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的亚洲星光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于上 编辑 / 关河

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首轮,日本队击败了实力不俗的哥伦比亚,不仅日本媒体引以为傲,就连德甲官方也在赛后称“这是日本的胜利,也是德甲的胜利”。在这场比赛中,点球首开纪录的香川真司与打进制胜头球的大迫勇也都是效力于德甲的日本球员。在如今的德甲,亚洲球员已经具有很强的存在感,我们也期待着中国球员能真正立足德甲的那一天。

亚洲球员旅欧第一站

每一轮德甲联赛都不乏亚洲球员的身影,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日韩球员。据统计,上赛季有多达23名日本球员在德甲俱乐部效力。德甲俱乐部同样也是韩国国家队的重要兵站,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具滋哲是奥格斯堡的主力,奥格斯堡还有另一名韩国球员池东沅。

德甲与亚洲球队的密切联系,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为了准备1964年东京奥运会,当时的日本足协主席野津谦与联邦德国政府达成了一系列的援助协议,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邀请曾经获得德意志联邦十字勋章的传奇教头、有着“足球教授”美誉的德特马·克拉默来到日本,带领日本国家队备战。这位传奇名帅在日本的时间并不长,但却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他不仅带领从未参加过洲际大赛的日本队进入了复赛,还促成了日本全国联赛也就是后来的J联赛的创办。为了纪念这位老人的功勋,日本足坛将其奉为“日本现代足球之父”,日本政府授予其勋三等瑞宝章。2016年,创作过《四月是你的谎言》的日本著名漫画家新川直司还推出作品《再见了,我的克拉默》,来表达对这位老人的敬仰。上世纪70年代,另一位传奇教练——曾发掘了海因克斯、内策尔与福格茨的亨内斯·魏斯魏勒来到了日本,并将日本球星奥寺康彦带到了德甲的科隆队。看过奥寺康彦的几堂训练课后,魏斯魏勒就决心签下这个颇具才华的日本小伙子,在其原本效力的古河电工(后来的千叶市原)及日本足协的帮助下,奥寺康彦成为了第一名登陆欧洲五大联赛的亚洲球员,并在1977-1978赛季获得了德甲联赛冠军与德国杯冠军。接下来的赛季里,奥寺康彦在欧洲冠军杯赛场上也有所斩获,在对阵诺丁汉森林的比赛中,这位日本前锋用一脚低射取得了亚洲人在欧冠的第一粒进球。奥寺康彦登陆德甲几星期后,韩国传奇球星车范根也代表法兰克福上演了首秀。相比于日本对手,“炸弹车”的荣誉簿要更加丰厚,他曾经代表法兰克福与勒沃库森都夺得过欧洲联盟杯,总共在德甲打进98球,至今仍保持着德甲的亚洲球员进球纪录,在1999年之前,他也是德甲外籍球员进球纪录的保持者。凭借着在德甲的优异表现,车范

根还当选过德国足球先生,并被国际足球历史与统计协会评选为20世纪最佳亚洲球员。其他亚洲国家与五大联赛的渊源也往往始于德甲。国足射手杨晨曾经效力过法兰克福,他也是第一位闯荡五大联赛的中国球员。伊朗球星马赫达维基亚则在汉堡取得过成功,在2002-2003赛季,他凭借14次助攻成为了德甲助攻王,并在当年被《踢球者》杂志评选为德甲最佳。

地域不同,道理相通

德甲对亚洲球员的青睐有着诸多原因,受到“50+1”政策的限制,多数德甲球队经济实力都很有限,在引援时往往需要精打细算。因此,德甲球队难以同西甲、英超球会争夺美洲与欧洲的超新星,实力不俗而且价格低廉的亚洲球员则成为了德甲球队引援的重要选择。具滋哲从韩国转会到沃尔夫斯堡时,身价仅为200万欧元,日本国脚香川真司与长谷部诚更是以接近免签的价格转会。同时,日本与韩国的俱乐部也乐于将球员送到德甲效力,在放人时并不会设置过高的价格门槛。双方的良性互动,让德甲与日韩建立起了稳定的人才通道。当然,亚洲球员在德甲立足靠的还是实力。2000年欧洲杯耻辱出局后,德国全面改革了青训培养理念,讲究整体,强调纪律,小球员在最初接受足球训练时,往往都是从五人制室内足球开始,重点打磨对皮球的传导与控制。这样的理念在身体条件并不占优的日本球员身上也体现得尤为明显。从俄罗斯世界杯就能看出,日本球员在场上贯彻主教练意图的能力非常强,整体攻防非常有层次,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在踢球。面对哥伦比亚、塞内加尔时,日本队在一对一较量上并不占优势,但他们能够利用传球和无球跑动高效的解构对手的防守,并且把握住了创造出的机会。 因此不难理解,日本球员为何得到了德国足坛的普遍认可。效力于汉堡的后卫酒井高德曾说过,德国足球和日本足球一样强调整体,这使得日本球员可以很好地融入德国足球体系。两国足球的另一个共同点就是强调纪律,我们都说德国球员就像德国制造的其他产品一样严谨精密,像机器一样运转,球员们在场上执行着主教练的命令,这些命令深深地植入在他们的脑海中。在德国踢球多年的前日本国脚细贝萌同样提到过,日本球员不具备德国球员强壮的身体,但是他们的速度和灵活以及处理球的创造力,是其得以立足德甲的关键。这样的互补让日本球员有了生存的空间,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强项去帮助球队。同样,韩国球员也在德甲表现出了相当高的契合度。德甲联赛一向有着大开大合的特点,对跑动、覆盖与对抗的要求非常高,虽然韩国球员的身体并不出众,但很多都以勤勉的跑动见长。托特纳姆主教练波切蒂诺在执教南安普敦时,就考虑过引进当时在德

