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关窗,英超省钱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 / 叶光石 编辑 / 玉辉

2018年的夏天,英超球队手忙脚乱,本就有世界杯占去一月有余,偏偏还碰上了转会窗口提前关闭的新政。一众球队匆忙下场,迅速买定离手,却也没耽误花钱。英超实现连续5个赛季夏窗转会总投入超过10亿欧元,只是如此仓促的采购时间,埋下了不少隐忧。

提前关窗为哪般

从2018-2019赛季开始,英超夏季转会窗口在首轮联赛鸣哨前关闭,而按照惯例,欧洲联赛转会截止日期一般都设定在8月31日24点,如果恰好遭逢休息日还要向后顺延。去年9月,各支球队通过投票表决确定——英超转会窗的关闭时间将会提前到当地时间8月9日下午5点(即北京时间10日0点)。说起投票,自然是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可是参加上赛季英超的20家球队意见并不统一,伯恩利选择了弃权,而曼联、曼城、沃特福德、斯旺西和水晶宫等五支球队投出反对票,这也就意味着,提案恰好得到了2/3球队的同意,得以通过生效。对于英超中下游球队而言,最大的威胁来自本国联赛内部,提前关窗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更好留人。毕竟稳定获得欧战资格的只有那几家球队,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投了赞成票的原因。曼市双雄反对的理由也很充足,作为欧冠的常客,他们必须有足够的空间应对球

员被强挖的“善后事件”,反倒是经常会沦为“弱肉强食”受害者的阿森纳和利物浦,坚定地赞成提前关窗,而他们也都在8月前完成了大量转会,基本补齐了球队阵容上的短板,可谓准备充分。上赛季夏窗关闭前,桑切斯、迭戈·科斯塔、科蒂尼奥和范戴克都由于去留未定,严重影响了球队的备战工作,最终,他们纷纷在冬窗完成跳槽。半年 时间人在曹营心在汉,使得不少英超俱乐部极度不满,他们希望提前关窗能让绯闻球员停止三心二意,同时减少更衣室的不安因素。由于想要转会的球员清楚球队已经不可能找到他的替代者,因此即便依然希望离开,也会相应采取一些更为缓和的手段表达想法,通过罢训和罢赛向球队施压的概率降低。除了俱乐部认可之外,英超提前关窗也有不少理论依据。在过去两个赛季里,8月6日前完成的转会数量在都超过了90笔,而8月7日至31日之间完成的转会数量刚刚超过40笔,由此可见,好戏基本都在前面唱完,提前关窗的影响绝不会太大。尽管出发点看起来还不错,但实际操作过后却暴露了太多问题。首先就是英超关窗距离世界杯结束只有三周时间,时间确实太过紧迫,英超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上集体被动。切尔西为西班牙年轻门将凯帕付出8000万欧元,打破了门将转会纪录,还是因为库尔图瓦去意已决,拒绝归队,无奈之下蓝军只得先把比利时人送去伯纳乌,然后又不得不找到可以胜任主力的继任者,操作时间太过仓促,这才当了冤大头。曼联也遇到了类似的困扰,市场都知道他们希望补强中后卫,从而肆无忌惮的坐地起价。红魔看中合同还剩一年的阿尔德雷韦尔德,可“赚钱不要命”的托特纳姆主席列维,宁可两败俱伤也愣是死守着4000万的价钱不退步,曼联最终也没能完成进补。另一方面,提前关窗只是英格兰联赛内部的规定,并不能对其他联赛造成约束,托特纳姆主力左后卫罗斯和刚刚在世界杯崭露头角的切尔西年轻中场奇克就受到了德甲球队的追逐,倘若在此时放人离队,球队只能坚持到冬窗才能有所补充,只出不进全因自缚手脚。虽然FIFA正在努力寻求一个可行的方案阻止德甲西甲球队从英超和意甲挖墙脚,但毕竟有阻碍自由贸易之嫌,恐怕也难以成行。

