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战术史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念洲 编辑 / 玉辉

“杰拉德和兰帕德都是非常聪明的球员。如果一人向前,另一人必须回收,没有比这更难的事情了。” ——斯文·戈兰·埃里克森

斯科尔斯的作用

21世纪初最显著的战术变革就是从双前锋变为单前锋,它开始于弗格森2001年从“442”变阵“451”。这种变化意味着中场多出一名球员,当英格兰俱乐部意识到控球的重要性时,主帅们对三中场的需求急速增加。 这种拥抱欧陆足球的行为,要感谢越来越多外援的到来、对铲球更为严格的规定,以及球场质量的提升。在双中场时代,有三种类型的搭配。一种是两名从禁区到禁区型球员的搭档,比如曼联的罗伊·基恩与保罗·因斯。一种是一人保护后防,另一人插上助攻,比如纽卡斯尔联的李·克拉克与罗伯特·李。还有一种是两名防守型中场,比如阿森纳的维埃拉 和佩蒂特。阵型方面则有两种,一种是倒三角,比如莫里尼奥在切尔西的“433”;一种则是贝尼特斯在利物浦的“4231”,有一名专职进攻的前腰。中场球员功能鲜明的战术性发展,集中体现在曼联的保罗·斯科尔斯,切尔西的弗兰克·兰帕德,利物浦的史蒂文·杰拉德,这三位21世纪初杰出的英格兰中场身上。第一个出道的是斯科尔斯,他比兰帕德大4岁,比杰拉德大6岁。而在俱乐部层面,他虽然属于“92一代”,但不像贝克汉姆、吉格斯那样拿过1992年青年足总杯冠军。来到曼联后,斯科尔斯遭遇膝盖问题和支气管炎的困扰,青训教头哈里森坦言他缺少速度和力量,不过弗格森却为斯科尔斯的技术能力所折服。

最开始,斯科尔斯更像一名回撤的前锋而非中场,弗格森认为他能成为坎通纳的接班人。坎通纳退役后,他被弗格森安排在谢林汉姆或约克之后,巴特和基恩之前,扮演经典10号的角色。但基恩的突然受伤导致曼联缺少中场,于是斯科尔斯回撤与巴特搭档,后来他的搭档换成基恩,两翼则分别是吉格斯和贝克汉姆。1997年夏天,斯科尔斯在对阵南非的友谊赛中上演英格兰队的处子秀,他替补谢林汉姆登场,头球助攻伊恩·赖特打入致胜进球。因为加斯科因的迅速滑落,斯科尔斯很快就成为英格兰队的常规球员。凯文·基冈上任后改打“3412”阵型,斯科尔斯就埋伏在欧文和艾伦·希勒身后,在其前16场国际比赛中,他攻入7球。

双德的出现

1999年10月英格兰对比利时的热身赛上,斯科尔斯获得轮休,顶替他出场的就是兰帕德,后者上演三狮处子秀。兰帕德与斯科尔斯是完全不同的球员,而相比于乔·科尔、卡里克等其他西汉姆联青训产品,他的技术能力也有所逊色,但刻苦奋斗和奉献精神是他的一大特点。青年时代,兰帕德会努力提升自己的身体能力,特别是在西汉姆联的训练场上加练奔跑和冲刺,距离是从本方禁区到对方禁区,没有皮球,没有对手。时任西汉姆联主教练哈里·雷德克纳普说: “他为成为一名顶级中场而付出一切,他的态度是顶级的,他能跑能传能进球。”对于自己,兰帕德是这样定位的:“我不想成为

皮雷或者波耶特那样的进攻型中场,我想成为一名能进球的中场,那种参与比赛方方面面,既能防守也能送出最后一传,也能进球的中场。”兰帕德第二次代表英格兰队出场,也是瑞典人埃里克松执教三狮的首秀。而他的第一个进球直到2003年8月才姗姗来迟。兰帕德没能参加2000年欧洲杯和2002年世界杯,在埃里克松的“442”阵型中,与斯科尔斯搭档中场的不是他,而是杰拉德。9岁时,杰拉德进入利物浦青训营,与年长2岁的欧文成为搭档。1998年,18岁的他上演一线队处子秀,踢的却是右后卫,然后又在对阵托特纳姆的比赛中担任右翼卫,负责盯防吉诺拉。而在利物浦对阵塞尔塔的较量中,杰拉德第一次担任中前卫,与他对位的是后来加盟切尔西的马克莱莱,后者获评当场比赛的最佳球员。21世纪初,杰拉德成为利物浦的常规主力,有防守出色的哈曼做搭档,他获得更多前插进攻的机会,打入不少精彩远射。而他的三狮首秀则在2000年5月到来,那场比赛中,英格兰2∶0击败乌克兰,杰拉德和麦克马纳曼坐镇中场。一个月后的欧洲杯,他担任保罗·因斯的替补,在英德大战中替补出场,给哈曼来了一记凶狠的铲球。

