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联赛来了!

撰文 / 赵纯 编辑 / 玉辉

Football Club - - NEWS -

今年9月,世界足坛迎来了一项全新的洲际赛事——欧洲足联国家联赛(UEFA Nations League,简称UNL),将原本松散无序的友谊赛统筹组织起来,注入更多的竞技因素,是UNL的新意所在。可以想见的是,以欧洲足球在世界版图的影响力,UNL必将成为一场新的盛宴。

普拉蒂尼的最后“遗产”

UNL的想法最早出现在2011年,在时任欧洲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的推动下,经历长达四年的研讨、修正和原则确立,又历时三年时间的发酵和等待,于2017年9月正式完成发布。在世界杯、欧洲杯、联合会杯等一系列洲际大赛的“围剿下”,在俱乐部和国家队争夺球员的口水中,两年一届的UNL能在会议桌上一路穿越火线出现,其诞生已颇具意义。欧洲足联55个成员将根据FIFA世界排名的高低分别进入ABCD四档,每个档次内再区划为4个小组,进行主客场双循环较量。排名前12位的球队分入A联赛,随后12位的球队分入B联赛,接着是排名第25至第39的15队分入C联赛,排位最低的16队分入最低级别的D联赛。四个级别的联赛均各自分为4组,A、B级每组3队,C级则是3个组报满4队,而另一个小组则只有3队,D级的4组均各有4队。小组赛阶段进行主客场双循环积分赛定排名,与一般的预选赛别无二致。A级联赛的四个小组头名会进入UNL总决赛,捉对厮杀最终决出总冠军,BCD级联赛各小组头名

能够晋升至上一级别,ABC级联赛各小组榜尾则将降入低级别。首届赛事被安排在2018年9月至11月之间的6个国际比赛日当中,在俄罗斯世界杯硝烟还未散却之时,UNL无疑又会为足球世界添上一把火。而A级联赛4个小组第一,则在2019年6月参加决赛周,赛地、对阵将在这4个参赛国间抽签产生,共进行两场半决赛、一场季军战和一场决赛,其实就等同于在没有任何国际大赛的“单数年”夏天,特别安排一次小型的欧洲杯四强战。当然,在赛事密集的欧洲,UNL的横空出世必然导致现有赛程进行调整,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欧洲杯预选赛。以往,欧预赛会在正赛举行前两年的9月开打,基本会延续到赛事开始前一年的冬季结束。而从下届欧洲杯开始,其预赛将改为正赛年前一年的3月 开打,直至当年11月结束。如2020年欧洲杯预赛将在2019年3月开打,在当年3月、6月、9月、10月和11月各挑出两个比赛日,总共10个比赛日打完。UNL的设立有其先进性的一面,其中最受追捧的一条,就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球员的舟车劳顿。一直以来,欧洲各大豪门和欧洲足联最大的矛盾点就是FIFA病毒。球员们在完成国家队的比赛后,往往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俱乐部。仅仅去年9、10月,英超的六大争冠球队因为国家队赛事一共伤了27人次,这使得主教练们在排兵布阵上往往捉襟见肘。国家队过度使用球员的恶果,却要俱乐部为之买单,这对要三、四线作战的豪门俱乐部来说是一个头疼已久的问题,而欧洲国家联赛能一定程度上缓解球员旅途的辛

