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天,舌头去哪儿了

Food and Life - - 东方厨情 -

正午12 点,34℃的上海,灼热的阳光透过我晒得发烫的头发直抵舌根,把最后一点对食物的欲望蒸发殆尽。

这种时候,一瓶高热量辣舌头的冰可乐,或是一根又甜又腻的冰淇淋,绝对比吃饱肚子更令人神往。即便真的为了解决饥饿感,一碗冷面、冷馄饨,也胜过山珍海味——花生酱要浓厚,辣椒油要红艳辛辣,醋一定要酸溜溜的山西老陈醋,豆芽要细,香菜要多,如果加一份海派八宝辣酱浇头就更好了。

夏天,还真的就是一个五味杂陈的季节。相比春天的小骚动、秋天的小忧郁、冬天的小慵懒,夏季是热辣而充满活力的。满大街弥漫着烤羊肉串的孜然味、炸鸡排的香味、西北面馆的土豆牛肉盖浇面的甜热味……在这些食物的气息与满 大街热裤美女散发的香水味中,还能分辨得出飘过来的香味是麻辣小龙虾还是十三香小龙虾,才是真正的“吃货”。

能让精致优雅的上海人不顾吃相,冒着一身名牌溅满油腻的风险,忘却大蒜入口即散的霸气味道,同时放下亲爱的手机去大快朵颐的夏季食物,恐怕也就是小龙虾了。鲜活的小龙虾颜色没有煮熟后的那么鲜艳,当它们成为食物时,绚烂的红色浸没在各种不同的口味中,让人难以抵御。

最出名的小龙虾昵称“麻小”,其实就是麻辣小龙虾,重油、重辣、 重花椒,绝对重口味。如果你近距离观察厨师烧小龙虾,会发现那些佐料炒在一起已经够刺激了——烧一锅热油,姜、蒜片扔进去煸至焦黄,随后放入辣椒、花椒、小茴香、陈皮、白芷、八角、桂皮、甘草等“秘制香料”,一勺子料酒下锅,热气冲天。随着厨师长勺乱舞,一大群小龙虾翻滚跳跃就成了热气腾腾、色彩斑斓的一大盘。戴上手套心急火燎地剥开,喂到嘴里立刻让人以为舌头受了伤,心跳加快,热汗直冒,这时候大脑会分泌一种类似吗啡的人体自带麻醉剂——内啡肽,于是你感到很美好,还会爱上这种感觉。

武汉也是一座江滩城市,武汉人喜欢夏天吃火锅。小时候,我常常看到大人光着膀子,坐在火锅店里喝着冰镇啤酒,那种惬意的感觉很令人神往。后来才发现,啤酒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重口味的火锅。红油荡漾的一锅子底料,里面辣椒、花椒各种香料,烧得透红的

火炭,铜锅子“嗞嗞”地冒着白烟,牛、羊肉涮几秒就可以了。麻酱、沙茶、蚝油、芝麻、香菜、辣椒面、麻油、芝麻酱搅和成一碟子蘸料,涮出来的东西蘸上这厚厚的一层,才成为“进口的产品”。配菜必然是糖醋大蒜、蒜泥黄瓜,杀菌、清火、退热。舌头是没知觉的,浑身的负能量和烦心事似乎都随着汗水流出了脑门和脊背,伴随着空调吹来的冷气白烟,喝下一口冰啤,真是有如江上春风,外热内凉,无限舒爽。

中国人的夏天,真的离不开重口味。如果仔细盘点,北京的爆肚儿、京酱肉丝,成都的麻婆豆腐、尖椒小炒肉,广州的菠萝蜜煲鸡、榴莲炖鸡,哈尔滨的烤串、蚕蛹……哪个不是疯狂刺激味蕾的杰作?

盛夏,人人都是重口味。带着一种“舌头去哪儿”的感觉走出餐 厅,人们会继续他们的小文艺、小清新或者小繁忙。毕竟吃饱了才能好好奋斗,对生活优越的现代人来说,吃饭再也不是为了活着,而是为了取悦舌头,让它卷进食物的同时取悦自己的心灵。胖也不怕,就告诉朋友们,这个夏天我长的不是肉,是我的血汗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