在没有世界杯影响的年份里,长达3个月的转会窗口开放期确实稍显冗长,因此不少联赛和球队都倾向提早关窗的意向,比如意甲联赛本赛季就选在8月17日结束转会期,在首轮联赛前安定下来。不过,决定转会的因素毕竟太多,供需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拜仁俱乐部主席鲁梅尼格就提出过自己的担忧,有些需要参加欧冠和欧联杯附加赛的球队,转会情况要视球队是否如愿进军正赛而定。尤其是对于一些财力并不雄厚的中游球队而言,一旦被挡在大门外,也就意味着未来一年里奖金锐减,他们往往会选择卖出一部分高薪球员平衡收支。倘若转会窗过早关闭,球队将不得不背负着沉重的包袱前行。

白鹿巷成了“倒霉蛋”

“之前我曾经看中一些球员,但是这 是否能成行还要靠我们的工作。可能是一两位,或者三四位,也有可能是零。”在美国拉练期间,托特纳姆主帅波切蒂诺就曾通过接受采访的机会,对俱乐部“旁敲侧击”,当然,情商颇高的阿根廷人并没有将矛头指向管理层,而是把责任推给了“提前关窗”。“他们从来就没有征求过我们关于改变政策有何意见,这样调整对英超没有任何好处,恰恰相反,这会使我们在与其他联赛的竞争中处于不利位置。”然而,就在几个月前,阿根廷人还是这一政策的坚定支持者,“这是个很好的决定。当然对于很多球队来说,这样的改变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影响,但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我们将能够在新赛季开始前确定好球队的阵容,这有助于我们的新球员更好地适应球队,并且为新赛季做好准备,进而影响到球队的成绩。”托特纳姆一

向有压哨做买卖的传统,为的只是寻求利益最大化,但这样一来必然会对球队的备战工作造成影响,你不能期待那些完全没有参加过夏季集训的球员,一上来就发挥巨大作用,“如果能够让新援得到多一个月的时间融入球队的话,那么这将会非常重要。我们并不需要为此付出更多的等待时间。我们需要尽快开始引援的工作,这将会有助于我们联赛成绩的提升。我们需要在赛季初取得一个更加出色的开局,如果你想要取得巨大的成功,那么你就不能让几个月的时间白白流走。当你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联赛失去了几个月时,就很难缩短跟前面的球队的差距了。”最终,白鹿巷没有引进任何一名新援,唯一的新面孔是荷兰前锋扬森,由于不适应英超节奏,上赛季他被租借去了土耳其费内巴切。相应的是,托特纳姆也没有放走任何一名一线队的球员,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托特纳姆的目标是竞争前四名甚至冠军,同时在欧冠中有所突破,只是在这个大肆军备的年代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白鹿巷的年轻人能否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身位,确实需要刚刚完成续约的波切蒂诺好好动一番脑筋了。看着英超另外5家豪门,纷纷引进强援,净支出最少的曼城也超过了5000万欧元,更遑论砸下接近两亿欧元的利物浦,就连升班马狼队和富勒姆也拿出了7000万充实实力,托特纳姆新赛季前景不容乐观。“我们拥有一套已经做好了准备的阵容,我们不惧怕任何人,不惧怕任何一名球员或者一支球队,我们渴望战斗到赛季的最后一刻。虽然其他球队很疯狂,不过我们的现有阵容完全有实力和前四或者前五的球队竞争。”面对如此局面,罗斯倒是看得很开,他认为稳定才是成功的前提,球队头牌凯恩也有类似的观点,“买人是老板的事,我只负责踢好球。”当然,托特纳姆虽然没有在转会市场出手,却敲定了凯恩、孙兴慜和拉梅拉的续约,也算是以稳为主了。 其实,白鹿巷的自信也并非全无理由,刚刚过去的世界杯,4强球队中效力于英超的球员占比高达45%,其中托特纳姆贡献了9名球员,更是傲视群雄。白鹿巷的整体实力由此可见一斑,以上赛季班底出战,依旧底气十足。只是,在世界杯停留过久,耽误了赛季的准备期。凯恩和阿里只休息了三周就返回训练场,忠心可鉴却难掩疲态,其余几名球员直到8月5日方才归队,缺席了整个夏训。英超首轮,托特纳姆艰难战胜实力不强的纽卡斯尔联,阿尔德雷韦尔德、登贝莱和特里皮尔都没有首发出场,而孙兴慜又在赛后赶往印尼参加亚运会。托特纳姆在接下来两轮中还要面对大肆引援的富勒姆和老对手曼联,难度不小,场场都是决战,一着不慎就有可能提前掉队。16年第一次零引援,托特纳姆成了英超新政的“受害者”。

刚开始就后悔?