劳。所有的赛事都将在欧洲地区进行,球员们不用为了毫无益处的热身赛而飞越大半个地球去其他洲进行比赛。既然UNL的性质仍是友谊赛,就难保各支国家队认真上阵。为了让赛事更加激烈,欧洲足联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设定下高额的奖金。据悉,首届欧洲国家联赛的总奖金为6700万英镑,其中冠军可以分到650万,虽说还比不上世界杯和欧洲杯小组打道回府的“安慰奖”,但赛事没有太多竞技压力,而且还能通过主场作战赚取一系列周边收益,也算是聊胜于无了。只是即便如此,豪门俱乐部和豪强国家队也必然会有所保留,毕竟UNL赛事对他们而言几乎说不上任何含金量。当然,强队都有自己的考虑,鉴于国家联赛分组依据世界排名,这也就基本杜绝了强弱差距过大的对抗,面对与自身实力更加接近的对手,无疑是有利于球队进行战术演练和人员考察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或许会有人对此轻慢对待,但整体竞争性不会出现太大下滑。“这些比赛对球迷来说会非常有趣,最重要的是不用去打友谊赛,毕竟球员们的承受能力是有上限的。”勒夫的话代 表了一大部分人的心声,反正也要安排友谊赛考察球员,既然欧洲足联乐意“攒局”,既有实力足够强劲的对手,又有一笔“外快”可赚,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对足球强国来说,UNL非但没有增加负担,反倒是在大赛过后提供了大半年的缓冲期,不用一下子进入欧预赛的紧张节奏。况且A级联赛中的4个小组第一名,可以在接下来的世预赛或欧预赛中被分配到只有5支球队的小组中,而其他小组仍是6支球队,这显然是一种减负,因此他们投出赞成票也便有迹可循。

机制商业化的奇思妙想

对众多欧洲国家而言,以两年为一循环的世界杯和欧洲杯预选赛已然足够冗长,再加上排布满满的俱乐部联赛、杯赛、欧冠、欧联等,绝大多数欧洲球员早已不堪重负。欧洲足联仍能排除万难,统一各成员思想,为的就是对欧洲赛事进行进一步的整合,以便在商业打造和推广方面更上层楼,从而获取利益的最大化。以往,世预赛和欧预赛一般延宕长达15个月的时间,横跨8个国际比赛周。在其中,又会有多个由成员足协自行安排的友谊赛穿插其中,纷繁复杂。欧洲足联正是看准了其中的问题,将世界杯和欧洲杯之后的9月-11月设定为UNL赛事,将世预赛和欧预赛中的“水分”挤了个干净。如此一来,原本杂乱无章的国家队热身赛成为有规模有赛制的UNL,欧洲足联整体打包进行转播、商业推广等事物的开发,无形中又大赚了一笔。先有规模、后有冠军噱头,赛事招商、转播权出售就好办了。众所周知,欧冠联赛是世界上最赚钱的赛事,然而这样的成绩却是用大量的比赛积累出来的。根据财报显示,整个2015-2016财年,欧洲足联总收入为45.798亿欧元,其中2016年欧洲杯贡献19.16亿欧元,虽然低于欧冠的20.6亿欧元,但从2008年开始最近两届都有40%左右的巨幅

增长,正可谓潜力无穷。在各大洲足联中,欧洲足联旗下拥有数量最多的世界级豪门国家队和“中产阶级”,有了这样的先天优势,欧洲杯竞技水平超过世界杯,商业价值也紧追不舍,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欧洲足联不愿暴珍天物,不想对着如许“富矿”置若罔闻,因此欧洲足联国家联赛的上位顺理成章。“我们没有单独计算欧洲国家联赛带来的收益,而是已经将它和欧洲杯预选赛、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打包在一起发售媒体版权。在现有周期(2018年至2022年)中,这些赛事共计将给欧洲足联带来20亿欧元的版权收入。而在上个周期(2014年至2018年),同样的赛事只贡献大约10亿欧元。所以,国家联赛的出现,让同样赛事的版权收入翻了一番。”欧洲足联市场总监劳伦·爱波斯坦胸有成竹,在他看来,将欧洲足联众多优势资源打包,才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捷径。“欧洲足联很重视重塑‘产品’这一概念,确保赛事产品符合球迷的需要,满足转 播商的需求。这么多年来,引导欧洲足联在旗下国际比赛中取得成功的一点是足球周概念。既给了球迷更多观赛选择,也让付费转播商有了更多变现的机会。”欧洲足联看中其中“钱途”,抢先一步完成打包,另一层因素也为了不让国际足联“分一杯羹”。此前,有财团希望以250亿美元收购FIFA旗下两项洲际赛事的所有权,并提出了扩军版本的世俱杯和全新的国家联赛。鉴于这样的设想将会冲击欧冠联赛和欧洲国家联赛的影响力,欧洲足联始终处于强烈反对的态势,甚至回绝了FIFA提出的7500万美元奖金方案。欧洲足联国家联赛的率先推行,无疑会对FIFA的设想造成严峻冲击,毕竟国际足联成员国众多,球队水平参差不齐,如果按世界排名分档,又可能产生路程不便等诸多问题,推行难度不小。而欧洲足联国家联赛落地生根,形成“固有文化”, FIFA想要“一口吃下”也更加困难,届时欧洲足联会更有资本分庭抗礼。

