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齐尔的困境

Football Club - - CONTENTS -

在这个充满悬念的俄罗斯之夏,德国人仅仅出演了3场小组赛便早早退场。卫冕冠军不仅创造了小组垫底出局这一历史最差战绩,更是被内讧、分裂等一系列负面传闻所困扰,阵中的土耳其裔球员厄齐尔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推上风口浪尖。如今的德国,正面临着失去他们最有创造力的明星中场的危险,而厄齐尔的痛苦,同样代表着德国队乃至于德国社会的危机。

厄齐尔的表现真的很差吗

6月27日,对德国足球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尽管他们在世界杯小组赛首战意外地输给了墨西哥,但是第二战逆转战胜了瑞典。在小组内部净胜球差异均不大的情况下,命运本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要他们能拿下韩国,就依旧保留着小组出线的可能。可是在这场生死之战中,德国队的进攻依旧没有起色,一次又一次的猛攻都被韩国队化解。在最后时刻,士气低迷的德国连续犯下防守错误,反而被韩国队连续打进两球,以小组垫底的身份告别了世界杯。赛后,德国中场厄齐尔陷入了更大的麻烦。愤怒的球迷在球场边高声辱骂德国队10号,倍感受辱的厄齐尔也对球迷进行了还击,最终球场工作人员及德国队教练组不得不分开双方,避免发生更大的冲突。德国队 回国之后,有关厄齐尔的批评也是铺天盖地,而厄齐尔的父亲也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回击,认为德国舆论对儿子的指责仅仅是为世界杯战局不利找的借口,甚至声称“如果我是厄齐尔,就退出国家队”。很多媒体也在报道中提及了29岁的厄齐尔计划退队一事。实际上,厄齐尔的表现并不算差。在世界杯创造机会总榜单上,他并列第5位,一共创造了11次机会。但是,德国队10号仅仅打了两场比赛。作为一名主司进攻的中场,厄齐尔的表现并不算差。不少球迷都认为厄齐尔在比赛中态度消极、不参与防守,但是在对墨西哥的首场比赛中,面对衔枚疾进的洛萨诺,回防努力封堵射门的恰恰是厄齐尔……

被过度解读的“合照门”

事实上,厄齐尔面对的舆论环境远比想象中残酷,即便他成功封堵了洛萨诺的射门,或许也无法逃脱铺天盖地的批评。早在5月,这位德国国脚因为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而陷入指责之中,与其一同“落难”的还有曼城中场京多安。在埃尔多安访问英国期间,两名德国球星及土耳其国家队国脚托松一起与埃尔多安合影,厄齐尔与京多安还将球衣赠与了后者。厄齐尔、京多安都是土耳其裔球员,两人至今也有不少亲人生活在土耳其,京多安还在土耳其投资了一座大型商场。但是在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将合影发布到网络之后,事态开始逐渐失控。一方面,土耳其当时正在进行总统大选,两名德国国脚的行为被认为是在为埃尔多安造势。而球员自身在“合照门”中的一些行为也颇为暧昧,在京多安赠与埃尔多安的球衣上,还有“诚挚致敬我的总统”字样。但是由于近年来的一系列争端,埃尔多安并不受西方的欢迎,他经常将外国的土耳其裔看作自己的政治资源。2017年4月,埃尔多安曾经发动全民公投,将土耳其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为了抗衡西方的反对,埃尔多安多次呼吁在国外的土耳其移民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支持,并且派出专使前往奥地利、瑞典等国家,向当地有资格在土耳其大选中投票的土耳其裔移民进行拉票,这种行为遭到了其他国家的抗议。因此,当两名土耳其裔国脚与埃尔多安合影时,立刻就被德国媒体乃至于官方都判定为“为选举造势”,遭到了巨大的反对。长期以来,埃尔多安都是德国媒体口中的反面角色,而“合照门”之后,德国媒体也毫无保留地将怒火倾泻给了两名即将在世界杯上为国出征的球员。德国《焦点》周刊尖刻地讽刺两名球员“民主也必须接受愚蠢”,而德意志广播电台也称此事为“天真的足球 运动员与粗暴的利益政治”。曾经在中国国青旅德事件中高呼“言论自由”的德国足球界,这一次也没有给予厄齐尔与京多安理解。德国足协主席因哈德·格林德尔表示:“埃尔多安并没有充分尊重足球和德国足协坚持的价值观。因此,我们的国脚甘于被利用,成为竞选活动的噱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德国队内部对两名球员也持反对态度,领队比尔霍夫表示: “我仍然对厄齐尔和京多安为德国队效力的承诺,以及两人对我们价值观的认可度没有丝毫怀疑。他们并不清楚这些照片的象征意义,然而我们不能支持这样的行为,而且我们会和两名球员谈谈这件事。”

