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暗战

Football Club - - 大看台 - 撰文 / 高辰 编辑 / 玉辉

今年3月初,刚成为苏格兰队主教练不久的麦克利什,终于迎来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场胜利,只不过这场胜利却没有发生在比拼实力的绿茵场上,而是发生在场外——年仅21岁的曼联新星麦克托米奈拒绝了英格兰队,选择为苏格兰队效力。尽管这位出生在兰开斯特的“红小鬼”,从小就在英格兰的土地上接受培养、训练,可是从他口中,我们却得到了这样一则信息,“我的母亲有苏格兰血统,我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苏格兰人,因此我觉得我更像是苏格兰人,而不是英格兰”。至此,这场关于麦克托米奈的争夺战正式结束了,一向高傲的英足总低下了头,反倒是不声不响的苏格兰人笑到了最后。只不过这并非是真正的结束和最后的终点,而是英伦三岛上又一次激烈“内战”——关于人才争夺方面,从未休止过的战斗。

吉格斯的选择

1946年,“世界杯之父”法国人朱尔·雷米特通过不懈努力终于争取到了——让身为“现代足球发源地”的英国,点头同意加入FIFA国际足联,但其中的一个条件是:国际足联允许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和北爱尔兰,作为四支独立的参赛队参加世界杯。从此以后,英格兰、苏格兰都迎来过自己的黄金岁月,前者夺得过世界杯冠军,后者在上世纪80年代也出过风头,他们都出产过诸如博比·查尔顿、博比·穆尔、丹尼斯·劳、达格利什等颇具特点的球星。甚至连在世界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威尔士、北爱尔 兰,也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伊恩·拉什、贝斯特、吉格斯等球员也是享誉足坛。只不过因为这个条件,这次英国的“分离”,后来才发生了许多故事。1979年,时年6岁的吉格斯由于父亲加盟了英格兰斯文顿橄榄球俱乐部这一缘故,告别了他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与父亲一同来到了曼彻斯特大区的萨尔福德镇,并且在10岁的时候开始为萨尔福德男孩俱乐部,以及迪恩俱乐部的青年队踢球。知道吉格斯的人,都清楚他过去的故事和表现,所以在1985年他才得到了启蒙教练丹尼斯·斯科菲尔德的推荐,从而加盟了曼联,接下来就是他身为“红魔”曼联一代传奇的伟业了。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年轻时期的吉格斯除了被老爵爷视为掌中宝外,也被英格兰和威尔士两家足协来回追逐,毕竟谁也不愿放弃这位超级球星,他也具备代表英格兰队的一切条件——他的实力出众;他在曼彻斯特接受了超过5年的教育,可以代表英格兰;最后再加上1989年,他还以队长的身份代表英格兰青年队出战过在温布利球场与比利时青年队的比赛。答案很快就揭晓了,代表过英格兰青年队并不意味着会代表英格兰成年队,所以吉格斯的最终选择是威尔士,是他出生的地方,是他的父辈们一生效忠的地方。究其根本来说,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威尔士人的先祖才是本土的不列颠人,而英格兰人的先祖则是侵入的盎格鲁·萨克逊人,迫于实力、交战等缘故,不列颠人不幸离开了家乡,不幸被赶到了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更加不幸被称呼为“Welsh(意思是外国人)”,但他们的子孙却记得自己的血脉和

归属感。于是,就像吉格斯在接受BBC采访时,针对选择威尔士这个问题所说的一样,“代表英格兰队这件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年轻的时候,我还是会选择威尔士。至于曾经代表英格兰青年队比赛这件事,那是因为自己当时年纪太小,缺乏判断力”。吉格斯的争夺战最终以威尔士的获胜告终,而在历史原因的作用下,一分为四的英国则继续进行着没有停止,也绝不会停止的人才争夺战。

英格兰人才井喷

除了历史原因导致发生了人才的争抢外,“日不落”大英帝国昔日的辉煌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处境和出身,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批外来人员的涌入,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获得了英国国籍。据外媒报道,过去十年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人口增加了400万,已经超过了战后时期的最高峰值,英国当局认为这是因为1997年放宽移民管制后 导致的,而它的源头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大量移民。1948年,一艘名为“帝国疾风号”的轮船载着数百名从牙买加远道而来的劳工,停靠在南安普敦的港口,踏上英格兰的土地,开始在这里生活。此外,还有许多来自巴巴多斯、百慕大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统称:加勒比移民)的劳工也和他们一样,在这里迎来了自己的新生活。虽然有人因为肤色谩骂、贬低、瞧不起过他们,而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也来自于最不起眼的社会最底层,可是他们的后辈也有了代表英格兰、苏格兰、