埃里克松的困局

欧洲杯结束后,因斯退出三狮军团,不过埃里克松手下拥有斯科尔斯、兰帕德和杰拉德三名优秀的中前卫。2004年欧洲杯预选赛期间,斯科尔斯和杰拉德成为中场首选,但前者的进球荒成为讨论热点。在曼联的“4141”体系中,斯科尔斯在范尼身后活动,2002-2003赛季攻入14个联赛进球,然而到欧洲杯来临时,他已经3年没为英格兰队进球了。与此同时,加盟切尔西的兰帕德正在崛起。时任主帅拉涅利认为兰帕德在西汉姆联 的任务是进攻防守七三开,在切尔西他要更加均衡,进攻防守五五开,兰帕德说:“拉涅利想让我踢得更平衡,教导我插上的时机,何时插上会更好。” 2004年欧洲杯,如何安排中场成为摆在埃里克松面前的难题。斯科尔斯、杰拉德、兰帕德和贝克汉姆都是喜欢进攻的中场,给巴特和哈格里夫斯机会也许更好,因为他们能用防守来提供中场平衡,但埃里克松下定决心使用这四大中场。如何让这几位球星们共存呢?开始,埃里克松尝试菱形中场,斯科尔斯在菱形顶端,兰帕德在底端,杰拉德居左,小贝居右。在训练课上,瑞典人采用了这一阵型,但主力阵容被替补阵容3∶0击败。紧接着,埃里克松将四人叫到一起,询问他们对菱形中场的看法。斯科尔斯表示喜欢,但其余三人都反对,于是埃里克松将阵型改回“442”平行站位。考虑到生姜头的防守问题,英格兰主帅最终决定让他担任左前卫,从左路内切,将边路交给阿什利·科尔。欧洲杯结束后,斯科尔斯宣布退出英格兰队,但他否认退役是因为位置问题:“许多人因为我的退役而责怪主帅,但真相是在曼联我也踢过左路,进过很多球。我们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但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人太看重个人荣耀了。”斯科尔斯退役,意味着英格兰中场进入“双德时代”。对于兰帕德来说,莫里尼奥执教切尔西、改打“433”让他获得了更多的进攻自由。对于杰拉德来说,贝尼特斯的到来意义同样如此:他在“4213”阵型中担任攻击型中场,身后有两人保驾护航。两人在2004-2005赛季发挥出色,分获英超和欧冠冠军,并双双进入金球奖三甲。2005年夏天,双德本有机会在俱乐部并肩作战。杰拉德向利物浦俱乐部递交转会申请,但利物浦拒绝了切尔西开出的创英国转会费纪录的报价,于是杰拉德收回转会申请,莫里尼奥则将目标转向埃辛。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首战,埃里克松安排双德在中场中路联袂,两

人的进球帮助英格兰2∶0领先奥地利,但中场暴露出来的防守问题最终让对手带走1分。于是,人们第一次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杰拉德和兰帕德能在一起踢球吗?也许变阵“433”对双德来说都是好事,但贝克汉姆是天生的右前卫,欧文和鲁尼是最好的双前锋组合。埃里克松在对阵北爱尔兰一战中使用“433”,小贝担任拖后中场,鲁尼踢边锋,结果英格兰队0∶1失利。与匈牙利的友谊赛上,瑞典人又变阵“41311”,让卡拉格担任后腰,杰拉德埋伏在欧文身后,中场三人是乔·科尔、兰帕德和小贝,这一次三狮军团以3∶1取胜。德国世界杯上,埃里克松重回“442”阵型,杰拉德被要求更多承担防守任务,但到了场上,双德的分工依然不明确。由于欧文的受伤,从小组赛第三场开始,英格兰主帅在两人身后安插了一名拖后后腰,哈格里夫斯和卡里克先后扮演这一角色。虽然三狮军团在八强战中点球不敌葡萄牙,但所有人 都意识到拖后中场的重要性。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期间,取代埃里克松的麦克拉伦使用过哈格里夫斯、卡里克和巴里担任拖后中场,结果9场比赛保持不丢球,真正的问题是进攻,英格兰在马其顿和以色列身上拿到两张白卷。主场对阵克罗地亚,三狮打平就出线,麦克拉伦排出“433”,杰拉德、兰帕德和巴里组成三中场,但由于门将卡森的糟糕表现,他们半场就0∶2落后。麦克拉伦换下巴里,改打“442”加强进攻并追平比分,但他此时没有再换上一名拖后中场加强防守,结果佩特里奇在禁区外施射破门,他的面前没有英格兰球员的防守。正是因为这个丢球,英格兰最终爆冷无缘2008年欧洲杯正赛。2008年,曼联代表英超拿下欧冠冠军,英超第一次在欧洲足联的联赛排名里高居榜首。但英格兰队却无缘欧洲杯决赛圈。这种鲜明的反差,与战术智慧有关,体现出的正是英超对于来自外国的战术思想的依赖性。

1998年世界杯,斯科尔斯便是英格兰队的主力球员,随队征战法国世界杯。

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克罗地亚在客场3∶2取胜英格兰,佩特里奇在禁区外远射时,英格兰中场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限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