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籍而动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叶光石 编辑 / 黄仲鋆

随着世界杯脚步的临近,32强纷纷抓紧最后的时间来考察球员,法国队两名背景相似的边缘球员的命运却截然相反,卢卡斯·费尔南德斯有机会搭上通往俄罗斯的末班车,而艾默里克·拉波特则提前告别了世界杯——或许在今年9月,他就将披上西班牙国家队的战袍。

两名法国后卫的不同命运

“我今年22岁,在西班牙生活了18年,西班牙给我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在西班牙成长、读书,走上职业足球之路,我的西班牙语甚至比法语说得还好。”效力于马德里竞技的中后卫卢卡斯·费尔南德斯入选了法国队最新的集训名单,并在对哥伦比亚的友谊赛上完成了国家队处子秀,看起来德尚心中已然有了他的位置。出生在马赛的卢卡斯,其父让-弗朗索瓦·费尔南德斯是法国人,球员时代曾先后为马赛和马德里竞技效力。父母感情破裂后,卢卡斯随母亲定居西班牙,因此从理论上说,他具备为西、法两国出场的资格,不过卢卡斯最终选择高卢雄鸡却另有隐情。由于西班牙法律规定,只允许伊比利亚美洲、安道尔、菲律宾、葡萄牙、赤道几内亚的居民和塞法迪犹太人在加入西班牙国籍 的同时保留原国籍,卢卡斯若要入籍必须放弃法国护照。鉴于此前对女友施家暴,尚在义务劳动刑罚期,因此入籍事宜办理处于停滞状态。眼看世界杯即将到来,继续等下去很可能落得一场空,当机立断弃西择法也顺理成章。卢卡斯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而他的弟弟——去年夏天以2400万欧元转会皇马的泰奥·费尔南德斯也将面临着同样抉择。“我很自豪能成为法国队的一员,这是很久以前就作出的决定。西班牙给了我全部,但不能抹去法国是我的祖国这个事实。对于我来说,法国队球衣代表了一切,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能穿上它,在绿茵场上为国争光,现在终于美梦成真了。”卢卡斯“表忠心”意气风发,只是不知拉波特听到后会作何感想。出生于法国西南部城市阿让的艾默里克·拉波特,从小就在家乡的一支球队受训。由于爷爷是巴斯克人,并非土生土长的拉波特14岁时进入毕尔巴鄂竞技青训营,继利扎拉祖之后成为了“巴斯克雄狮”史上第二名法国球员。拉波特可谓年少成名,18岁就代表毕尔巴鄂竞技出战西甲联赛,20岁入选西甲最佳阵容,本赛季冬窗开启后被瓜迪奥拉钦点,以6500万欧元高价转投曼城。拉波特的足球生涯看似完美,却始终缺少了一抹蓝色,

他共为法国各级青年队出场过41次,尤其是2013年的立陶宛欧青赛,他作为队长率队闯入决赛,完全算得上根红苗正。可惜的是,拉波特始终不入德尚的法眼。其实早在2016年10月,拉波特就入选了法国队的集训名单,世界杯预选赛对保加利亚和荷兰的两场比赛中,他都作为替补球员近距离感受了国家队的氛围。去年3月法国对西班牙的热身赛,拉波特再次进入大名单,却仍然没能得到哪怕一分钟的出场时间。现 在看来,那场比赛不啻于是德尚对西班牙的一次“示威”,只是即便如此他仍不肯给拉波特一点点机会。在德尚看来,法国队中后卫的位置上,过去几届大赛的主力科希切尔尼雷打不动,在巴塞罗那迅速蹿红的乌姆蒂蒂也应占据一席之地,效力皇马多年的瓦拉内则是称职替补,再加上金彭贝和卢卡斯·费尔南德斯,拉波特几乎毫无机会。“我总是说,我是个法国人,但是长时间得不到国家队的征召,我可能会考虑改变国籍。我在西班牙已经8年了,这里的生活对我来说比法国更重要。”从最开始的耐心等待,以为是效力球队的等级不够才没法敲开国家队大门,到如今成为世界顶级身价的后卫却仍然等不来召唤,拉波特实在没有任何理由继续“荒废”下去了。虽然嘴上说俄罗斯世界杯没有成行才会考虑其他选项,但德尚的态度已经再明确不过了,除非他在今夏下课,而继任者又能给拉波特足够的保证,否则这位逐渐跻身一流行列的中后卫披上“斗牛士”球衣只是时间问题。若真的出现那一幕,对于拉波特来说也不是坏事,两支国家队都属于顶尖行列,而西班牙队多年来也一直在为拉莫斯和皮克的替补而发愁,拉波特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况且,这对帮助西班牙队登上世界足坛之巅的中卫组合,如今也都年过而立,拉波特一旦成功入籍,必然会被当作未来核心大力培养。

