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转向的巨轮

缓缓转向的巨轮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于上 编辑 / 玉辉

对于拜仁慕尼黑来说,即将到来的2018-2019赛季是充满了机遇的赛季,也是充满了挑战的赛季。在潮牌新帅科瓦奇的带领下,巴伐利亚巨人一方面要再一次向欧冠发动冲击,另一方面也要完成更新换代、改造风格的重大任务。这艘统治德甲、扬威欧陆多年的巨轮,如今正在缓缓地转向。

因势利导 这个夏天静悄悄

虽然拜仁慕尼黑始终以“节俭”而闻名,但实际上,南部之星基本每年都会引进一名顶尖球员。2013年引进的格策与2015年引进的比达尔,都在当年带领旧东家杀进了欧冠决赛;2014年夏窗添置的莱万多夫斯基与2017年闪电拿下的詹姆斯·罗德里格斯,也都是久久被转会市场垂涎的顶级球员。但是今年夏天,拜仁并没有坚持这样的政策,除了引进加拿大新星戴维斯作为未来的人才储备之外,拜仁唯一的重要引援就是免费签下的德国国脚格雷茨卡。在世界杯之后的军备竞赛中,塞贝纳大街似乎正在经历一个静悄悄的夏天。 但实际上,拜仁的策略完全有据可依。以内马尔在2017年的转会为开端,球员身价开启了全新一轮的膨胀。随后姆巴佩、奥斯曼·登贝莱与科蒂尼奥的转会,更是将亿元级别的交易变成了足坛常态。这样的大背景,加上世界杯年对于球员身价的加成,今年夏天的转会市场上,不仅是天才攻击手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就连防守球员的身价都随之飞涨。在英超夏窗,利物浦与切尔西两家英超豪强连续刷新了门将转会费纪录,足以说明新一轮金元风暴的凶猛。球员身价的飙升,导致豪门从中下游球会掠夺核心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意甲的拉齐奥为新星米林科维奇-萨维奇叫价1.2亿欧元,曼联则花费近6000万欧元从五大联赛之外的顿涅茨克矿工拿下了巴西国脚弗雷德。飞涨的转会费无形中也使得豪门之间逐渐建立起贸易壁垒,一份富含诚意的报价已经不足以打动球员,豪门球员之间的流动往往是球员意愿、球队财政等多种因素造成“大势”之后的共同因素。C罗以1.1亿欧元离开皇马前往尤文;头号射手伊瓜因、新锐后卫卡尔达拉与米兰队长博努奇之间的三方大交

易,在酝酿阶段看上去都并不现实,但是最终成功,都是因为整体“大势”的结果。过去的7年中,拜仁长期保持着欧冠四强的水准,期间赢得了一次欧冠、两次进入欧冠决赛。唯一一次没有进入最终四强,是因为在2016-2017赛季过早遇到了卫冕冠军皇家马德里。而国内战场上,巴伐利亚巨人也完成了六连冠。因此,拜仁目前的阵容实际上已经处于相当强大的水准。即便是引进C罗这个级别的巨星,也很难对球队的实力带来根本上的提升,甚至还有解构现存打法与风格的风险。因此,流入市场的球员并没有拜仁的必需品。此外,世界杯年的加成也导致市场向卖方倾斜,拜仁盲目投入军备竞赛,很可能输掉本来就不多的家底。在8月中旬,德国多家权威媒体都爆出拜仁计划在下个夏窗投入接近2亿欧元购买球员,也进一步说明了拜仁的计划。南部之星的安静并非因为失去了逐 鹿欧战的野心,而是不愿意在泡沫满溢、物价飞涨的转会市场上逆流而上。2019年并没有任何的国际大赛,是绝对意义上的足球小年,拜仁在彼时进行投资,势必会比在今夏豪赌取得更好的效果。

潮牌降临 两个时代间的平衡手

今夏拜仁最大的变化,实际上在于教练席。火线接手球队的老帅海因克斯在完成德甲连庄之后再一次功成身退,带队拿下德国杯的克罗地亚少帅科瓦奇则走马上任。尚未知天命就执掌一支欧洲顶级的豪门球队,科瓦奇毫无疑问有着过人之处。法兰克福在他的带领下,两个赛季都杀入了德国杯的决赛,并在2017-2018赛季终于赢得了球队自1988年以来的首个冠军奖杯。此外,法兰克福也是在他的带领下,自1960年第一次获得了欧战参赛资格。对于这支此前还苦苦保级的球队而言,少帅的成绩单无疑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同行。此外,出生于柏林,会说德语,充分了解拜仁的传统和文化,并在2001年到2003年期间曾效力于拜仁,这些也都是科瓦奇的加分项。但是任命科瓦奇,对拜仁来说依旧是一个不小的改变。从克洛普带领多特蒙德崛起开始,德甲联赛刮起了一股鲜明的“少帅风暴”,达尔道伊、魏因齐尔、施密特与图赫尔等个性张扬、特点鲜明的少帅都曾经名噪一时。不少少帅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一方诸侯,并造就了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战术创造。施密特的高压战术为其赢得了“机械师”的美名,塔伊丰则以每场比赛都更易首发阵容而闻名。可是,在愈演愈烈的少帅风暴中,拜仁慕尼黑始终保持着格外的谨慎。在瓜迪奥拉离任之初,不少媒体就猜测塞贝纳大街会迎来一名年轻教头,但是拜仁高层颇令人意外的选择了名气更大、资历更老的安切洛蒂。然而意大利人一年之后大败亏输,舆论普遍

