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有“默契”

Football Club - - 绿茵场 - 撰文 / 赵纯 编辑 / 关河

竞技体育,第一要务便是追逐胜利,然而在很多情况下,自身利益如何最大化,规避可能带来的风险才是当务之急。正因如此,足球场上的“默契球”屡见不鲜,即便在万众瞩目的世界杯赛场也不例外。小组赛第三轮,就有两场相对明显的默契球引发舆论争议,当自身利益与公平竞赛发生冲突,到底怎样做才是对的?

世界杯上的嘘声

“有谁愿意听到满场球迷的嘘声呢?但是今天不能怪球迷发出嘘声,因为这场比赛实在太糟了!”BBC在法国与丹麦的小组赛后,发出如此感叹,两队共同演绎了本届世界杯第一场0∶0,各取一分携手出线进军16强。赛后全场7万多名球迷报以嘘声,人们质疑两队全无进攻欲望,踢得一团和气,实在对不起买票进场的球迷。法国人开场就雪藏了多名主力球员,包括门将洛里、中场核心波巴和天才少年姆巴佩。整场比赛下来,法国11次射门,4次射正,丹麦上半场更是0次射门,全场仅1次射正,两支球队对待比赛的态度似乎都是例行公事。 不过,法国队中场大将坎特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丹麦人决定了比赛走向了难堪,“我们努力想要进攻,希望赢球,不过遇到的对手只想追求平局,拼命防守。”当然,窃喜的坎特最后还是露出了真实的一面,“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输球,以小组第一名晋级。”相比起来,法国队主帅德尚就显得直率多了,他大言不惭地表示,球队做了很大的努力拿到1分,他们不能承担过度风险。球场另一端,丹麦人也毫不顾忌对一分的渴望,“我们只需要1分,对吧?对手可是世界上最好球队之一,他们的反击能力太出色了,如果我们踢得过于奔放,那一定是疯了。”丹麦主帅哈雷德毫不

讳言,尽管澳大利亚同一时间输给了秘鲁,对他们的出线构不成任何威胁。无独有偶,在C组“丑陋一战”后,H组也不甘人后。一个是输球就有被淘汰危险的日本,一个是两战尽墨早早确定出局的波兰,两支球队上演了完全不逊于法丹的表演。赛前,日本队轮换了6名主力球员,显然他们的目光已经飘到了1/8决赛甚至更远的地方,他们希望用一场经济适用的比赛达成出线目的,最少的消耗球员。站在日本人的角度审视,这似乎合情合理。另外一场,哥伦比亚和塞内加尔才是生死之战,几乎不存在平局的可能,而小组出线后的对手是英格兰还是比利时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比赛的走势其实并非如日本人预想的那般如意,他们在第59分钟时先丢一球,而另一场比赛还是平局。倘若这个比分保持到终场,日本队将以净胜球的劣势被淘汰出局。得知了形势的“蓝武士”随即展开反扑,只 是受限于大幅轮换,实力上有所下降,再加上波兰人不甘心一场不胜就回国,也是实在对不起种子队的身份,因此也拿出全力应对。正当日本人一筹莫展之时,哥伦比亚率先进球的消息传了过来,小组格局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如此一来,日本的竞争对手就成了塞内加尔,两队在积分、净胜球、进球数、相互胜负关系等方面不分上下,只能通过红黄牌数量来排定座次,而日本队优势明显。考虑到哥伦比亚要力保胜利,争取小组头名,从而进入淘汰赛的下半区,所以日本将帅就大胆把“宝”押在哥伦比亚身上。其实“蓝武士”也不想如此“认怂”,不过第81分钟时,槙野智章在防守对方传中时险些自摆乌龙,这种危险状况让日本球员统一了思路,倘若再丢一球,他们就将以净胜球的劣势出局。轻易将球权交给对手,逼抢之下难免吃到黄牌,因此最后十分钟必须加强控球。随后,日本队在本方半场非常谨

