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怎能缺了那股子臊劲儿?

Food and Life - - 东方厨情 - 文_郭艳文

自从几年前一位朋友的父亲在上海奉贤区开发了一个度假村后,朋友圈里就多了一道每年必不可少的节目。一到入伏时节,恹恹的暑气裹挟着湿气猛烈袭来,他就会唤上一群酒朋诗侣去他那儿吃羊肉宴,排场搞得相当大。

顾名思义,羊肉宴上只吃羊,我们几十个人拥挤地围坐在几张宽大的圆台面上。服务员把一盘盘菜端上来,从冷盘的盐水羊肝到乳羊清汤、地锅羊肉、风味卤羊

头、红烧羊腿、碳烤羊腰子、爆炒羊杂、羊肉包子,口味一个比一个重。此时窗外酷暑难耐,农家自留地里土壤被烤得发烫,屋内的空调在和室外的烈日做一场艰难的拔河比赛,尽管冷气已经调至最低温度,但几番羊肉和烧酒下肚后,大家身上还是开始冒汗,吃得酣畅淋漓。空气中,浓郁的羊肉臊劲儿和浓油赤酱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吸附到每个人的毛孔里,这股味儿可以在炎炎夏日里跟随你几天几夜。

我第一次收到羊肉宴邀请时的反应是“大热天里吃这么热的东西,不要喷鼻血吗”,后来才知 道,三伏天里吃羊肉的文化在我国历史悠久。《汉书》中有“田家作苦,岁时伏腊,亨羊炰羔,斗酒自劳”的记载。每年冬至和大伏是进补的最佳时期,很多慢性病患者若在这两个时节进行食疗,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羊肉味甘性热,乃大补之物,在三伏天适量食用,不但可以促使身体大量排汗,逼出阴寒毒邪,还有助于缓解冬天因寒气引起的病痛。十几年前,“伏羊节”在江苏徐州诞生,并以此为中心往江淮地区乃至全国蔓延,在大伏天吃羊肉便从一种民俗变成了饮食文化。

不过,羊肉这种自带重口味光 环的食物就跟榴莲一样,有人爱之深,也有人恨之切。身边不乏不吃羊肉的人,比如我老公自称“食肉者”,却唯独对羊肉敬而远之,每次只要一闻到那股味道他就浑身不舒服。

作为一枚钻石级的日料“吃货”,我也曾不理解羊肉为什么在日本的饮食文化中几乎处于缺席状态。日本人似乎不喜羊肉,从古代中国传入日本的羊羹也被迅速去羊肉化,转变成用赤豆和面粉为原料的甜品,还真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感觉!莫非这和日本料理注重清淡饮食有关,羊肉那股子臊劲儿让日本人望而却步?

后来询问了在复旦研究日本历史的堂妹才知道,日本曾经因为宗教原因,在长达1 000 多年的历史中都有着严格的禁肉令,那会儿日本人别说是吃羊肉了,就是猪、牛都不许杀了吃。正因为基因里没有食红肉的特性达千年,到了明治时期,日本成年男子因为营养不良,平均身高跌至1.55 米。大概天皇也知道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他终于在19 世纪 70年代开始大肆鼓励日本人吃红肉、喝牛奶。很快,牛肉开始在日本饮食文化中盛行开来,但羊肉可没那么受欢迎,一方面是因为日本的气候和环境不适合大范围牧羊,另一方面,羊肉浓郁的臊气也让刚适应红肉不久的日本人闻之逃命,羊肉最终没能走上日本人的餐单。直到今天,日本也只有北海道尚食羊肉,据说铁锅烤羊肉这一吃法还是当年成吉思汗传过去的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