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不得用吗 / 杨秉辉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

救护车“呜呜”地叫着,停在了省立医院急诊室的门前,护士迅速推过来一张推床,把救护车上的病人移到推床上,快速向急救室推去。医生已经在向家属询问病史。

推床上躺着的病人60 多岁,胖胖的,谢顶,面色发青,呼吸急促。有妻女二人相伴,称病人今晨起床时突然胸痛,甚是剧烈,出了一身冷汗,人站也站不住了。病人之妻央告道:

“医生,无论如何救救他,有什么好药尽管用!”

“过去有什么病没有?” “有高血压、糖尿病。”

“控制得好吗?” “哎哟,医生唉,他这个人吃药没得用,中药、西药吃了等于白吃。” “怎么会呢?在哪家医院看的呢?” “哎哟,看的医院多啊,你家医院也看过两回的。”

医生翻了翻门诊病历,确实看过病,也到自己的这医院来看过,开过不少药。心想一定是没有认真服药,以致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急诊医生不再问了,抢救病人要紧。医生检查结果是:病人神志淡漠、血压86/54 毫米汞柱,心率 96 次 /分,随即做心电图检查,证实为急性心肌梗死。于是宣告病危,进行抢救,不在话下。

病人姓卜,名德庸,曾参军,复员后在铁路局做些后勤采购工作。改革开放后辞职“下海”,经营一家物流公司。卜某人“头子活络”,几年下来掘金不少,事业兴旺,心宽体胖。公司事务逐渐交由女儿、女婿具体打理,自己落得享福,抽烟、喝酒自不必说,每日功课便是与朋友吃喝,拿卜某的话说“生意是饭桌上吃来的”。

卜德庸在铁路局工作时体检即发现有高血压,医生也曾开了控制高血压的药,关照要认真服用。不过卜某并不介意,说是其父母皆有高血压,遗传的,似乎这病是遗传的就不要紧了。在卜某看来,高血压者甚多,连他们局里的局长、书记也都有高血压,似乎这高血压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反正,查出有高血压,但是不痛不痒,配的药想起来就吃两颗,想不起来就拉倒。

过了两年再体检,还是查出高血压,医生仍是开了药,关照要认真服用,卜某是“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

又过了几年,女儿大专毕业,学的是会计,就

在自家的公司挂个名——财务总监。又两年,女儿结了婚。老卜夫妇对这个乘龙快婿甚是满意,索性叫女婿也辞了职,做起了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总经理助理果然不负重望,把物流公司弄得有声有色。

却说卜某的这位女婿深知老丈人吃穿不愁,关心他的健康应是最好的切入点,除了不断送人参、燕窝之外,还为岳父、岳母安排了高端体检,由高级专家会诊。结果是血压、血糖、血脂俱高,专家开了降压、降糖、调脂的药物,关照要认真服药,少吃油腻之物,多做些体力活动。卜某觉得医院要赚钱、医生要吃饭,说你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也不足为怪。其实这些血压、血糖问题对他来说已经多年,不但并无不适,而且亦无损健康,所以也不必大惊小怪,配了药就吃一点,忘了也就算了。

卜德庸喜欢吃咸,几乎无咸不欢。即使早餐在家喝点粥,也要酱菜佐餐,一瓶扬州特产“三和酱菜”,一餐就能吃下半瓶。夫人主厨事,亦曾听说高血压的人不能吃得太咸,不然血压不易控制。一次吃饭时说起此事,孰料卜某说:“旧社会穷人天天吃咸菜、萝卜干,咸得要死,有几个得高血压的?”

夫人一时语塞,只好说:“总归吃得淡点好,电视机里说的。”

“听他鬼话?人不吃盐不行,我们扬州自古以来最有钱的就是盐商,就是因为人人都少不了盐。”

一场关于吃得淡些好的讨论无疾而终,卜某每天半瓶酱菜如旧。

关于应该吃得淡些,专家看病时或许没有十分强调,但是不要吃得过于油腻是明确说了的。不过,卜某觉得他并不喜欢“大肥肉”,鸡、鸭、鱼、肉经过腌制,已经是“走(了)油(的)肉”了,当不属油腻之列。

因为查出糖尿病,专家是说了饮食控制之事的,但是到了卜某的概念里就只剩下“少吃点饭”这么一句话了,于是基本上不吃或只是象征性地吃一点点饭,在卜某看来这就是控制饮食了,因为听说糖尿病的人要控制的是糖分,鸡、鸭、鱼、肉自不在其列。

卜某嗜烟如命,老婆叽咕过,女儿劝说过,当然俱无效果。女婿烟是不送的,因为老婆不允,酒是不断送的,丈母娘、老婆都知道此物舒筋活血,而且专家都说:“少量饮酒有益健康。”

卜德庸自从部队复员之后,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很少运动,及至下海经商,多吃少动,衣带渐宽,形体日胖,因为查出有糖尿病、高血脂,医生自然说过要增加运动之事,不过卜某连吃药都不重视,就更不重视此类建议了。卜某日渐肥胖,渐渐地稍微走几步路就有些胸闷气短了,女儿说:“爸爸要多锻炼才好。”卜某知道的确应该多锻炼了,不过稍走几步路都喘,还能做什么锻炼呢?