慎地进行着传递,而胜利在握的波兰球员也没有太多的动力,并不上前紧逼。看台上的嘘声漫天,但权衡利弊之下,日本人仍旧不为所动。最终连裁判也受不了如此尴尬的气氛,补时还未到就吹响了终场哨。作为本届世界杯16强中唯一的非欧美球队,亚洲独苗日本确实值得称赞。另一方面,日本队却利用了一种有违公平竞赛的方式得偿所愿,而帮助他们压倒塞内加尔的竟然是红黄牌数量的“公平竞赛法则”,实在是太过讽刺。不少人认为,日本队简直“毫无羞耻感”,其实在如此重要的世界杯上,利益往往才是压倒一切的因素,日本队不是第一支,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支选择“默契球”的球队。

那些经典的默契

公认的世界杯历史上最早出现的默契球发生在1978年世界杯,复赛阶段阿根廷和死敌巴西、波兰、秘鲁分在一个小组中。由于阿巴两队积分相同,相互直接交锋又战成平局,所以决定谁能够晋级决赛的关键就是净胜球。在最后一轮面对秘鲁前,阿根廷的净胜球处在劣势,他们必须要净胜4球才能压倒巴西队进入决赛。比赛争议的焦点就在于之前的5场比赛中只丢了6球的秘鲁队门将拉蒙·基罗加就出生在阿根廷罗萨里奥,成年后才转籍秘鲁。结果“潘帕斯雄鹰”在他身上先后6次破门,大胜晋级。出乎意料的战果引起各方猜疑,然而直至今天,两队的球员都否认这中间存在着某种协议或者默契。除了利益之外,血缘和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联系也是滋生默契球的土壤。1982年世界杯,强大的西德队首战就输给了阿尔及利亚,这使得他们的出线前景变得危急起来。第2轮比赛,德国人4∶1大胜智利,奥地利则2∶0击败了阿尔及利亚,这样的赛果让小组赛在最后一轮之前陷入混乱。阿尔及利亚在最后一轮率先出战,3∶2战胜了智 利,看似将命运把握在手中,却低估了德国和奥地利的亲密程度。联邦德国只要小胜奥地利,两支球队就都能靠着净胜球优势压倒阿尔及利亚双双出线。比赛果然按照人们的预想发生了,德国人早早取得比分领先后,两队心照不宣的“井水不犯河水”,将比分保持到了终场。在本届世界杯后,国际足联改革赛制,将小组赛同组最后一轮比赛放在同时间进行。德国人可算得上“默契球”的行家了, 2014年巴西世界杯小组赛,由于“日耳曼战车”首战就狂扫葡萄牙,使得对手在小组竞争中完全落在下风,不得不与美国队比拼净胜球。末轮中,德国与美国狭路相逢。众所周知,美国队主帅克林斯曼正是德国队从低谷走出的“教父”,他在2006年世界杯前提

拔的众多新星,几乎都成为了德国队的中流砥柱,就连主帅勒夫也是“金色轰炸机”的助教和密友。面对恩师,德国的球员们也很“懂礼貌”,他们取得一球领先后就浅尝辄止,既拿到比赛胜利,给外界和球迷一个交代,也不让美国队在净胜球方面吃亏,双方皆大欢喜,并肩挺进淘汰赛。要说起大赛上最著名的一场默契球,非2004年欧洲杯上瑞典与丹麦这对北欧近邻上演的进球大战莫属。小组赛最后一轮开始前,瑞典积4分、净胜球多达5个;丹麦同样是4分,净胜球只有2个;而意大利人前两场比赛全部打平,仅积2分。最后一轮,意大利面对实力最弱的保加利亚,取胜希望不小,瑞丹的直接对话,则充满变数。根据积分相同先比较互相交锋情况的规则,倘若意大利如愿取胜,而北欧两队最后一轮打出高于1∶1的平局,三支球队同积5分,而瑞典和丹麦完全能通过在彼其身上“刷”进球,凭借 三队相互交锋总进球优势稳稳出线。比赛的走势似乎印证了人们赛前的猜想,瑞典和丹麦你来我往,很快达成了1∶1的“底线”。第66分钟,丹麦球星托马森的进球打破了平衡,此后的比赛里,他们全线防守,任由瑞典队狂轰滥炸。另一场比赛里,意大利队则仍保持着平局。或许是觉得做戏已经相当充分了,终场前丹麦门将索伦森一个出人意料的脱手,为瑞典人送上大礼,双方就此战成2∶2。而意大利前锋卡萨诺在比赛最后时刻打入反超一球后,兴奋的跑向了场边,却发现替补席上一片死寂, “坏小子”很快明白了局势,转喜为悲,他的眼泪也成了那个夏天永恒的记忆。比起俄罗斯世界杯上的两次拙劣表演,瑞典与丹麦这一场酣畅淋漓、跌宕起伏的默契球,让人看的丝毫不觉厌恶,可以算得上是演戏的最高境界了,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2010年世界杯上葡萄牙与巴西一战。这场群星荟萃的比赛毫无含金量,打平就能出线的双方把主要精力全放在了肉搏上,通过较大的动作和看似火爆的场面让比赛看起来热闹非凡,实际却毫无进展,最终两队各取所需,只留下科特迪瓦人无可奈何地身影。

