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遇上抑郁症

Football Club - - 十一人 -

不知从何时开始,抑郁症被广泛关注。事实上,这种疾病相当常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资料显示,抑郁症将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疾病。足球领域也难逃抑郁症魔爪,近年来已经有不少球员中招,危害性丝毫不亚于那些作用在身体上的伤病。

再见尼尔马尔

经过长达10个月的沉寂后,曾经代表巴西队参加了2010年世界杯的前锋尼尔马尔重回外界视野,不过这位昔日天才如今却正遭受抑郁症的折磨。“我自己现在很好,从未有这么长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并且得到他们的支持。幸运的是,我的经济状况不错,我自己也在重新训练,但是我不太想立刻就去踢球。现在的我更加平静,我还没有决定是否继续踢球,不过健康就好。”尽管已经能够进行基础训练,走出了重返球场的第一步,但34岁的尼尔马尔离符合职业标准仍有不小的差距。其实职业生涯与人生都是一样,必然会遭遇到许多挫折与低谷,只是有些人挺了过去,迎来柳暗花明,而另一些人则倒了下来。尼尔马尔就属于后者,抑郁症的魔爪就在此时乘虚而入。2009年夏天,尼尔马尔以1650万欧元的身价转投西甲比利亚雷尔。这笔钱在当时看来的确不算少,不过人们仍认为尼尔马尔物超所值,毕竟他此前作为主力前锋帮助巴西队赢得了U-20世青赛冠军,在他的队友中有丹尼·阿尔维斯和费尔南迪尼奥这样已经在欧洲足坛踢出名堂的球员。加入黄色潜水艇的第一个赛季,尼尔马尔的表现令人眼前一亮,他联赛出场33次,打入11球并有7次助攻,很快取代了意大利金 童朱塞佩·罗西的主力位置。出色的表现也赢得了国家队的召唤,在对阵智利的世预赛上,尼尔马尔上演了帽子戏法,为锋线人才凋敝的桑巴军团注入了一支强心剂。随后,尼尔马尔被邓加带到了南非,与当时的9号法比亚诺轮流出场。经过世界杯洗礼的尼尔马尔变得更加成熟。2010-2011赛季,他继续保持着良好的状态,依旧在联赛贡献了两位数的进球。与此同时,不少豪门盯上了这位正值当打之年的球星,烦恼也由此而来。2011-2012赛季,当尼尔马尔戏耍塞尔希奥·拉莫斯,并送给皇马队长一张红牌的时候,他在俱乐部的位置却变得微妙起来,膝盖伤病使得他远离赛场数月,而感受到危机的比利亚雷尔则希望能够尽快变现,以免球员价值缩水。“俱乐部面临财政危机,他们没有办法支付球员的薪水,所以希望出售尼尔马尔以解除危机。尼尔马尔本人对转会谈判毫不知情,但莫利纳(时任主教练)接到了俱乐部高层的命令,不能将巴西射手列入出场名单,俱乐部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能尽快将其出售。”面对外界的猜测,尼尔马的经纪人将矛头直指俱乐部。赛季结束后,正值上升期的尼尔马尔以创造了卡塔尔联赛第二转会身价(1000万欧元)的价格加盟赖扬队,从此告别了主流赛场。在那个赛季里,比利亚雷尔始终深陷降级泥淖,最终跌入西乙。另一方面,尼尔马尔来到西亚联赛也有些“自我放逐”的意味,毕竟他当时已经站在了30岁的门槛前,豪门梦并不容易做,还不如趁着热度多赚两年钱。从此之后,尼尔马尔就在海湾国家和巴西之间流浪,2014年他在卡塔尔贾伊什队短暂效力,回归母队巴西国际一年后,又前

往阿联酋纳斯尔队。去年7月,尼尔马尔加盟巴西桑托斯,仅出场两次便结束了与俱乐部的合同。其实在当时,这位昔日明星已经患上了困扰着很多球员的抑郁症。此后的10个月时间里,尼尔马尔彻底消失了,直到今年7月,阿根廷球星亚历山德罗加盟巴西国际队1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尼尔马尔才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或许是由盛转衰的巨大落差令尼尔马尔颓废,或许是在西亚国家的生活让他难以适应,又或许是颠沛流离的人生让他日渐沮丧,总之尼尔马尔还是被抑郁症乘虚而入。而今,他能够平静地站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采访,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只是在足球场上那些还没实现的梦,恐怕只能藏在心底了。

