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变化无常 辉山乳业股价一天暴跌85%

Food Industry - - Contents -

据悉,在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的组织下,日前辉山乳业已经召开债权人工作会议。会上,公司第一大股东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

裂,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但目前债权人现在的想法很不一致,期待更好的解决方案。

日前,在香港上市的沈阳企业辉山乳业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股价由2.81港元跌至最低0.25港元,跌幅一度超过九成,午市收盘仍高达85%,创下港股市场股票单日跌幅的最高纪

录。曾经的明星企业陷入了困局,由于该公司涉及债权银行多达23家,此事在金融市场引发了一场风暴。为何会出现突然的暴跌?辉山乳业目前是什么样的处境?它将如何应对这场风暴?近日,记者对辉山乳业进行了实地探访。

辉山乳业股价一天暴跌85%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跌,有点出乎市场的意料。3月24日临近午盘之时,在香港上市的沈 阳企业辉山乳业股价直线下跌,跌幅瞬间扩大

到定格在91.07%, 85%,经过小幅反弹,至午盘收盘时跌幅短短半个交易日,辉山乳业的市值蒸发了322亿港元。这也创下了港股股票历

史上的单日最大跌幅。面对这一紧急情况,辉

山乳业不得不申请下午开市起股票停牌。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前,从2015年9月以来,其股价已经横盘了一年半的时间,表现出

超强的稳定性。数据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杨凯和葛坤夫妇的持股比例高达73.21%。

多方信源显示,在3月20日左右,辉山乳

业集团突然通知各银行,称由于资金无法及时

调度,不能按时偿还部分银行利息,这部分欠息大约为3亿元。据不完全统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

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

日前,在香港上市的沈阳企业辉山乳业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股价由2.81港元跌至最低0.25港元,午市收盘仍高达85%。

行,金额33.4亿元,其后为中国工商银行、九

台农商行等。据了解, 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 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对于此次会议的内容,有报道称,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

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此次会议在多名债权人看来并不成功,解决的方案也不尽如人意。目前这已被市场看作是引发股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债权人代表无法进入厂区调查

随后,记者来到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北大街120号的辉山乳业集团的生产基地,这里距离沈阳市区大约30公里。厂区没有出现紊乱的迹象,工人们都正常上班,运送牛奶制品的货车不时进出。多名员工表示,股价的暴跌并未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记者尝试进入厂区采访,但被保安阻拦。一名保安要求记者赶紧离开这片区域,这两天外人一律不允许进入厂区。非常凑巧的是,一天前,记者在辉山乳业的工厂门口遇到了两家债权人代表,其中一家是某大型国有银行,另一家为融资租赁企业。他们分别从北京、上海等地赶到沈阳,调查辉山乳业暴跌的原因,以及辉山乳业目前的真实处境。但由于保安看守严密,两名债权人代表也没能进入辉山乳业的厂区进行调查。据一名债权人代表介绍,辉山乳业股价断崖式下跌之后,他们受单位委派,来沈阳调查企业的真实情况,随时向后方反馈。在他们的一份行程单上,记者注意到,调查的目标包括辉山乳业的生产基地、辉山乳业集团总部、辉

山乳业的房地产项目、苜蓿草种植地、奶牛养

殖户,以及供应商和销售客户。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12月以做空中概股而闻名的浑水公司先后两次发布针对辉山乳业的沽空报告。报告指责公司通过虚假宣称“苜蓿草全

部自供”来夸大利润,部分牧场涉嫌资本支出欺诈,实际控制人可能偷漏上市公司至少1.5亿元资产,其中涉及将一家最少拥有四个牧场的附属公司向其所控制的未披露关联方转移。但由于辉山乳业当时做出了强势回应,大股东还进行了增持,当时并未引起债权方的重视。

在探访完工厂基地之后,记者随后来到沈北新区辉山大街99号,这是沈阳辉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此前的生产厂区,曾经是辉山乳业集团的所在地,牧业公司、乳品一厂、乳品二

厂、仓储运输等部门所在地。如今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记者注意到,这里已经只剩下10余人在看守厂区。据一名看守人员介绍,辉山乳业去年年初就已经从这里搬走,这里的土地也已经抵押了出去。

随后,记者跟随债权人来到皇姑区黄河南大街111号甲的辉山乳业大厦,这是该公司管理层办公所在地。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后,其董事长杨凯这两天多次现身该大厦。记者在该大厦看到,大厦周边拉起了警戒线,两辆警车停在门口,多名警察在门口看守,记者刚拍了几张照片,一名便衣人士走过来称这里不能拍照,并要求离开。辉山乳业一位债权人表示,目前政府已经介入,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先暂时维持稳定,政府也不想企业倒闭。据了解,在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的组织下,日前辉山乳业已经召开债权人工作会议,会议主题是维稳。在债权人会议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

辉山乳业一位债权人表示,目前政府已经介入,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先暂时维持稳定,政府也不想企业倒闭。

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一名债权人告诉记者,债权人现在的想法也很不一致,并期待更好的解决方案。有消息称,辉山乳业将推出公告,回应市场有关传闻,目前律师正在修改中。多名债权人表示,他们期待公告对市场传闻有实质性的回应。但截至记者发稿,辉山乳业并没有推出相关的公告。

