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伶醉与徐水白菜 / 何菲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

如果没那几个优秀的铁杆哥们,我不会知道河北保定还有一个地方,名曰“徐水”。

他们都来自徐水,毕业于省重点徐水一中,高考以后去往五湖四海,成为行业翘楚,这不由让我对地理版图上陌生、人文版图上亲近的徐水刮目相看。

徐水坐落于冀中平原,古为燕赵旧分界,宋辽古战场,今为京畿重地,毗邻雄安新区。事实上,徐水原先的两个镇都被划入雄安新区。徐水有三宝:白菜、萝卜、大晒药(红薯),还有一款很有名的白酒——刘伶醉。

徐水酿酒有千年历史,刘伶醉酒的美谈传颂至今。刘伶系晋朝竹林七贤之一,嗜好饮酒,放浪形骸,酒量之大,举世无双。刘伶与徐水人张华是知交,曾千里迢迢赴徐水访张华,张华以当地佳酿款待,刘伶饮后无思无虑,其乐陶陶,留下“酒醉三年方醒”的传说。

“刘伶醉”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此酒以徐水当地产的 9 种粮食为原料,取太行山下古流瀑河畔的甘泉酿造,又以刘伶墓所在地张华村的芳香泥土封窖,发酵陈酿而成,酒色明澈,酒质甘醇,被誉为“小茅台”,曾获“巴黎博览会特别金奖”“中国驰名商标”等殊荣。

值得一说的是“刘伶醉”烧锅遗址,它位于徐水刘伶醉酒厂厂房内。遗址建于宋金时期,其中16个古发酵池已有近900年的连续使用历史,既是生产设施,又是历史文物。经考古专家鉴定,它是中国目前发现历史最早且从未间断使用的发酵池群,是中国蒸馏酒的发源地之一,被列为中国第一批白酒文化遗产景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再说白菜。对于南北差异,网上曾有“买白菜,南方一次半棵,北方一次一吨”的戏谑。梁实秋也曾在书里描写“:在北平,白菜一年四季无缺,到了冬初便有推小车子的小贩,一车车的白菜沿街叫卖。普通人家都是整车买,留置过冬。”白菜抵百菜,缓解了北方百姓在相当长历史时期内过冬无叶菜可吃的焦虑,至今仍在北方蔬菜界占据不可动摇的王者地位。每每聚餐,那几个徐水籍哥们儿微醺时,常会忆起家乡的白菜。

徐水白菜究竟美味到何种程度?最会研究休闲生活乐趣娱情的清代美学达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记载:“菜类甚多,杰出者则数黄芽。此菜萃于京师,而产于安肃,谓之‘安肃菜’,此第一品也。每株大者可数斤,食之可忘肉味。不得已而思其次,其惟白下之水芹乎?予自移居白门,每食菜、食葡萄,辄思都门……物之美者,犹令人第食不忘,况为适馆授餐之人乎?”他将安肃菜列饮馔部“菜”篇。

安肃,即今天的徐水。李渔认为徐水黄芽(即大白菜)是蔬菜中最美好的上品,因此每次吃饭都忘不掉它。据说,徐水白菜已有1600 余年历史,清顺治年间被封为贡菜,宽大层叠的翠绿菜叶和莹白剔透的菜帮,是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翠玉白菜”的硕大版。李渔生于浙江兰溪,先后迁居如皋、金华、杭州、南京,生活圈多在江南。江南物候丰饶,不过李渔认为,能媲美安肃黄芽菜的菜蔬依旧难觅,念兹在兹,只能以水芹菜聊以替代,终归遗憾。

李渔的饮食之道是脍不如肉,肉不如蔬,他 对蔬菜有着深刻的理解,认为从来至美之物皆利于孤行,不能用太复杂的烹饪方法,素宜白水,在一箪一箸中寻求恬淡自然。能用白水汆烫的徐水白菜,苗叶鲜嫩,盈盈然脆美多汁,堪称尤物。徐水当地人多用熘炒、凉拌或炖粉条的烹法,尽量保留原味。因产量有限,很多年间,真正的徐水白菜只有部级以上干部才得以享用。在我想象中,若用“刘伶醉”浸泡干贝数枚,与徐水白菜略加汆煮,应是南北通吃的清口美物。

北方冬季干冷漫长,万物萧条,过往岁月里人们冬天只能吃到极为有限的几种蔬菜:土豆、萝卜和白菜,绝大多数绿叶蔬菜难觅其踪。白菜凭借自身坚韧皮实、易储存且口感尚可的优势脱颖而出。与土豆萝卜相比,白菜相对烹法丰富且有叶菜的清甜和纤维感,若能小心照看,扒去几层白菜帮子,菜心能吃到来年开春不腐。霜降后囤白菜,仍是许多中年人美好难忘的童年记忆。即使如今物资发达,白菜依然是普通北方家庭冬季最朴实温暖的情感寄托,并成为永远的乡土记忆。

有好几次在魔都聚会,平素吃遍珍馐的几个徐水哥们儿在酒菜酽足后总觉得少点什么,追加两道下酒菜,一是花生米,二是凉拌白菜心,如此才妥帖。所谓“圆满”,就是时间刚刚好,此时若再喝两盅“刘伶醉”,此情此景就不止涵盖了徐水人的半生履痕,更有了人情之大善和南北方文明之大美,有了不能被描述的诗意与风流。

“刘伶醉”取太行山下古流瀑布河畔的甘泉酿造

何菲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市情感作家,专为本刊撰写熟男熟女的奇情美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