德国崩坏的“多民族”人设

厄齐尔的苦难,或许也可能变成其他人的。长期以来,德国队都被看作是足球界“民族融合”的典范,博阿滕、赫迪拉、吕迪格以及萨内都有非洲背景,厄齐尔、京多安和詹则有土耳其血统,穆斯塔菲的父母来

自阿尔巴尼亚,戈麦斯的斗牛士庆祝动作代表着西班牙血统,联合会杯时期把守龙门的莱诺也险些被俄罗斯足协归化。在2014年的冠军之师中,移民球员被看作一支重要的力量,这支“多国部队”在德国足球大旗下行阵和睦、优劣得所,也被传为佳话。可是4年之后,一张合影就让两位重要国脚招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评价,德国队“多民族”的人设也接近崩溃。根据德国队内部的一些说法,早在出征世界杯之前,队内以拜仁球员为首的“本土帮”与“移民帮”就产生了隔阂。在世界杯前的备战阶段,效力于拜仁慕尼黑的本土球员基米希就与效力于切尔西的移民球员吕迪格产生了冲突。曾经为了避免球员因为种族问题拉帮结派,德国队强令不同血统的球员在进餐时混坐,但是在这支小组垫底回家的德国队,这一命令并没有得到落实。不同血统的球员不仅在餐厅中彼此“割据”,甚至还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在确定世界杯名单的最后阶段,勒夫没有选择现今身价最高的德国球员,也是移民后裔萨内;另一名移民后裔若纳坦·塔也在最后时刻被踢出了大名单。种种“蛛丝马迹”在德国出局之后均被有心或者无意地提起,但是不管怎样,这支德国队不再如4年前团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实际上,德国队目前的状态也是德国社会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大批中东难民进入德国,这些难民往往都有伊斯兰教信仰,无法融入当地社会。但是收留难民又占据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一些难民还经常造成治安问题。在欧洲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德国人对移民的态度也开始转变,过去广受欢迎的廉价劳动力开始被看作难以对付的竞争者。安全问题也是影响德国社会团结的一大因素,近年来欧洲恐怖袭击频发,很大程度上因为难民的大量涌入给了恐怖分子可乘之机。整体来看,德国社会愈加趋向于保守,德国本土民众与移民、难民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以现总理默克尔为首的执政党对难民和移民依旧保持欢迎态度,但是并不是所有德国人都支持这种“政治正确”的做法。在施政上,他们难以与掌握了政权的默克尔抗衡,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将“怒火”迁移到移民及有移民背景的公众人物身上。对厄齐尔、京多安“合照门”的过度解读,很大程度上也是德国保守势力向移民的一次攻击。就连一度被移民们感恩戴德的“默克尔妈妈”,如今也在遭遇越来越多的掣肘。在2017年的大选中,主义保守、反对移民的“德国选项”党已经成为了支持率第三高的党派。三战仅取一胜,遭遇两场零封,以小组垫底的最差成绩告别世界杯,本届大赛上的德国队无疑暴露了很多问题。厄齐尔,甚至包括京多安的确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但是德国队的问题绝非一个球员状态低迷这样简单。在“撕裂”的社会漩涡中,德国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争议;不幸站在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厄齐尔,如今的困局也绝非依靠球场上的表现就能解决。

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厄齐尔总共创造了11次机会,表现其实并不算差。

“合照门”的两大主角——厄齐尔和京多安,两个人都成为了德国媒体和球迷指责的对象。

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德国队在取胜就有希望晋级的情况下负于韩国,小组垫底被淘汰出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