阿根廷两大前锋同病相怜

与意大利队进行热身赛之后,桑保利已经为阿根廷队敲定了20人的名单,不出意外,阿根廷队前往俄罗斯的名额已经只剩下三个了。令人惊讶的是,在意甲联赛呼风唤雨的迪巴拉和伊卡尔迪两大前锋几乎都已经无缘世界杯。“现在就说迪巴拉没有机会参加世界杯并不合适,因为我想看看其他球

员,所以才没有召他入队,迪巴拉仍然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桑保利的表态滴水不漏,看似还没给迪巴拉“判死刑”,不过明眼人都知道,经过了短暂的尝试后,已经证明迪巴拉与梅西位置重叠,特点雷同,难以兼容。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梅球王”的作用,牺牲迪巴拉在所难免,这也是对秘鲁和厄瓜多尔的世预赛最后两场生死战,迪巴拉只能与板凳为伍的原因。在梅西因伤倦勤的情况下,尤文图斯10号都没能得到模拟“梅球王”的机会,其世界杯前景已经极其渺茫。当然,除了技术风格的原因,迪巴拉不受桑保利器重还有性格因素,本赛季欧冠小组赛尤文图斯对巴塞罗那的赛前发布会上,当记者们不厌其烦地询问关于梅西的问题时,迪巴拉显得很无奈, “我觉得我们很难共存,因为位置太相似了。”有媒体认为,这句话让桑保利对迪巴拉非常失望,因为他不喜欢软弱的球员。其实,迪巴拉本来可以另有选择。虽然在阿根廷出生,但他的祖母是意大利人, 祖父是波兰人,所以迪巴拉同时具有三国国籍。当年,意大利足协曾经打过他的主意,孔蒂还曾经亲自前往诏安,但却被球员本人一口回绝了。“我是百分之百的阿根廷人,虽然我有一双浅色的眼睛,不过当我作出选择的时候,从未有所怀疑。我知道选择意大利或者波兰的话,竞争会轻松一些,但我希望成为阿根廷国家队的一员。”迪巴拉一片爱国之心感天动地,或许这源于他对自己的自信,以及血缘上的亲疏。“意大利有伟大的传统,向四届世界杯冠军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我的朋友巴斯克斯的母亲是意大利人,而我能够得到意大利护照是由于我的祖母,但我对她一无所知。巴斯克斯感觉自己是一名意大利人,而我却不同。”意甲金靴伊卡尔迪与迪巴拉简直就是一对难兄难弟,早在2013年,意大利队主帅普兰代利就向他发出过邀请,还许诺他的场上顺位会排在当时的国家队9号巴洛特利之前。而且,这不是意大利足协第一次向他抛出橄

在2013年,意大利队主帅普兰代利就向他发出过邀请,还许诺他的场上顺位会排在当时的国家队9号巴洛特利之前。而且,

榄枝,更早时候,意大利U-19青年队还派专车到机场接过他,希望能用这种方式“生米做成熟饭”。“我对他说过,代表意大利青年队出场完全不影响他进入阿根廷国家队,但他就是不听,还跟我大吵了一架。”伊卡尔迪的父亲一度被儿子弄得哭笑不得。伊卡尔迪的妻子也证实说:“意大利队确实邀请过他两三次,但是都被他拒绝了。伊卡尔迪有着明确的目标,所以当他接到桑保利的电话时,激动得差点落泪,他一直都梦想披上阿根廷队球衣。”事实上,在2013年那次公开邀请后,感受到危机的阿根廷足协也很快给伊卡尔迪发来集训通知,并让他在世界杯预选赛对乌拉圭之战中出场7分钟,以此断了意大利人的念想。不过,伊卡尔迪此后4年间再没有得到任何来自祖国的召唤,哪怕他已经成为意甲金靴。直到去年桑保利上任,他才重新进入阿根廷队视野,可以说阿根廷足协压根就没想过给他机会。 过去几个月里代表阿根廷队出战,伊卡尔迪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甚至被马拉多纳称为“无名小卒”。时至今日,桑保利也打起了退堂鼓,他说:“伊卡尔迪的情况更困难了,因为他的竞争对手很强,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不是很大。”或许,迪巴拉还能凭借与伊瓜因在俱乐部的默契搭档得到机会,伊卡尔迪也仍然有时间改变桑保利的看法,两人都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对于如今的遭遇应该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对于不少有着“多重身份”的球员来说,国家队的舞台也是职业生涯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如何作出最适合的选择,可能真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两重天。

国家队“转会”同样精彩

据国际足联统计,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736名参赛球员中,有248人具有双重国籍,当中有不少人都是转籍而来。虽然世界杯只