尽管英超20支球队在今年夏天花掉了12.3亿英镑,但相比上赛季同期竟然缩水足足2亿之巨,这是自2010年以来英超俱乐部夏季转会总花费首次出现下降。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本赛季的所有支出中,利物浦(凯塔的转会还是在一年前就定下的)、莱斯特、切尔西和富勒姆四家占据了40%,倘若不是库尔图瓦执意离队以及利物浦上赛季欧冠决赛输球,想必他们在今夏也断然不会如此疯狂的采购,这一切都是拜世界杯与提前关窗所致。而面对球队中仍有待补充的漏洞,主教练们一筹莫展,比如瓜迪奥拉喊了一个夏天的中场,和切尔西急需的前锋,都没有了下文。曼联不但没能引进中后卫,还被戈丁的经纪人摆了一道,乌拉圭人在英超关窗前成功吊起红魔的攻势,最终迫使马竞为其提供一纸年薪高达750万欧元的续约合同,也算是给“抬联”成功案例上又加一笔。总而言之,豪门最后时刻要么买不到好货,要么做了冤大头,受损失的是英超 自己。毕竟来到了整个欧洲赛事上,英超的对手还是如狼似虎的其他几大联赛球队,而英超的欧战积分只比身后的意甲和德甲高出不到10分,形势瞬息万变。很多大牌经纪人也认为,相比其他联赛,提前关窗对英超来说是个巨大的劣势,影响了球员的身价和待遇,毕竟转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涉及金额如此巨大,必须有充足时间留给买卖双方讨价还价才行。英超提前关窗刚实行就饱受争议,根据《每日镜报》的消息,9月时,英超联盟的负责人以及俱乐部代表将会召开会议,专门讨论这一事宜。除了总结新政实行中的种种问题外,也会讨论如何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下赛季是否继续执行也在会议议程中。此前投赞成票的14支球队中,已经有2家打算推翻过去的想法,不过,稍显讽刺的是,如果要决意改变转会窗的设置,仍旧需要至少14家以上的俱乐部投赞成票才行。FIFA也没闲着,根据一份内部提议,在未来的时间里,各大联赛转会窗口或许都会固定在首轮联赛开打前,只是这样一来压根

就无法保证世界足球转会市场能更加透明 ,也不能确保欧洲各俱乐部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比赛。FIFA本来不想牵头统一欧洲各个联赛转会窗关闭的时间,毕竟这其中涉及到欧足联的管辖范围,以及协调其他各大洲转会事宜,根本就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只是客观形势所迫,主流联赛形成统一的转会日期迫在眉睫,并且利大于弊。只是不知道各怀心事的不同利益方,究竟要如何才能达成 一致。更不容忽视的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已经确定在11月至12月之间举行,相应的是,欧洲联赛必然会前提,甚至提前数年就要未雨绸缪,才能确保大量国家队与俱乐部的比赛并行不悖。如此一来,两个赛季的间歇时间也势必会有所调整,更对转会市场的开启和关闭造成影响。纷繁复杂的“干扰”之下,想要尽快得出最佳方案,着实需要费一番脑筋。

作为库尔图瓦的替代者,切尔西以8000万欧元的身价引进了西班牙门将凯帕。

托特纳姆本赛季虽然无新援加盟,但球队实力尚可,新赛季开打两轮,球队豪取两连胜。

曼联本来相中马竞中卫戈丁,但后者却因马竞的高薪续约拒绝了红魔的邀请,让莫里尼奥措手不及。

上赛季开赛前,桑切斯的转会迟迟未能确定,这也影响到了阿森纳的备战工作。

英超升班马富勒姆的转会费支出高达1.1715亿欧元,仅次于利物浦和切尔西排在英超转会支出榜第三位。 纽卡斯尔联本赛季引援不少,但效果并不明显,首轮告负后,第二轮又与加的夫0∶0战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