走几步路就喘的事让卜某脑子清醒了些,看来是身体不好了,要关注健康了。于是女婿立即预约专家,检查下来,什么血压、血糖、血脂、血尿酸无一不高,动脉硬化、心肌缺血、脑血供不足样样皆有,心脏科、神经科、内分泌专家反复会诊,问题实在太多,医生按病处方,药开了一大堆。卜某对女婿说:“不得(别的)办法,只好吃药了。”

卜某药吃得不少,医生关照要控制饮食、吃得清淡,还有什么戒烟少酒之类的话,根本就没听进,生活一切照旧。半年下来复查,哪知各项指标也一切照旧。卜某心中纳闷,又悟出个“各人体质

不同,我这个人吃药不得(没)用”的“道理”来。

老丈 人“吃 药 不 得用”,女婿的人参、燕窝、冬虫夏草、铁皮枫斗送

得更勤了,卜某心想:西

药不得用,中药或许好,更何况女婿送的全是补

药,不可能对身体没

有好处,于

是认真吃

“药”。

吃了

大半年“药”,

卜德庸心肌

梗死送进了

急诊室。

卜某出院回家。医生开了降糖、调脂、抗凝的药物,嘱咐认真服药,还强调要控制饮食、戒烟,定期复查。经此一病,卜某觉得性命要紧,他听医生说过,像他这样心梗过的人便是再发心梗的“高危对象”,要是再发,只怕就“不得命”了。要防止心梗再发,只好吃药,“不得用”也得吃,因别无他法。至于控制饮食,卜某也仍只是理解为“少吃点饭”,自打心梗之后老婆便不让他外出应酬了,饭局也少了,就更是饮食控制了,烟是戒不掉了,他老婆盯得紧,只好在老婆面前少抽两根……

病后半年复查,除血压之外,血脂、血糖仍高,又添了咳嗽、气喘的毛病,医生认为心脏的功能也差了。卜某的病控制一直不是很理想,难道这个病人真的如他所说“吃药不得用”?医生也觉纳闷。

卜家所住的康乐小区属于健康街道。健康街道有家小医院,近年政府重视基层卫生服务,这街道医院也盖了新楼、添了医生,并且改了名字,叫“健康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据隔壁的王阿姨说,新分配来的几个医生叫做“全科医生”,都是医科大学毕业,还经过特别培训,有国家卫生部发的执照,说是内、外、妇、儿各科的毛病全会看,蛮好的。老卜听说后心里好笑:“骗鬼呢,各样毛病全会 看,我才不相信哩!”

全科医生找上门来了,说是要建立“健康档案”,老卜对这事并不热心,但有居委会的干部陪着,也不好意思拒绝,好在他们也只是问问生过些什么病、平时吃点什么药、抽不抽烟之类的话,老卜也就如实相告,当然也不忘记说“吃药(对他)没得用”的话。全科医生又给老卜夫妇听了心脏、量了量血压,临走时很客气地说,他姓管,叫他小管医生就是了。老卜看着这个小管医生知书达理的样子,印象倒也还好,只是心想:看病还是要有本事才行。

过了几个月之后,一天居委会的干部来说: “小区里成立了‘健康自我管理小组’,已经活动了几次,参加的人都说蛮好的。今天下午3点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小管医生会在小区图书室里讲糖尿病人的饮食问题,老卜去听听啊,陈阿姨(老卜夫人)也一起去啊,蛮好的啊!”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来,一定来!”陈阿姨爽快地答应了。

老卜心想,好在也不要他看病,听听这小管医生说点什么也好。

小区图书室里坐了十来个人,大家彼此也都有点认识,见老卜夫妇进来,赵老师带头鼓掌表示欢迎。赵老师是位退休的中学老师,有高血压、糖尿病,他是这个“健康自我管理小组”的组长。管医生30岁不到,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白白净净,人也随和,讲普通话不时插几句本地方言,倒也十分风趣。