威尔士,或者北爱尔兰出战的资格,比如伊恩·赖特、斯莫林、斯特林等。在这些人与英国人的共同努力下,英国的经济快速恢复、快速发展,英格兰日渐辉煌,越来越多的人盼望来这里生活,甚至是移民到这里,拥有这里的国籍,成为这里的一分子,亚洲的、美洲的、非洲的、大洋洲的都有,来自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和爱尔兰的也不少。为此,但凡是他们的后代,基本上都拥有代表两个,甚至是两个以上国家参赛的资格,唯一的问题只在于他们怎么选择,或者哪一方的邀请更加有诚意、 有吸引力。这一观点,可以用苏格兰名宿丹尼斯·劳的故事为例来说明。虽然出生在苏格兰阿伯丁的一个贫困渔民家庭,又出生在二战期间(1940年),可是这些都没有妨碍丹尼斯·劳对于足球的热情,年少成名的他16岁时在英格兰足坛踢出了名堂,在效力于英乙联赛的哈德斯菲尔德时,他还在与当时实力出众的英甲球队西汉姆联的一场对决中完成了“五子登科”的好戏,从此名声大噪。16岁就加盟了哈德斯菲尔德,与大名鼎鼎的比尔·香克利在一起工作,丹尼斯·劳肯定具有无穷的吸引力和潜力,苏格兰期盼他能为自己出战,英格兰亦是如此,再加上这个年纪绝对有获得代表英格兰的资格……只不过在两年后,丹尼斯·劳年满18岁之际,他不出意料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代表苏格兰队,代表自己的家乡出战!另外,选择家乡的也不仅仅只有丹尼斯·劳一人。在英格兰成长起来的,曾属于英格兰青年队的詹姆斯·莫里森最终选择了苏格兰队,罗布森·卡努最终选择了威尔士队,还有23岁才被威尔士足协发现,成长在英格兰却没有任何代表英格兰各级队参赛记录的阿什利·威廉姆斯。

青年球员培养计划

英国足坛有一句话这样说的,“只要是来自英伦三岛的球员,就不分外援”。没错,他们的确都是英国人,只是因为历史原因才代表了不同的球队。可是在各个俱乐部里,或者说是俱乐部管理者、拥有者的眼中,他们却没什么区别,他们都是属于英国的孩子,都是英国足球的未来,都是以英语为母语的“自己人”。2016年欧洲杯上,由于英格兰队在1/8决赛中,1∶2败给了“黑马”冰岛队惨遭淘汰,忍无可忍的英格兰媒体又一次,也是前所未有的集中爆发了,在他们看来:每一届

大赛的名气都远远大于实力,而表现和结果则永远可以没有下限;自己的球员为何总是无技术能力、无传球能力、无射门能力、无过人能力,甚至连球都控不住……为此,下定决心进行一次豪赌,一定要改头换面的英足总,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的整改方案,著名教材《教练的培训与发展》、《英足总青年球员培训技术指南》,以及远近皆知的“EPPP(精英球员计划)”。目的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发展英格兰的足坛新势力,促进青年球员的培养、选拔,再加上自从2010-2011赛季开始,英超本来就有每家俱乐部在赛季开始前提交的25人大名单中,必须拥有至少8名本土(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培养的球员。一来二去之下,各家俱乐部关于“户口本”的争夺战愈演愈烈,英格兰球员的转会身价也越来越高,实力并不怎么出众的韦尔贝克、钱伯斯、张伯伦,都可以卖到1600万、1200万、3500万英镑,实力强点的更是身价高到离谱,而且关于挖墙脚、抢夺、搜集青年球员的例子也越来越多,只要你稍微有点能力、有点天赋,想要得到你的下家就不会少,比如麦克托米奈。1996年12月8日,出生在英格兰兰开斯特市的麦克托米奈,从小到大一直是在英格兰接受教育、成长的,而他踢球的轨迹也堪称是苗红根正,从普雷斯顿到曼联,从不起眼到一举成名,从首秀到新生力量,而且早在2013年7月,还不满17岁的时候就与曼联完成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份合约,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老特拉福德的历史。种种迹象都在表明,麦克托米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兰开斯特人,他生长在这里,与这里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而他与曼联签约,也预示着他不再仅仅只是“红魔”的未来计划,同时也有可能是英格兰的“未来计划”。只不过就在此时,就在英格兰队主帅索斯盖特急切盼望他能够披上“三狮军团”的战袍时,麦克托米奈却以“我的父亲是格拉斯哥人……我 更像苏格兰人……”为由,拒绝了英格兰,挥别了索斯盖特,选择了苏格兰,答应了麦克利什。虽然这场关于麦克托米奈的争夺战,是苏格兰笑到了最后,是麦克利什开心地笑了。可是我们相信随着《英足总青年球员培训技术指南》和“EPPP(精英球员计划)”的进一步推行和实施,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会离开家乡,来到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南安普敦等地,在这里继续自己的足球梦想。当然,恰好也是因为有了他们,让很多人看到了财富和未来,这场关于人才的争夺战、这场没有硝烟在周围弥漫的争夺战,才会继续无止境的发生。

由于卡佩罗的建议,俄罗斯足协还采取了归化球员的办法,效力莫斯科火车头超过10年的巴西门将吉列尔梅(右)成为俄罗斯队首位归化球员。

虽然从未出战过世界大赛,但吉格斯一直没有后悔过当年身着威尔士球衣的选择。

1967年4月15日,英格兰队与苏格兰队在温布利进行了一场热身赛,选择苏格兰队的丹尼斯·劳在比赛中为球队首开纪录,最终帮助球队3∶2取胜。

阿什利·威廉姆斯在英格兰得到了锻炼,不过他和吉格斯一样,选择了威尔士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