认为这是拜仁因为迷信资历而遭到的惩罚,南部之星应该审时度势,投入到信任少帅的潮流中。在选帅阶段,拜仁也的确与图赫尔、纳格尔斯曼甚至哈森许特尔等都传出了绯闻,图赫尔甚至已经前往拜仁总部面试。但是最终,2017-2018赛季以海因克斯接手而告终。不过拜仁屡次三番对少帅投出不信任票,也不是没有理由。一方面,少帅们成名容易,但是成材颇难。施密特、迪马特奥等都被看作是大有可为的将星,但都因为实力的原因而被淘汰出了五大联赛;魏因齐尔与图赫尔则是年轻教头们“少不更事”的典型代表,二者在鲁尔区双雄的执教都以大规模 的更衣室叛乱而告终,在图赫尔离任之后,甚至多特蒙德球员与管理层还不忘对其恶言相向。然而,科瓦奇在业内却长期以长袖善舞而闻名,克罗地亚人在人际关系方面的老道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在球员时代,科瓦奇就是克罗地亚国家队的队长,其自身就带有强大的领袖气场。而在法兰克福期间,科瓦奇也成功地让球队行阵和睦、优劣得所。少帅初来乍到,就说服了“鹰王”迈尔接受轮换;随后,又驯服了凯文·博阿滕等一众以恃才放旷而闻名的“刺头”球员。在其宣布离开法兰克福,前往拜仁慕尼黑之后,尽管众多球员心有不舍,但是还是为这位功勋教

头送上了祝福。如今的南部之星,同样需要科瓦奇的驭人之术。安切洛蒂离任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遭遇了米勒、莱万多夫斯基、博阿滕等核心球员的反对,“老好人”尚且难免更衣室倒戈,拜仁内部豪门政治的复杂可想而知。此外,拜仁还面临着严重的新老换代问题,罗本、里贝里等前朝功勋即将进入职业生涯末期,科曼、许莱等新锐球员需要确定名分;国外豪强对于莱万多夫斯基、米勒等的觊觎从未停止;这些都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需要科瓦奇的管理智慧。拜仁高层无疑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在引进科瓦奇及其弟弟为首的教练团队的同时,也留下了海因克斯时期的老臣赫尔曼,在新帅与球员之间设置一个缓冲地带。

传控为锦 速度为花

当然,科瓦奇进入拜仁的选帅雷达,靠的也绝对不是更衣室管理而已。能够将法兰克福打造成一支欧战劲旅,并连年杀进德 国杯决赛,这位少帅在战术设计上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如今的南部之星,也给予了他非常充分的施展条件。拜仁在过去一直奉行着谨慎但高效的引援政策,2011年买进的诺伊尔与博阿滕,2012年吃进的马丁内斯、2013年拿下的蒂亚戈等如今都还留在阵中,并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足以证明拜仁建队的连贯性。如今科瓦奇拿到的牌面,实际上已经经过了范加尔、海因克斯、瓜迪奥拉与安切洛蒂四位名帅的连续建设,是一套有着稳定人员架构与成熟战术体系的强大阵容。但是科瓦奇的身上,也肩负着改变的任务。在过去瓜迪奥拉与安切洛蒂手下,拜仁主要以传控足球为主,得到重用的也都是蒂亚戈、詹姆斯·罗德里格斯这样的技术型球员。但是在近年来,传控足球已经进入了明显的瓶颈,2017-2018赛季的欧冠联赛中,以传控足球闻名的巴塞罗那与曼城都未突破八强;俄罗斯世界杯上,主打传控的西班牙与德国也均早早打道回府,两家豪门在体量远小于自己的俄罗斯与韩国面前空有控球,却始终无法制造出机会,传而不射、游