甲效力的孙兴慜,后来入主白鹿巷,终于以3000万欧元的价格将这位韩国国脚收入帐下。波切蒂诺的球队核心优势在于强大的冲击力,孙兴慜的运动能力与勤勉程度可见一斑。

美好故事待续

新赛季英超联赛首轮,托特纳姆与纽卡斯尔联的替补席都出现了亚洲球员的身影,刚刚从世界杯赛场归来的孙兴慜与新近加盟纽卡斯尔联的武藤嘉纪分别为对阵双方替补待命。除了都来自亚洲外,这两名球员的另一个共同特点是都由德甲转会到英超。从勒沃库森转会托特纳姆时,孙兴慜创造了亚洲球员的转会费纪录,日本国脚武藤嘉纪则为美因茨带来了超过1000万欧元的收入。 孙兴慜与武藤嘉纪的故事不是孤例,对于很多亚洲球员来说,登陆德甲仅仅是冒险之旅的第一步。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德甲中下游球队在被国内豪强挖墙脚的同时,还要受到国外同行的盘剥,只要满足要价,德甲中下游就很少有挖不走的球员,所以德甲无形中成了亚洲球员前往更高水平联赛的跳板。帮助多特蒙德夺取国内双冠王之后,香川真司曾经转会到英超豪门曼联队。20132014赛季打进29粒进球后,日本前锋冈崎慎司也得到了莱斯特的召唤。2015-2016赛季,冈崎慎司长时间作为首发前锋搭档瓦尔迪,是莱斯特创造“蓝狐奇迹”的功臣之一。旅德亚洲球员同样得到过法甲、西甲俱乐部的青睐,日本国脚酒井宏树2016年离开汉诺威前往法甲豪门马赛队,如今已经是主力后卫,曾效力于法兰克福的乾贵士则在今年夏天加盟皇家贝蒂斯,即将随队征战下赛季欧联杯。同样也有很多亚洲球员选择在德甲深耕细作,俄罗斯世界杯上的日本队队长长谷部诚辗转过多家德甲俱乐部,在其加盟德甲的第一个赛季,他就随沃尔夫斯堡获得了德甲冠军。尽管一度在纽伦堡过得并不如意,但是转会法兰克福后,长谷部诚又在克罗地亚少帅科瓦奇帐下焕发了第二春,成为了后场的重要压舱石,一路护佑着球队捧起德国杯。另一名日本球员酒井高德如今是德国老牌球队汉堡的队长,尽管上赛季“德甲恐龙”最终降级,但是酒井高德选择与俱乐部续约两年,期待帮助汉堡打回顶级联赛。未来的足球世界中,人才与资本的流动将会愈加频繁,国家与国家、大洲与大洲间的壁垒也将逐渐淡化。将来的德甲无疑会有更多属于亚洲球员的英雄故事。中国球员张稀哲、张玉宁都曾经加盟德甲球队,但是都未能获得出场机会,相对于我们的亚洲近邻,中国无疑落后了许多,我们期待在未来德甲的“亚洲方阵”中,能够真正出现中国球员的身影。

伊朗球星马赫达维基亚曾在汉堡效力8个赛季,德甲出场超过200次,并获得过德甲助攻王。 2011年5月,效力过德甲的日本球员组成的日本明星队与多特蒙德进行了一场义赛,当时年近60岁的奥寺康彦(左)还披挂上阵,图为他与鲁梅尼格(中)、利特巴尔斯基(右)合影。 作为首位闯荡欧洲五大联赛的中国球员,杨晨当年也曾经身披法兰克福队战袍在德甲攻城拔寨。

香川真司当年从大阪樱花低价加盟多特蒙德,很快就成为绝对主力,并帮助球队夺得德甲冠军。

2015年夏天,韩国前锋孙兴慜从德甲转投英超托特纳姆,创造了亚洲球员的转会费纪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