管医生说糖尿病的治疗有“五驾马车”:药物治疗、饮食控制、体育活动、保健知识、定期检查,都十分重要。说到饮食控制,他说这对糖尿病的病人来说极其重要,若不进行饮食控制,只吃降糖药,必定效果不大。而且,饮食控制还不仅仅是不吃甜的东西,饭量要控制,蛋白质、脂肪类的食物摄入量也都要控制,因为它们在身体里会相互转化,变来变去的,所以要控制的是饮食的总量。在没感到明显饥饿的前提下,各类食品互相搭配,既保证了营养又不增加胰腺的负担,而且这些食物还可以互换,比如今天多吃了点水果,也可以的,但是饭就要相应地减少点等。

陈阿姨听得十分认真,心想怪不得我家老卜“吃药没得用”,原来这糖尿病是必须控制饮食的。陈阿姨对于老卜吃得太咸一直觉得不妥,借着说糖的话题,问起了盐的事:“请问医生,糖尿病人多吃糖不行,多吃盐不要紧吧?”

王阿姨快人快语,代管医生答道:“吃得太咸容易得高血压。”

陈阿姨头一回听说这事:“真的?”不过心想,你又不是医生,说的不一定准确。

管医生接过话头说:“王阿姨说得对,吃得太咸容易得高血压,有高血压的人吃得太咸,吃降压药,血压也不容易降下来,而且现代医学研究证明,吃得太咸,发生糖尿病的风险也大。”

又是一个“吃药没得用”的原因。陈阿姨赶紧拉拉坐在身边的老公:“老卜,听见吧,吃得太咸容易高血压,有了高血压也不容易降下来。”

卜德庸打了个哈欠,他的烟瘾上来了,正想到门口吸支烟,便随口回道:“我现在不得(没有)高血压了。”

陈阿姨又“吃蹩(说不过她老公)”了。心想真是奇怪,怎么心肌梗死救过来之后,她老公血压也不高了呢?他不还是半瓶、半瓶地酱菜吃吗?她本想再问,一看老卜到门口抽烟去了,赶紧跟了过去。

这边讲座也结束了,老卜在门口抽烟,赵老师看见了,觉得都得过心梗了还抽烟,肯定不好,便跟管医生说,一定得劝劝他把烟戒了。

老卜抽罢烟,看看讲座也结束了,正准备回家,赵老师叫住了他: “卜老板唉,来,让管医生替你检查检查。”管医生问了些症状、服药、生活等方面的情况,查了身体,验了血糖,觉得这位病人实在是应该重点关注的对象:重点应在饮食控制与劝导戒烟方面。

陈阿姨急于要了解老卜的高血压怎么自己好了的事。

哪知管医生却道:“卜先生的高血压也不是自己好了,实在是心梗之后心脏的功能减退了,高血压没明显表现出来罢了。” “那么,吃得咸不要紧了?” “不,心脏功能不好也要吃得淡才好,你看卜 先生脚都有些肿了。”

陈阿姨弯下腰来,用手揿了掀老公的脚踝,真的是肿的!马上对她老公说:“德庸啊,听见吧,心脏不好,不能吃得咸。”

“卜先生心梗过,香烟不能再抽了。”管医生说。

“我又不得(没有)气管炎、不得肺病。”老卜为自己辩解,这也不怪他,许多人只知道吸烟伤

肺。

“不!烟雾中的毒素会加重动脉粥样硬化,尼古丁会使冠状动脉痉挛(就是收紧),加重心肌缺血,甚至引发心梗。卜先生真的不能再抽烟了!”

老卜其实是知道抽烟不好的,叹了口气:“唉,我心梗住院他们也说过的,但是戒不掉啊,真没办法。”

“你可以试试戒烟药啊,省立医院有戒烟门诊,你可以去看看的,只要下决心,一定能戒掉的。”

老卜夫妇头一回听说抽烟还会引起心梗,想戒烟还可以吃药。对于这心梗,他们至今心有余悸,知道若是再梗,就“不得命了”,于是下定决心戒烟。

第二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李护士不请自来了,说是管医生让她来具体介绍一下糖尿病饮食控制的事。陈阿姨觉得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护士真是“暖心”极了。

卜德庸还真没想到他喜欢吃咸,还吃出病来,如今性命要紧,也下决心改了。

如此这般,三四个月下来,卜德庸真把烟给戒了,酒也基本上不喝了,按照管医生的办法,饮食也控制了,酱菜不吃了,咸鱼、咸肉也不吃了。说来也怪,药还是吃那些药,血糖、血脂都降下来了,脚也不肿了,心也不慌了。卜德庸这下弄清楚了,不是“吃药不得用”,是“光(只)吃药不得用”,还要纠正不健康的生活行为。

老卜又打电话给他女婿了,叫他做面锦旗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去,当中八个大字——关心群众,无微不至。

杨秉辉

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