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代夫散落在印度洋上的翡翠 / 杨秉辉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目 录 - 文_杨秉辉

瀚的印度洋碧波万顷,在印度次大陆浩

的南端,北距印度约 600 千米,近 9万平方千米的海域里,散布着1 000多个大大小小的环礁和珊瑚岛,组成了一个名叫“马尔代夫”的国家。

马尔代夫地处赤道附近,属热带海洋性气候,年平均气温为28℃左右,并无四季之分。年降雨量在 2 000毫米以上,湿度颇大。炽热的阳光、丰富的降水,对植物的生长十分有利。随风飘荡着气根的榕树、众多侧根高翘地面的红树林、棕榈、芭蕉,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阔叶树使得各岛上无不绿树成荫。马尔代夫1 000 多个岛屿绝大部分为珊瑚礁,它由珊瑚虫的骨骼形成,破碎的珊瑚在海浪冲击与风化之下变成了细细的白沙,形成了绝佳的白沙滩。

马国的岛皆甚小,连首都马累所在之岛也不足 2平方千米,人口仅1.5 万人,据说是世界上最小的首都,因为再小些的国家也就没有“首都”之说了。首都应为在众多都市中的“首要之都”之意,其实马尔代夫也仅马累一城而已,不过因为国土分散,而此地设有国事办公机构而被视为“首都”罢了。

马国人口约36万,分布于200个小岛之上,皆为马尔代夫族,信奉伊斯兰教,多以捕鱼为生。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马国在印度洋中,光靠吃鱼终究有限,何况大型捕捞需有造船、冷藏、加工等工业支持,终非马国强项,但马尔代夫地处赤道附近的大洋之中,尽得阳光、海水之利,各岛之上椰树婆娑、滩平沙白,兼海产丰富、水果香甜,乃发展旅游业之极佳条件。于是马国政府建设交通、加盖馆舍、培训人员,至今能接待各国游客的岛屿已达70 多座。

马国旅游,各岛设施不同、售价不一,接待人员皆当地人,肤色棕黑,脸型有几分像印度人也有几分像非洲人,说英语,热情礼貌,显然受过专业训练。我们所去之岛离马累较远,需乘水上飞机前往。负责安排我们乘机的小伙子,穿飞机公司的黑色制服,身材高大、明眸皓齿,一头卷发,面带笑容,十分讨人喜欢。我们十来个人坐在那里,他用手逐一点了好几遍,似乎才将人数确定下来。

飞机在水面上犁出了两道白浪,大约1分钟,调了一个头便升空了,十分平稳。飞机迎着阳光在印度洋上空向西飞去。透过舷窗向下望去,但见

印度洋波平如镜、水色深蓝,马尔代夫国的一众岛屿逐一进入眼底,由于飞行高度有限,岛上屋宇都历历在目。诸岛形状各异,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如环,或如弓,但尽皆苍翠、呈深绿之色,宛如散落在印度洋上的翡翠,四周白色沙滩,看上去如白色镶边,真是美不胜收。

飞行约半小时,飞机下降,在水面滑行片刻后戛然而止。下得飞机却见只是一个趸船,再由岛上旅店派来人员及船只接去。船行约10 分钟,到达我们预定酒店的岛屿,这岛叫 vakarufalhi,估计是当地人的叫法,读来颇不顺口,我们遂以旅行社的说法称之为“快乐岛”。船到码头,但见一排岛上职员已在迎候,逐一送上饮水,又送上洒了香水的小方巾,供擦汗之用,果然宾至如归、十分快乐。走过栈桥便是酒店大堂,全岛的客房皆属酒店管理,事实上,该岛并无其他居民,“岛即酒店、酒店即岛”。客房为一幢独立别墅式房屋,茅草为顶,房间约 40 平方米,室内空调、电视、冰箱、酒柜一应俱全。门前露台上放置桌椅卧榻,供饮茶听涛之用。

门前十步即是沙滩,沙滩之外即是浩瀚的印度洋,离我们所住之处只十余米。是夜,特意坐在露台上聆听印度洋的涛声,四周静谧,风声、树声亦或因知我欲听涛声而暂匿。所谓“鸟鸣山更幽”,印度洋的阵阵涛声更显得这世界无比清静。及东方发白,知将日出,急取摄影器材,果然,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片刻已是霞光万道,感叹世间时日便是如此日日新生,又是新的一天了。

快乐岛的面积恐不足0.5 平方千米,环行一周仅需 30 分钟左右,有客房约百余间,另有餐厅、酒吧、商店、球场等。工作人员皆当地居民,唯一西人是餐厅大厨。餐厅中除猪肉外,似乎应有尽有,食品十分丰富,烹调亦甚得法,亦有啤酒供应。岛上生活安适祥和,游客相见,不论肤色、不分老幼,多相视点头或挥手致意。

一次如临世外桃源式的休息,三四天的时间只是放松了一下身心而已。回到尘世,还不时想起那里的阳光、那里的海水、那里的椰林,那白色的沙滩、蔚蓝的海水和穿着彩色筒裙、从事各项服务的黑皮肤的小伙子们,那就是马尔代夫——散落在印度洋上的翡翠。

p78

作者钢笔画的马尔代夫快乐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