抑郁症猛于虎

尼尔马是幸运的,虽然抑郁症几乎无法痊愈,且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至少他已经开始摆脱心魔的困扰,而另一些人却只能一步步坠向深渊。10多年前,如果有人问起德国足坛最具才华的明星是谁,戴斯勒的名字应该是最多被提及的。自从他出道以来,一直被人冠以天才之名。然而天妒英才,戴斯勒却被伤病摧毁了。右膝十字韧带撕裂,关节脱臼,软骨受伤,戴斯勒的双腿承受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伤病,但真正摧毁一个人的不是躯体疾病,而是精神。在拜仁效力时外界给与他太过热烈的关注,加之彼时正是德国足球史上最低

摧毁一个人的不是躯体疾病,而是精神。在拜仁效力时外界给与他太过热烈的关注,加之彼时正是德国足球史上最低 尼尔马尔——那名曾经戏耍过拉莫斯的巴西前锋,如今正在与抑郁症努力抗争,这可能比进球要难得多。

谷,期待与焦点自然都在这位日耳曼头号新星的身上,使戴斯勒最终不堪重负。27岁那年,戴斯勒已经失去信心和耐心,选择挂靴离去。无独有偶,被视作梅亚扎国王的阿德里亚诺,也因为父亲去世的沉重打击而陷入抑郁,终致辉煌无比的职业生涯夏然而止,至今仍令人扼腕叹息。如果不是抑郁症,戴斯勒和阿德里亚诺或许能够改变足球的历史,写下属于自己的 光辉篇章,但人生不能假设,流星的陨落充满遗憾,比起另一些患病球员来,至少他们仍有机会找寻新的人生。2011年,威尔士足球队主教练、英超活化石斯皮德在家中上吊自杀,当时英国足坛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斯皮德自杀前一天还在BBC的足球节目中谈笑风生。作为足球圈的成功人士,斯皮德一直被抑郁症所困扰,但从来都没有对外透露过。一个尽责的丈夫,一个出色的门将。不管是哪一份责任,都没成为恩克留下的理由。2009年11月10日,恩克以最极端的方式与世人告别了。他静静地躺在铁轨上,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把震惊和不舍留给了足坛,更把悲痛和心碎留给了每一个爱他的人。恩克去世后,人们通过他的妻子才得知,这位德国队的一号门将已饱受抑郁症折磨6年的残酷事实。由于女儿拉拉的夭折,悲伤笼罩在恩克的身边。在女儿去世32个月后,他们又收养了一名女婴,仍然为她取名为“拉拉”。也正是为了这个孩子,恩克更加不敢公开寻求抑郁病的治疗,他怕失去拉拉的抚养权,更怕离开心爱的足球。南非世界杯上,队友们将印有恩克名字的1号球衣放在替补席上时,多少人泪如雨下。而就在2016年欧洲杯即将开始前,曾经执教过德甲勒沃库森和德乙柏林联盟的主教练莱万多夫斯基也因抑郁而自杀。除了场外生活的不如意,在球场上的失败也会让人走上抑郁之路。迪巴尔托洛梅伊——前意大利著名中场,被罗马球迷亲切地称为“迪巴”。1984年,迪巴作为队长率领红狼打入欧冠决赛,并与利物浦激战到了点球大战,罗马没能取胜,而那也是迪巴尔托洛梅伊在红狼的告别战,他带着球迷们的指责转身离去,加盟了AC米兰。然而此后的日子里,这场失利始终困扰着迪巴尔托洛梅伊,1994年5月30日,39岁的迪巴饮弹自尽,这一天,恰好是罗马欧冠决赛失利10周年纪念日。

