乡愁与风味 / 沈嘉禄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目 录 -

已经多次来到震泽老街了,白露后趁着秋高气爽再去一次也不算多。对我这样好发思古之幽情的上海老男人来说,游访震泽,核心就在老街。将车停在旅游中心前面的停车场,穿过一片旧民居,就到了頔塘河南岸的驳岸街。这条街上有两个看点,一是农机具博物馆,记录了中国江南数千年农耕文明的痕迹;二是太湖农家菜文化展览馆,展现了太湖流域丰富的物产和周边城乡的各种美食,以及与美食有关的民风民俗。在展柜里,我看到了苏州原饮食服务公司总经理、苏州烹饪协会会长华永根先生捐献的一本古籍《农桑辑要》以及6件青花瓷器。青茶大盘底部的图案鱼游虾跳生动传神,记录了鱼米之乡的丰饶。

然后直上禹迹桥。清代为纪念大禹治水而建的禹迹桥,是一座高耸水面的石拱桥,姿态雄伟,线条简约,与朱角家的放生桥可有一比。拾级而上,站在桥顶(景区制高点,脚踏大石板上雕刻出 来的那朵牡丹花中心),抬头便可看到北岸始建于宋咸淳年间的慈云禅寺和始建于赤乌年间的慈云塔(资格与上海龙华古寺一样老。一般是先有寺后有塔,慈云寺则是先有塔后有寺),东望可以看到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的文昌阁,西望可远眺师俭堂、大顺米行和砥定桥遗址。

脚下的頔塘河宽阔平静,水质优良,河埠头上不时有人来洗菜、剖鱼、漂衣衫。河道两边布满了粉墙黛瓦的江南民居,入秋时节,微风袭来,紫薇花开得正艳,伸出墙角的几枝笑得直颤。

下桥,向西漫步而去,頔塘河北岸的这条宝塔街铺着平整而紧密的大块条石,两边的店铺楔在朴素的民居中间,相安共存。架着冬瓜梁的老民居至少也有150年历史,门口坐着三五个大妈大爷,喝茶谈古,脚边有大黄狗蹲着发呆。老房子改建装饰的店铺门口栽几盆时令鲜花,或置放着石狮石磨,绿釉大缸里游弋着斑斓锦鲤,成串的大红灯笼从

屋檐垂落,幌子赫然写着一个“酒”字,落地招牌上画着动漫,二次元风格的信息符号,召唤着年轻人来此歇脚,葡式蛋挞正好出炉。

传统一路的更多,古玩店里琳琅满目的苏绣补子青花瓷,说不尽乾隆爷的南巡故事。丝绸店里的高领高开叉改良旗袍,走出了民国月份牌里的桃花美人。泳良糕团店里的鲜肉月饼刚刚出炉,阿婆团子店里的咸菜团子已经卖光,缘源园的猪油汤团在锅里翻转,安仁轩里的三鲜面和蛋黄馄饨卖得正疯,画馆里迎来了双休日前来习画的小朋友,棋馆里走进了永不言败的老大爷。街上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竹声:又一家奶茶店在今早开张!

我们一行是慕名去老严卤菜馆吃面的,进去一看,座无虚席。靠西墙的四条屏下,一对评弹票友正在演出《宝玉夜探》。这是老严家双休日的保留节目。

“老严卤菜馆”的老板叫严鑫荣,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苏州吴越美食推进会会长蒋洪的徒弟。老严在震泽城里开了一家“美佳乐卤菜馆”,以太湖菜立身扬名,苏帮卤味也做得极为出色,生意着实红火。而在老街上开的这家卤菜馆,便以当家卤味和苏帮面点近悦远来。我们坐定后,老严招呼着赶紧上茶和茶点,不一会儿,热腾腾的大碗汤面上桌,红汤免青,小阔面上顶一株碧绿生青的菜心,赏心悦目。八仙桌上排开了卤鸭、卤鸭肫、烧鸡、盐水鹅、爆鱼、鸡汁笋丝、素烧腐竹、卤汁黑豆干等,还有咸菜碟跟进,切得一丝不苟。毛竹筷子挑起来吃,一口面一口卤味,鲜香满口,再喝一口热汤,一股暖流顺着食道入肚。

又涌进一批吃客,听话音也是上海人,据说从网上得到信息后特意寻来的。“想死了老严家的卤鸭与爆鱼双浇面。”一个美眉兴奋地说。吃了面,继续沿着老街向西而去。宝塔街因慈云塔而得名,但老街上最吸引我们的还是师俭堂。师俭堂建于清代同治三年,占地3 700平方米,是内有大小房屋147间的大宅院,集河埠、行栈、商铺、街道、厅堂、内宅、花园、下房于一体,为江南建筑中设计精巧、商住两用、交通便利的宅院。师俭堂中最令人勾留之处,我认为是“锄经园”,小园占地仅300 多平方米,却亭台楼阁俱全。师俭堂于1995 年列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了,震泽还有一处国保单位。在哪里呢?喏,站在师俭堂前举目回望,镶在层层拱门之间的慈云寺便是。短短一条宝塔街368米,一东一西就坐着两处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在全国也属罕见吧!

