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种族歧视说不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于上 编辑 / 黄仲鋆

因兴奋剂问题被逐出冬奥会、被指控与间谍中毒案有关、遭遇英国冰岛等国家官方抵制……俄罗斯即将迎来世界杯这场足坛盛会,却也陷入了多事之秋。俄罗斯足坛一直存在着不小的种族歧视问题,随着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球员与观众将齐聚俄罗斯,有关种族歧视问题的担忧也一再被提起。如何避免不和谐的声音破坏这次人类盛会,如何引导与约束球迷、工作人员乃至球员合理释放自己的激情,将会是世界杯上的一大挑战。

后果很严重

围绕着足球的冲突并不少见,而在很多冲突与争执的背后,都有种族歧视的因素。在2018年3月的欧联杯比赛中,里昂队球迷就发生了巨大的骚乱,多达150名球迷在主场外攻击执勤人员。骚乱的导火索,正是种族歧视问题。这场骚乱引起了欧足联的严格重视,欧足联在5月末正式开始了对里昂球迷种族歧视问题的调查。更严重的是,里昂在球迷骚乱问题上已经是“前科犯”,2017年,

里昂就因为欧联杯上的球迷骚乱而被处以罚款10万欧元、禁止参加欧足联赛事1年(缓期2年执行)的处罚。但是根据欧足联规定,一旦俱乐部在缓刑期间再次出现问题,那之前的处罚将被立即执行。虽然时隔2月欧足联才开始正式立案,但是里昂早就因为种族歧视问题陷入了非常不利的境地。种族歧视问题一向是球场上的毒瘤,足球界对于种族歧视行为也是毫不手软。在国际足联的规则中,种族歧视行为属于相当严重的纪律问题,对其的惩罚基本在5场禁赛以上,甚至高于对对手的肢体暴力攻击。在2011年10月5日与曼联球员埃夫拉的冲突中,当时还在利物浦的乌拉圭前锋苏亚雷斯遭遇了严厉的惩罚,被处以8场禁赛及4万英镑罚金。2016年12月,纽卡斯尔联中场谢尔维也因为种族歧视而禁赛5场。2017年11月韩国 对哥伦比亚的友谊赛上,哥伦比亚中场卡尔多纳也曾经做出过涉嫌种族歧视的动作,引起了巨大争议。尽管国际足联最终对卡尔多纳“网开一面”,没有在正式比赛中对其禁赛,只是处以其5场友谊赛禁赛的处罚,但是这件事的负面影响也使其最终无缘世界杯。在工作人员与球迷出现种族歧视问题时,很多球队也会主动“清理门户”。2018年1月,纽卡斯尔联俱乐部停止了U-23主教练、英格兰前国脚比尔斯里的职务,因为其在训练中有对非洲裔球员的歧视行为。前英格兰女足主教练马克·桑普森也因为种族歧视问题而丢掉了工作,这位主帅在2014年就因其种族主义行为而遭遇调查,但是调查并没有深入进行。不过在2017年,一些女球员再次对其提出指控,称其用种族主义言论攻击球员及球员家人。随后调查重新开始,桑

普森的一系列“陈年旧案”也被再次翻开。尽管桑普森否定了所有的指控,但是最终英足总还是做出了解雇他的决定。2015年,5名切尔西球迷侮辱了一位巴黎圣日耳曼的黑人球迷,这5名球迷最终被切尔西官方处以终身禁止进入斯坦福桥的严厉处罚。

种族阴影下的俄罗斯

上世纪末的一系列政治变易,对俄罗斯人的民族性格产生了深切的影响。曾经“世界第二”的“牢不可破的联盟”在一系列风波之中轰然倒塌,随后的社会动荡、经济滑坡更是让俄罗斯民众困窘不堪。在一系列的乱局中,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渐升温,一些种族主义色彩严重的思潮也开始在俄罗斯社会中出现。最为典型的,就是俄罗斯民众对于高加索地区的态度。在上世纪末,为了阻止车臣共和国的分裂活动,俄罗斯两任总统都曾经发动战争,几千名俄罗斯士兵因此牺牲。但是在十几年之后,俄罗斯人对高加索地区的看法发生了明显的转变。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1%的俄罗斯民众已经不再反对车臣共和国从俄罗斯独立出去,“停止喂养高加索”等口号大行其道。民族主义思绪的泛滥,已经使很多俄罗斯人不再将高加索人等少数族裔看做“一家人”。对于少数族裔的反对与歧视,甚至在俄罗斯的官方立场中都占有了一席之地,曾经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最高长官特卡乔夫就公开发表过反高加索移民的公众演说。在民族主义思潮日益严重的背景下,外国人也不免成为俄罗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近年来,俄罗斯“光头党”的活动日益猖獗,这些非法组织有着严重的种族主义与纳粹主义色彩,崇拜纳粹标志、尊崇纳粹战犯,大肆迫害包括中国留学生在内的在俄外国人与当地少数族裔。根据俄罗斯警方的报告,一名“光头党”想要成为“正式 成员”,就必须袭击10-20次“俄罗斯的民族敌人”。在“光头党”的宣言中,他们声称“俄罗斯民族是世界上最高贵的民族,应当将黄种人、黑种人等有色族裔均赶出俄罗斯,以维护俄罗斯的纯洁性”。俄罗斯普通百姓对于外国民众与少数族裔的态度也耐人寻味。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经常成为俄罗斯民间调侃的对象,但是这种调侃很多时候有严重的种族主义色彩。一家俄罗斯食品商曾经将一种带有黑色巧克力外皮的冰淇淋命名为“小奥巴马”,奥巴马的头像也曾经被PS到猩猩的身体上,并作为招贴画在超市中出售。但是这些商家并没有因为种族歧视问题遭遇惩罚,也从来没有任何人为这种严重歧视少数族裔的行为而道歉。2015年7月,在红牛飞行大赛中,两名俄罗斯人将自己全身涂黑,而一名戴着奥巴马面具的俄罗斯人,正追赶着一个大香蕉。但是面对有关种族歧视的指责,相关负责人仅仅轻描淡写表示,“你要是在现场就知道了,当时的情形绝对友好,简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不过,俄罗斯社会上下对种族问题的漠

