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棉”秘史 / 杨忠明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

照片里,老上海“红棉酒家”闪烁的霓虹灯能与马路对面的“大世界”游乐场平分秋色,我的朋友陈以智兄给我讲了一段红棉秘史。

他的曾外祖父盛丕华,宁波人,工商界爱国民主人士,曾任上海市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盛先生 1895 年来上海,先入“宝成银楼”当学徒,后到“新宝成银楼”当账房助理,之后和儿子盛康年一起为我党工作。1939 年 10月,南浔张澹如 (张静江之弟)在上海延安东路西藏路口西北拐角处宁商总商会内开设“红棉酒家”,盛丕华担任董事长。

酒家生意大好,由虞洽卿、袁履登、闻兰亭等人发起,以盛丕华、包达三等人为核心的星期聚餐会开始。起先只谈生意,后来形势有变化,袁履登、闻兰亭当了汉奸,盛丕华对他们规劝无用后两人退出,进步人士黄炎培、胡厥文、胡子缨等加入进来,这是解放战争时期比较有名的“聚餐会”。1948 年 11月15日,中国民主建国会总会在“红棉酒家”召开常务理事会,决定授权黄炎培、胡厥文、盛丕华全权处理总会会务。同时组成临时干事会,负责上海分会的地下工作。

“红棉小开”盛康年的岳父是上海富商周纯卿,周家拥有上海的“一号汽车”,沪上赫赫有名。1946 年 2 月 24日,工商协会在“红棉酒家”举行成立会议,到会工商界人士46 人。1946 年 9月 2日,冯玉祥从上海启程出国“考察”当天,盛丕华等上海各界民主人士在“红棉酒家”举行由郭沫若主持的欢送会。

“红棉酒家”是当时沪上最顶级的酒店之一,主营粤菜,由广州、潮州、东江三个地方风味菜组成。从前沪上老弄堂里住的广东人很多,他们在上海开埠后乘着海船来此经商。当时在上海做买办的大多是广东人和宁波人,他们生活在沿海,海鱼吃得多,鱼油中的不饱和脂肪酸摄入多,所以脑子比内地人灵活,会做生意。上海南京路上许多大公司都是广东人开的,虹口区、黄浦区有的整条新式里弄住的全部是讲究吃的广东人。

咸丰年间,广东菜传入上海滩,粤菜馆最早出现在虹口一带。广东菜讲的是清淡爽口、菜色淡雅、口味鲜嫩,汤菜最佳,烹调方法以炒、煎、烩、烤、灼为主,小炒下酒最清口,烤肉吃口最香鲜,蚝油牛肉、脆皮乳鸽、葱油鸡、烟鲳鱼、烤乳猪、蛇羹、咕咾肉、鱼生粥、腊味饭,味道鲜香,让你打耳光也不肯放下筷!

民国年间,南京路上永安、新新、先施公司开张后,来沪广东人骤增。四川北路一带广东菜馆最多,有“味雅”“安乐”“翠乐居”“天天”“粤商大酒店”等。南京路附近粤菜馆遍布,有“东亚酒家”“新新酒家”“大三元”“杏花楼”“梅园”“桃园”“新雅”。粤菜馆还有“大东酒楼”“大同酒家”“冠生园”“老广东菜馆”“新华酒家”“红棉酒家”“新都饭店”“南国酒家”“美心酒家”“陶陶酒家”等。

上世纪 30 年代的上海金牌歌星、苏州人张露(张秀英)的几曲老上海歌曲《小巷春》《容易记起你》《蜜月花车》《蓝色的探戈》《迎春花》《给

我一个吻》风靡申城,张露应邀在“红棉酒家”“罗兰咖啡馆”等处献唱。一时间,西藏路上无人不识张露。

抗战胜利后,“红棉酒家”专供民主进步人士活动之用,盛先生还经常邀请进步学者如马叙伦、金学成、孙晓村等人来演讲,讲析政治时事信息,议论民主和平问题。

著名美食家唐鲁孙先生曾写道:有朋友在南京大戏院看完电影,就顺步进了红棉晚餐,要一份小盆蟹黄翅羹,觉得味道不错,叫堂倌再来一个,堂倌一看这二位是阔吃客,当时推荐今天有鲍鱼大包翅,两人也就欣然来了一份中盘的,的确汁稠味浓,火工恰到好处,可是吃完一结账,两人倾囊以付,尚且不够,祗好把灰背大衣留下做 押,才能出门。老实说,红棉的广东菜,讲烹调技术,不但在上海要属第一,就是跟广州香港比手艺,也是毫不逊色的。他的头厨是广州陶陶酒家出来的,一味卷筒鳜鱼,真是细嫩柔滑,整盘鱼卷不可以发现一根鱼刺。

以智兄告诉我,旧时郭沫若、冯玉祥、梅兰芳、荣毅仁等名人都喜欢去“红棉酒家”吃饭聚会。曾有对夫妻在“红棉酒家”点了一盆干烧冬笋,吃完,账单显示天价,问堂倌为何这么贵,厨房里抬出两大筐去掉笋尖的冬笋,原来这款干烧冬笋全部是用极嫩的笋尖烹制的!新华影片公司的老板张善琨要拍十部古装片,在“红棉酒家”大摆宴席,招待编导演摄录美等主创人员,上官云珠、顾也鲁也应邀到场。

1946 年,中国民主建国会总会迁至上海,盛丕华加入,并成为民建上海分会的创始人之一。他把“红棉酒家”三楼改名为“红楼”,不接纳一般顾客,专供民主人士聚餐。这些爱国进步的民主人士借聚会之名,在“白色恐怖”下商讨国事,留守上海,迎接解放。

在盛丕华的策划下,“红棉酒家”不仅仅是饭店,还为海派书画艺术传播添上浓重一笔。1945年 1月1日,红棉酒家三楼举办“红棉画厅”开幕式,田桓任理事长,洪庶安任经理,王雨桐、丘子佩、徐述祖、洪庶安、马木轩、冯超、程寰西、魏友琹为理事。1月22日,“红棉画厅”首次举办名家个展——陶冷月画展。1月 29日举办况又韩、陈蒙安书画展览会,4月29日主办田寄苇书画展览会。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再也查不到有关“红棉画厅”的画展消息了。

“红棉”秘史诉说着老上海那一段往事,如今,曾经是党和民主爱国人士活动重要阵地的“红棉酒家”早已了无踪影,盛家两代人为新中国解放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

杨忠明 旧闻、食事作家,上海作家协会会员,海派雕刻多面巧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