震泽是中国蚕丝文化的发源地,桑蚕重镇,丝绸故乡。不过,与周边多个已暴得大名的江南小镇

相比,旅游开发起步较晚。但起步晚也有好处,就是可以吸取他者的经验,为我所用,扬长避短,

另辟蹊径。

2003 年,宝塔街进行全面改造与开发,原住民非但一户不迁,政府还投入巨资清理河道,修复公共环境,保护、修复一批危房简屋,这样一来,原有的生态环境和内循环系统都被保存下来了。现在老街两边沿街有四五十户居民,商铺三四十家,都由当地人自己经营,政府对经营项目设置了门槛,尤其不允许污染环境或产生噪音的产品进入。我多次往访老街,发现这里没有油炸臭豆腐,没有油墩子,没有烤羊肉串之类的烈火烹油。居民的生活污水和餐饮业的污水全部排入管道,不准排入河道。所以,老街的石板路上没有滑腻腻的油渍污痕,頔塘河上也不见漂着一滴油花。

来到斜桥路口,我们进入一家茶楼歇脚,此家茶楼以“四碗茶”驰名,四碗茶即水潽鸡蛋、饭糍茶、熏青豆茶、清绿茶。按震泽风俗,水潽鸡蛋也算茶,起初用来招待毛脚女婿,后用于招待一般客人。饭糍茶招待过永乐皇帝,这显然是传说。饭糍茶的食材选用太湖优质粳稻,在灶头上煮饭,锅底焖成饭糍,晾干后的饭糍久放不坏,掰几片置于青花瓷碗中,撒上白糖,沸水冲入搅匀即成。第三碗是熏青豆茶,烟熏后的青豆加上胡萝卜干、白芝麻、黑豆腐干配制,啜上一口,清醇无比。第四碗是青绿茶,可龙井也可碧螺春,主要供茶客慢慢啜 饮。我们临河而坐,喝着10元一杯的清茶,看看河面上的美景,惬意极了。

接着,驾车行驶数几分钟,应蒋洪会长之邀去老严的“美佳乐卤菜馆”品赏“震泽家宴 秋季版”。前菜有白斩鸡、苏式熏鱼、醋浸海蜇、葱油莴笋、桂花糖藕、咸菜毛豆;热菜有芡实虾仁、扁尖炖老鸭、冰糖鳗鱼、栗子红烧肉、葱爆菱角、芙蓉昂刺鱼、大头菜银鱼等,点心是桂花拉糕与苏式月饼。老鸭、板栗、红菱、糖藕、芡实都是时鲜,味道自然不在话下“。大头菜银鱼”这道菜相当有意思,吴江农家自腌的大头菜切成细丝,与寸把长的银鱼干一起入锅快炒,临起锅前加了几根青椒丝,赏心悦目,咸中带甜,鲜香自然,回味悠长,也是一道清目爽口的酒粥小菜。芙蓉昂刺鱼每人一例,昂刺鱼去皮出骨切片,氽得极嫩,下面垫稠稠的蛋清羹,再加数叶碧绿生青的莼菜。莼菜不是春天才有的嘛,难道这是罐头货?坐在首席上主导品评的华永根老师告诉我:太湖莼菜的采摘时间从清明到霜降,主要在两季,秋天也可大量收获。

此前华先生已经告诉过我,太湖莼菜本是野生,至明万历年间开始有人工培植。明代万历之后,太湖莼莱被列为贡品。杭州西湖也有莼菜,但数量上远远不及太湖流域。莼菜之美,在《耕余录》上有点赞:“蕙味略如鱼髓蟹脂,而轻清远胜,比亦无得当者,惟花中之兰,果之荔枝,差堪作配”。

芡实就是鸡头米。这货现在身价大涨,在同里旅游时人们常可看到河边有老太太在剥鸡头米。新鲜的鸡头米每500克要卖到120 元,干货在超市里有售,味道与口感就差多啦!美佳乐的这道芡实虾仁极具太湖风情,现剥河虾仁微微泛红,形态赛过赤金钩,鸡头米则珠润玉圆,两者相配,不仅味道鲜美,形态上也可作“金玉满堂”之想。

2014 年以来,震泽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国商业名镇”、“国家4A 级旅游景区”,去年还被住建部列入“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这充分说明震泽在文化、商贸、旅游三方面的融合上取得了丰硕成果,留住了乡愁,留住了风味,也留住了人情。

慈云寺、慈云塔和禹迹桥

沈嘉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坛好吃分子。

老严卤菜馆的苏式汤面

板栗烧肉

芡实虾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