视,并不代表种族问题在俄罗斯并不存在。超过30个非洲国家曾经对俄罗斯政府提出照会,要求俄罗斯对其在俄侨民尽到保护的义务。很多非洲、亚洲留学生在俄罗斯期间也会学习防身手段,应对可能的袭击。俄罗斯国内一些观察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一些反种族歧视组织逐渐创建,学者与社会活动家们也逐渐开始向政府与公众呼吁正视种族歧视问题。

歧视与反歧视的新战场

随着世界杯的临近,有关俄罗斯种族歧视的话题也不断被提及。长期以来,俄罗斯足坛都是足球界种族歧视的重灾区。因为球迷在青年欧冠中对利物浦黑人球员进行种族主义攻击,莫斯科斯巴达克遭到欧足联调查。这支曾经获得过俄超冠军的球队不止一次在种族问题上引起争议,俱乐部官方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一段黑人球员训练的视频,并将他们称为“巧克力”,这也被认为是在歧视黑人球员的肤色。2018年3月的国际比赛日期间,俄罗斯球迷也陷入种族歧视丑闻。法国3∶1击败俄罗斯的比赛上,不少记者都注意到俄罗斯远征球迷称呼法国黑人球员为“猴子”,并且针对坎特、波巴等黑人球员进行攻击。就如同“光头党”愈演愈烈一样,俄罗斯足坛的种族问题也并非一日之寒。不少极端球迷组织都有严重的种族主义色彩,2012年,圣彼得堡泽尼特队的一拨死忠狂热粉发表了一份宣言,要求球队不再签约非白人和同性恋球员,令人震惊的是,这份宣言竟然得到了不少球迷的认可。俄罗斯官方对于种族歧视问题的态度也相当暧昧,加纳球员弗林蓬曾因为向对手竖中指而被驱逐出场,这位枪手旧将表示,他这样做是为了回击对手的种族歧视话语,但是俄罗斯足协并没有理会他的抗议。就连政治强人普京也不例外,2010年

赢得世界杯举办权仅仅四天后,一群俄罗斯族的年轻球迷与来自北高加索地区的年轻人发生了冲突,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球迷叶戈尔·斯维里多夫被对方的橡皮子弹枪射中身亡,这激怒了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几天后,大批足球流氓和极右团体在克里姆林宫附近的马涅什广场举行集会,原本是为了悼念遇害球迷,最后却演变成了带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抗议和骚乱。当月下旬,普京来到斯维里多夫墓前,献上鲜花表达哀思,这被解读为是对民族主义者的低头。与禁药、安全等问题一样,种族歧视也是俄罗斯世界杯的一大潜在威胁。俄罗斯世界杯已经不止一次因为种族问题蒙上阴影,早在2015年,当时还在圣彼得堡泽尼特效力的巴西球星胡尔克就拒绝参加世界杯预选赛抽签仪式,“种族歧视每场联赛都会发生,我过去对此非常愤怒,但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我只是向球迷们送个飞吻来避免冲突。”托特纳姆热刺队的边后卫丹尼·罗斯也对俄罗斯的种族歧视问题感到担忧,这位英格兰黑人国脚已经告知自己的家人不要去世界杯,担心他们会因为肤色问题而遭到种族主义者的攻击。不过面对种种质疑,一向与俄罗斯关系较好的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还是选择了站在俄罗斯一边。这位光头掌门人公开表示, “我不止一次来到过俄罗斯,但是从未目睹过种族歧视事件”。不过同时,因凡蒂诺也表示,世界杯不会对种族主义势力有任何的让步,一旦球场上出现种族歧视事件的话,那主裁判有权力暂停,甚至终止比赛。从2017年开始,俄罗斯的足球联赛中也引进了反歧视监测系统,包括工作人员、志愿者、安保人员在内的每个人都进行过相应培训,以确保在发生歧视事件时,能迅速采取正确的行动。在俄罗斯世界杯1/4决赛期间,国际足联还将特别设立反歧视日。有关种族歧视与反种族歧视的战斗从未停息,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将是双方的新战场。

2014年世界杯前,组委会在马拉卡纳体育场召开会议,反对暴力、反对种族歧视。

2014年4月30日,球王贝利造访墨西哥城,称自己的成就是对种族歧视的最佳反击。

2018年3月,里昂球迷因种族歧视大闹主场,而球队也以2∶3告负。

针对俄罗斯世界杯可能出现的问题,普京和因凡蒂诺进行了交谈,坚决杜绝种族歧视等行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