而不击。考虑到拜仁在德甲联赛中的超强统治力,未来拜仁的主要战术还将是以传控足球为主。但是科瓦奇也有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适当修正拜仁慕尼黑的比赛风格,让巴伐利亚之星的进攻更具备速度,及时适应世界足坛的新变化,避免巴伐利亚巨人重蹈德国队在俄罗斯之夏的覆辙。这对于科瓦奇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过去在法兰克福的执教中,科瓦奇就是以防守反击为主,以“荷甲新伊布”塞巴斯蒂安·阿莱为支点,年轻边锋沃尔夫与多面手雷比奇为辅助,博阿滕等领衔中场群后插上进攻。凭借着2017-2018赛季的优异表现,不少法兰克福球员在今年夏天都接到了豪门邀请。沃尔夫加盟多特蒙德,雷比奇也成为了众多大球会的目标。在科瓦奇手下,高中锋瓦格纳很可能起到阿莱的作用,成为在前场站桩、接应反击的第一点。此外,科瓦奇在提速方面还有另一种思路,那就是利用边路的空间,进一步开发拜仁阵中的边锋群。在三冠王征程中,罗本与里贝里构成的两翼是拜仁的核心竞争力,如今二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一对新的拜仁飞翼已经崛起——法国边锋金斯利·科曼与德国国脚格纳布里。虽然未能入选法国世界杯大名单,但是科曼的成长有目共睹,这名法国球员正在向经典边锋不断发展,下底传中的能力不断纯熟。另一位边路小将格纳布里则更加接近于一名二前锋,在不来梅的租借经历使其拥有明显的小球队核心特质,可以实现传射一肩挑。科瓦奇手中还有另一个潜在的战术增长点,就是上赛季拜仁引援的“意外之喜”J罗。不过前皇马10号对科瓦奇来说不仅仅是依靠,同时也是挑战。哥伦比亚人尽管在上赛季失去了恩师安切洛蒂的保护,却并没有就此失去主力位置。在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中,罗贝里、莱万多夫斯基、米勒、科曼等关键球员均不同程度遭遇伤病危机,是J罗用 稳定而高效的表现推动球队前进。在海因克斯手下,J罗的位置不断后撤,避免了在前场四战之地陷入无谓的纠缠,而可以更多地释放自己的策应与组织方面的才华。但是,科瓦奇在职业生涯中一直不善于使用技术型后腰球员。球员时代,科瓦奇以强悍的防守与巨大的覆盖面积而闻名,执教之后,少帅对后腰的定位也是首先要看对抗与跑动能力,而忽视了技术环节。在执掌克罗地亚国家队时,科瓦奇坐拥效力于皇马的莫德里奇与效力于巴萨的拉基蒂奇,但是格子军的中场却颇为混乱,无法用好两大中场也为其下课埋下了伏笔。如今,对J罗的改造与使用,将会是决定科瓦奇及其治下拜仁慕尼黑上限的重要因素。

告别不可避免 崛起值得期待

如今的拜仁,正处于一个更新换代的十字路口。比达尔、罗本、里贝里等陪伴拜仁经历了无数的高光时刻,但是由于年龄与身体的原因,他们已经很难跟得上拜仁逐鹿欧洲的脚步。罗本与里贝里得到的新约,都仅有一年时间。在2019年末,这两位老将可能真的要与安联的球迷们说再见。在2018年的夏季转会窗中,另一位老将比达尔也被出售到了巴塞罗那。尽管拜仁在队史上很少有过苛待功勋球员的经历,但是老将们迟早会面临着告别。但与此同时,大量的年轻球员也早已蓄势待发。在2018年的夏天,拜仁完成了雷纳托·桑谢斯、格纳布里两名租借球员的回收工作,并引进了德国新锐国脚格雷茨卡。除此之外,一批年轻球员在拜仁的热身赛中也表现出色。卢卡斯·迈、弗兰克·埃维纳、沙巴尼与巴蒂斯塔·迈耶都是新被提拔到一线队的小将,他们在上赛季末期就得到了不少的出场机会,季前热身中也得到了新帅科瓦奇的信任。尤其是卢卡斯·迈,这位18岁的中后卫在季前赛阶段完全证明了其具有一

线队球员的实力,这位年轻后卫的长成也是拜仁不畏惧主力中卫博阿滕离队的原因。在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上,德国队在小组赛阶段意外出局,如今的德国足球正处于一个低谷。拜仁慕尼黑作为德国足球的旗帜,自然肩负着为德国足球重新正名的责任。如今的拜仁,正经历着一个非常理想的 时代:詹姆斯·罗德里格斯与莱万多夫斯基等核心球员处于鼎盛年华、大量潜力小将值得关注;但如今的拜仁,也经历着一个充满挑战的时代,欧洲足坛的战术潮流已经对传控足球越发的不友好,队中的老将们也需要一个尊荣的告别。成功并不简单,但是巴伐利亚巨人的未来,有着无限可能。

相比之前的几个赛季,拜仁新赛季只签下一名自由球员格雷茨卡。

詹姆斯·罗德里格斯在新赛季的拜仁将扮演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有望成为球队的战术增长点。

2000年出生的卢卡斯·迈上赛季已经获得了出场机会,新赛季或许会得到更多的表演时间。

罗本和里贝里与拜仁的新约,都仅有一年,赛季结束后,或许是到了和他们再见的时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