全民参与的狂欢盛宴

更重要的是,欧洲足联近年来欧冠附加赛变革等一系列举措,旨在“劫富济贫”拉动“草根国家”广泛参与。必须要看到的是,随着足球世界化推广日盛,国际大赛的扩军已经成为趋势,世界杯将在8年后完成48队编制,而强队林立的欧洲杯早就在2016年率先将名额扩充为24个,冰岛等5支球队首次入围正赛,可是即便如此,仍有荷兰、波黑、塞尔维亚和希腊等球队落选,遗憾总不会缺席。且从下届开始,欧洲杯将不设固定东道主,而是在13个国家分别举办,旨在推动欧洲一体化。而对于更多足球弱国来说,国家联赛才是他们心中的世界杯。UNL的推出,不啻为向这些国家打开了另一扇窗。在前文提到的UNL总决赛之外, BCD三个等级的小组第一,除了升级外,也同样需要进行“四强小决赛”,每个等级的冠军球队将可以获得一张直接晋级欧洲杯正赛的门票。这种奖励对强队或许没什么吸引力,但对于C级和D级的“足球弱国”,俨然 就是“天上掉馅饼”一般的重大利好,他们可以在与同级别球队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难度远远低于正规的预选赛。另一方面,通过UNL获得欧洲杯入场券的球队,如果在欧预赛同样取得了出线权,则可以顺延给排名在本队之后的一支球队,这样一来也势必会在某种程度上对欧预赛产生了微妙的影响。虽然从4个小组中脱颖而出也并非易事,但至少在D级“鱼腩军团”16队看来,眼前的挑战难度已经足够小了。除了拉脱维亚爆冷闯入过2004年欧洲杯正赛,其余15支球队都是常年看客,在他们看来,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一张门票,无疑比冲出欧预赛更加现实。亚美尼亚或许能成为最好的例子,尽管球队整体实力有所欠缺,但阵中却拥有姆希塔良这样在英超德甲都能叫得响的大牌,现在他也有了入围大赛的最好机会。说不定不久的将来,圣马力诺或是哈萨克斯坦这样的球队也能站在欧洲杯的赛场上。除了欧洲杯门票这样实打实的好处外,弱队还可以得到更大的财政回报。在过去,那些世界排名偏低的球队很难保证足够水准的热身赛事,而今,国家对抗形式也能够激发本国球迷和赞助商的参与热情,可谓一箭双雕。不仅如此,由于有升降级的制度,在低级组别获得小组第一后能晋升到更高级别,那就让这些小国有了更多和高手过招的机会,对于提升欧洲足球的整体水平大有益处。欧洲国家已经囊获了最近4届世界杯的冠军,在共同富裕的政策下,也许这样的势头还将延续。欧洲国家联赛的施行,有其特殊性,毕竟在欧罗巴大陆上,强队众多,而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其他各国距离都更接近,容易形成共同利益,这些天然的优势将会帮助欧洲足坛发展越来越快。至于其他各大洲甚至是FIFA而言,普遍面临着强弱悬殊过大,幅员辽阔等现实困难,想要效仿实在不算靠谱。不知道,这项新生的赛事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全新感观,我们拭目以待。

今年1月24日,欧洲足联举行了2018-2019赛季欧洲国家联赛抽签仪式。

9月7日,2018-2019赛季欧洲国家联赛的焦点战役打响,德国队在主场0∶0战平法国。

对于保加利亚来说,在欧洲国家联赛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们2∶1取胜斯洛文尼亚。

欧洲足联推出的UNL,除了竞技因素的提升外,还可以得到更大的财政回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