难以杜绝的后门

实话说,心照不宣的默契球确实对双方球队有不少好处,不但可以节省体能,以便在接下来的淘汰赛中发挥出全部实力,也可以顺便决定球队的小组座次,避免淘汰赛首轮遇到强敌的可能性。可是对于球迷,尤其是花钱买票去到现场观战的球迷来说,确实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毕竟没有人愿意去看一场毫无进取心的比赛。然而,比起假球,默契球却更难界定和取证。默契球甚至不是赛前双方约定好比赛的结果,而是在比赛中,随着进程的变化,临时利用规则,达成预想的比赛结果。往往是比赛双方都能接

受的结果,至少对一方有利而另一方无害。默契球难以界定,也就造成了无从惩治,只能从规则本身的漏洞下手。塞内加尔足协在小组赛结束后就正式向国际足联提出,改革计算红黄牌的“公平竞赛规则”,以防止日本人这样的闹剧重演,“未来FIFA应该惩罚那些消极比赛的球队。FIFA实施了一个新的规则系统,但公平竞赛规则真的解决了所有问题了吗?赛后,对日本队和波兰队什么惩罚也没有。针对球员、教练和球队的这种比赛态度,应该做出惩罚。日本队的做法,违背了足球原则,更让我们震惊的是,日本教练还公开承认(消极比赛)。塞内加尔足协对日本队缺乏公平竞赛精神的做法感到非常遗憾,当这些球队缺乏了公平竞赛精神,FIFA的规则也就成了一纸空文。”只是,倘若在所有比较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参考红黄牌情况总好过撞大运的抽签。面对舆论的声音,国际足联也有所触动,FIFA的赛事方面负责人科林·史密斯就表示,将会在世界杯结束后针对反映出的问 题进行审视,“我们会重新回顾整个赛事,我们会看看得到的反馈和结果是怎样的。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没有发现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至于世界杯历史上首次由黄牌数决定两支球队能否小组出线所带来的一系列争议,史密斯也承认目前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我们想要避免抽签决定排名的情况。我们认为一支球队应该通过自己的表现争取更进一步,而不是靠运气。我们倾向于根据球队的进球和比赛后的结果就把排名确定。” 1976年以前,当必须要决出胜负的两支球队打成平局后,会采取择日重赛的方法,既费时又费力,还会对赛事组织,球队安排等一系列事项造成不确定性的影响。然而点球大战的创意甫一推出,就改变了足球发展的历史轨迹,缔造出大量经典传奇,可谓化腐朽为神奇的一笔。而今,极端情况下排定球队先后顺序似乎也遭遇了相似的困局,期待着有识之士能够提出一项划时代的解决方案,让足球的世界变得更精彩、更公平。

在本届世界杯最后一轮小组赛中,法国和丹麦队均无心恋战,最终平局收场。

日本队和波兰队的比赛同样让球迷感到失望,两队在比赛的最后时刻放弃了进攻,主裁也早早地终止了比赛。

2004年欧洲杯小组赛,丹麦队门将索伦森庆祝球队进球,这场2∶2的比赛最终导致意大利队小组出局。

阿根廷队在1978年世界杯赢得最后的冠军,但他们在第二阶段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以6∶0大胜秘鲁队令人生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