有32支球队,但真正“参与”的国家却多达75个,而作为“输出大户”的巴西一直在为世界足球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足球王国毕竟从业者众多,等着桑巴军团召唤犹如买彩票中大奖一样,因此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选择其他国家也不失为良策。如克罗地亚中锋爱德华多、葡萄牙球星德科和佩佩、为西班牙夺得2008年欧洲杯桂冠立下 汗马功劳的后腰塞纳等人,在远离巴西国家队考察范围的情况下,选择了其他国家队自然无可厚非。如今,随着人口的流动性日益加剧以及欧洲俱乐部大力挖掘全世界青年球员等因素,国籍的界限已经更加模糊了。2014年世界杯,阿尔及利亚队的23名球员几乎都是出生在法国的移民后裔,寻求“宗主

国”的反哺成为了不少非洲球队迅速提升实力的捷径。既然得不到机会,改换门庭实属正常,但近年来国际足联对相关政策日趋收紧,也是为了避免“不劳而获”扰乱正常秩序。前不久,巴萨租借在外的天才新星穆尼尔转籍摩洛哥一事就被国际足联拒绝,4年前在欧洲杯预选赛上出场的13分钟成为了决定性因素。在相关规定不发生变更的情况下,倘若穆尼尔日后不能再入选西班牙队,也没办法代表其他国家参赛了。难怪当年招他入队的老帅德尔博斯克,在得知此事后还为自己“好心办坏事”表示了歉意。不管有没有穆尼尔,摩洛哥队都会以“多国联军”出征今夏世界杯,其阵中目前有来自荷兰的齐耶赫、拉布亚德等主力球员,也有出身法国的贝纳蒂亚和贝尔汉达等中坚力量,还有几名西班牙、葡萄牙甚至加拿大背景的成员。因此在国家队中,主要使用哪种语言都产生了矛盾。比起充斥着“法 国球员”的塞内加尔和突尼斯,摩洛哥队更衣室着实不够太平。东道主俄罗斯也不甘人后,在归化巴西球员马里奥·费尔南德斯和吉列尔梅初见成效后,又从德国“拉来”了诺伊施泰特和劳施。像法国、比利时、德国这样的移民国家,对移民后裔从小就加以培养,并将移民球员作为国家队主要构成,但是相比之下,北欧三强就极少有“外援”助阵,尤其是世界杯新军冰岛,竟然没有任何外国血统,这不由让人“怀念”起昔日荷甲铜靴阿龙·约翰松。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冰岛人,只是生在美国因而具有双重国籍的约翰松,从小就在冰岛俱乐部受训,后来成为冰岛国青队的主力前锋。或许是欧青赛预选赛连阿塞拜疆都能在冰岛面前作威作福的的经历太过惨痛,让约翰松彻底丧失了信心,在克林斯曼的劝说下,约翰松于2013年选择了为美国队效力。在当时来看,这绝对是个利大于弊的决定,毕竟“山姆大叔”在中北美实力出众,更是世界杯的常客。果不其然,2014年约翰松如愿出现在巴西,可谓春风得意。不过,终究人算不如天算,约翰松随后遭遇重伤,伤愈后状态又迟迟不见恢复,从2015年9月后就再也没有入选过国家队。在此期间,冰岛足球却异军突起,先是成为2016年欧洲杯的大黑马,之后又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看着格维兹门松、马格努松、博德瓦尔松和西乌尔乔松等当年的青年队队友,如今并肩作战又接连取得重大成就,不知约翰松心底是否会生出悔意。值得肯定的是,人才交流促进了各国尤其是足球待提升国家的整体发展,也避免了发达国家“天赋溢出”的浪费,或许还可以视作“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可以想见的是,以国家为单位的对抗仍旧是最吸引人的话题,至于国籍转换带来的话题,看起来比俱乐部之间的转会更加耐人寻味。

虽然拉波特不止一次入选过法国国家队,但是属于他的空间只有训练场和替补席,他至今都没能身穿法国队球衣在比赛中出场。

场上位置与梅西重叠固然是最大问题,但是迪巴拉在竞争中露怯也是桑保利放弃他的原因之一。

几度拒绝意大利国家队,一心要为阿根廷效力的伊卡尔迪,在真正得到了机会时,却与其在意甲赛场上的表现判若两人。

时隔20年重返世界杯的摩洛哥队,今夏将派出一支“多国联军”前往俄罗斯,其阵中大都是从荷兰、法国、西班牙等国家招募的球员。

冰岛前锋约翰松加入美国国籍后如愿参加了2014年世界杯,然而4年过后,美国队被挡在世界杯门外,冰岛队却首次入围,约翰松将只能坐视他昔日的队友们为祖国征战世界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