亮剑更需勇气

尽管迪巴尔托洛梅伊没能战胜抑郁症,但在他身后,却掀起了巨大的反响。根据迪巴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11 Metres》在意大利上映,引发了全社会的深刻思考,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阐述自己与抑郁症的过往,并勇敢的接受治疗,也正因如此,更多球员的职业生涯甚至生命得到了挽救。 2003年至2004年,压力山大的布冯开始被抑郁症折磨,当时的他甚至不敢踏入球场,走到球场前就会双腿发抖,“在意大利,我们做100次扑救,犯一次错,接下来整个星期你的那一次错误都会被人们谈论,让你快要疯了。但是在国外,允许你犯错,并给你平缓发展的环境。在意大利你犯一次错就完蛋了。”好在生性开朗的布冯并未选择独自一

人默默承受,他积极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人们羞于向其他人求助,我则不然。这跟身体受伤一样,有人勇敢面对,有人逃避,有人就此沉沦。”在家人的陪伴下,布冯走出了黑暗,从抑郁症患者蜕变为世界第一门将。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患抑郁症,而正是由于这个病的转化导致了布冯后来所缔造的传奇,他是足球史上最优秀的守门员之一。无独有偶,同样在意大利足坛呼风唤雨的维埃里,也曾因为落选世界杯大名单以及得不到俱乐部邀请而患上了抑郁症,所幸波波很快决定进行医疗干预,这才使他安然度过了职业生涯的末期。2006年,尤文图斯因电话门事件降级,作为球队的功勋人物,佩索托一时难以接受,再加上他的婚姻正在经受考验,一下子被抑郁症侵袭。德国世界杯期间意大利对阵乌克兰赛前,佩索托从俱乐部大楼办公室跳下轻生。幸运的是他命不该绝,被救下后得到了来自意大利以及世界各地球迷的鼓励,逐渐从抑郁症中走了出来。如今,佩索托已经成为尤文图斯青训系统的负责人,一心扑在“斑马军团”和意大利足球的未来上。在外人看来,足球运动员收入丰厚、名气过人,不应该有太多的压力。事实上,镁光灯,球迷和舆论都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消极影响,而这些冲击远非普通人所能体会。前英格兰球员、曾担任过职业足球协会主席的克拉克·卡莱尔拍摄过一部名为《足坛自杀秘密》的纪录片,他年轻时放荡不羁,做出过许多荒唐事,却也罹患抑郁症,自杀未遂,这些经历带给卡莱尔更多的思考。后来,卡莱尔积极参与各项公益活动,并在媒体上呼吁大家给球员更多空间,通过与那些同行们的采访,他推测在英格兰球员协会中有“数百名”球员被程度不同的抑郁症所困扰。这也与英媒的统计相吻合:他们发现职业体育人的自杀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英国运动员的自杀率是普通英国男性的2.5倍,抑郁症正是主要诱因。 尽管卡莱尔如今依旧没有彻底摆脱抑郁症的困扰,还在去年玩消失一度令警方出动寻找,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始终站在对抗抑郁症的第一线,他建立的心理健康慈善机构“克拉克·卡莱尔双重诊断基金会”,已经成为英国足坛不少从业者寻求心理帮助的场所。根据专业人士的分析,运动员容易患上抑郁症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身份的遗失,常年的经历使他们将“运动员”身份看作主导身份,忽略了其他身份,自我概念被扰乱;其二是容易陷入“隧道视觉症候群”,通俗来说,就是除了训练和比赛,在其他方面无所适从。当然,高强度的赛事和心理压力也会造成运动员身体失衡,诱发抑郁症。体育圈里的抑郁症已经得到了各方面的极大重视,比如英足总和球员协会每年都会拿出至少800万英镑的经费,安排心理辅导和技能培训课程,帮助球员在退役后回归正常生活,尽快融入社会。而美国奥委会则设有专职的运动心理专家岗位,为所有运动员提供帮助。相信在科学的心理医疗保障下,体育圈将会打赢这场与抑郁症的战争。

德国足坛的天才球星戴斯勒过早地毁于伤病,而他的诸多伤病中就有抑郁症的影子。

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德国门将恩克的悲剧故事,只要想起就会让人为之落泪。

布冯在加盟尤文图斯不久后,也曾经被抑郁症所折磨,好在生性开朗的他及时得到了有效治疗,这才有了后来的世界第一门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