股价暴跌疑似与房地产有关

对于辉山乳业暴跌更深层次的原因,有市

场传言称,辉山乳业主席、大股东杨凯挪用上市公司30亿元投资沈阳房地产,结果资金难以收回导致现金流断裂。对此,辉山乳业董事长

杨凯曾向媒体回应称,这个传闻是谣言。在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大街99号辉山乳业已经搬离的老厂区,仍然还能看到这家乳企跟房地产扯不清的联系。该厂区的一块广告牌显示, “辉山”跟一个叫 “香格里拉”的房地产项目有直接的联系。“辉山”的商标广告牌的显著位置,在项目开发商位置,标明为永丰房产。

工商资料显示,永丰房产的成立时间为2006年11月27日,在最早的高级管理人员备案

中,杨凯为董事长。永丰房产的投资人包括杨凯及沈阳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2006年变更为杨凯一个人。2007年7月30日,永丰房产的注册资本由800万元增至2000万元。然而,在2008年12月31日,永丰房产的投资人和负责

人同时发生变更,杨凯的名字变成了该公司目前的董事长刘朝滨。沈北新区的多位居民告诉记者,永丰房产就是辉山乳业开发的项目,这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记者随后在距离该地约7公里的地方找到了永丰房产开发的香格里拉项目。在香格里拉

售楼处外面,依然悬挂着辉山乳业的商标,多辆印有辉山标志的车辆也停在现场。据了解,目前该项目仍有部分房屋在销售。负责该小区物业的为沈阳隆迪物业管理有

限公司。资料显示,杨凯对该公司持股比例达55%。公开资料显示,永丰房产开发的香格里拉项目占地面积1100亩,总建筑面积130万平方米,包括普通住宅、别墅、商铺等建筑类型。

该项目的多份《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显示,沈阳市房管局颁发证书最早的时间为2007年12月12日,大部分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颁发时间集中在2008年至2010年之间。

据悉,该楼盘的开盘价在4000元每平方米左右,在该区域相对较高。在售楼处,一位自称是该项目工程方的女士向记者推销小区一处

位置绝佳的新房。据她介绍,开发商给了她一套房子以抵作欠款,该房子为三室二厅135平方米左右,欲以60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转让,这个价格还可以再商议。

记者在沈阳实地探访获悉,这些年沈阳的房地产市场一直处于低谷, 4000元到6000元左右的二手房比比皆是,许多楼卖了五六年还没卖完,空房率也比较高,跟其他二三线城市目前的楼市火爆场景形成了反差。辉山乳业的董事长杨凯是否还实际掌控着永丰房产,杨凯目前涉足房地产的相关事宜,市场的传言是否有依据?辉山乳业的相关人士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不过,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网的

查询,一家注册于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经济开发区辉山街20号的房地产公司“沈阳万鼎房屋开发有限公

司”法定代表人为杨凯,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28日,营

没有证据表明是房地产投资导致了辉山乳业今日的困境。但种种迹象显示,辉山乳业与房地产项目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业期限至2024年5月28日。经营范围为房产开发及销售。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中杨凯持股60%,另一名股东刘朝滨,恰好是永丰房产目前的董事长,持股40%。万鼎房屋全资对外投资两家地产公司——沈阳金田置业有限公司与沈阳凯美置业有限公司。这两家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杨凯,注册资本10万元。没有证据表明是房地产投资导致了辉山乳业今日的困境。针对投资房地产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杨凯也曾反驳,但种种迹象显示,目前,辉山乳业与房地产项目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浑水与辉山乳业纠葛不清

去年12月16日,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一篇针对辉山乳业的报告。在这份长达47页的报告里,浑水列举了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

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其价值接近于零,并指出一系列问题,比如,辉山乳业所称的苜蓿自给自足是谎言;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存在夸大行为等。这份做空报告导致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并于当晚发布澄清报告,对

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否认了浑水的一系列指控,并宣称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告和报告的形式,展开了一场大交锋,比如针从12月16日到19日,辉山乳业和浑水用公对浑水质疑辉山长期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却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行为,辉山乳业公告回应称外购量的占比为 9.2%。并否认了浑水提出的美国一公司为其牧4.3%至草供应商的说法。浑水的做空报告当时并未给辉山乳业的

股价造成巨大波动,控股股东杨凯此后还增持辉山乳业的股权至73.21%,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辉山乳业连续三个交易日以股价上涨报收,出现了资本市场罕见的一幕。对于本次辉山乳业股价的暴跌,市场猜测可能再遭沽空机构狙击,浑水卷土重来的可能性最大。然而,浑水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却表示,没有预计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首次发布报告后,这只股票数月来走势平稳,

没有任何苗头就暴跌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据浑水声称,他们的调查人员访问了35个牧场, 5个生产设施基地和2个完全没有建设迹象的生产基地,并通过无人驾驶飞机对辉山基地进行调查。调查员于三个不同省份,与苜蓿的供应商及进口商进行了谈话。正是这样翔实的调查让他们得出了结论。虽然在股价方面辉山乳业遭遇了重挫,但浑水与辉山乳业的纠葛仍未了结。杨凯在接受

媒体采访时表示,暴跌是因为做空者攻击。

在2016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辉山乳业首席财务官苏永海曾表示,希望未来以IPO形式回归A股上市。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辉山乳业在短期内回归的计划恐怕已经变得异常艰难。而浑水,则已经把目标对准了另一家港股公司。

虽然在股价方面辉山乳业遭遇了重挫,但浑水与辉山乳业的纠葛仍未了结。杨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暴跌是因为做空者攻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