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爱新家

Football Club - - 十一人 - 撰文 / 高辰 编辑 / 玉辉

开篇之前先说句题外话,“旧房子即便住着再习惯,也不免我们总会产生换个新房子、大房子的想法。”这既是我们中国人生活中绝对存在的一个习惯,也是其他地球村公民的习惯。现在可以言归正传了,因为并不只是我们这些自然人如此,来自英超的各支球队同样也是这样。新赛季伊始,如今20支英超球队中,既有不久前才换了新家的西汉姆联,又有装修了家让人耳目一新的利物浦,甚至还有准备再次装修的曼联,或者正在大兴土木盖新家的托特纳姆……

英超影响力增强的必然

不论装修球场,还是新建球场,都得肯定一个事实:旧的球场已经不能满足俱乐部、主教练、球员、球迷,以及赞助商的胃口和需要。根据英超球队最低每赛季也能有近1亿英镑的电视转播(国内及海外)收入来看,他们的确是有资格大兴土木,在家里,或者家门口为所欲为的。不难发现这些都是由于英超联赛的影响力不断增强而导致的。“好马配好鞍”,一直是我们常说的话。若是把它放在足球场上,更换一下前后的主语、宾语,那么就变成了足球拥趸们更为熟悉的,足球媒体人经常说的:一名好球员需要一双更好、更漂亮、更具备科技因素的战靴;或者,一支豪门球队需要一座足以匹配其星味、荣耀、影响力、偶像气质的球场。随着英超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的收视狂 潮、舆论热浪、金元风暴,每支能够竞逐这项联赛的球队也会有质的变化,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本赛季刚刚返回英超的中资球队——狼队。自从2016年浙商代表人物之一的郭广昌完成了对狼队的收购后,在他与他的复星集团不遗余力的打理和经营下,狼队不仅从英冠冲进英超,而且在今年夏天接连签下了莫蒂尼奥、帕特里西奥这两名葡萄牙的现役国脚,以及只有23岁的比利时国脚登东克尔,甚至还与大名鼎鼎的足坛大牌经纪人门德斯形成了战略合作。既然形成了强强联合,不再是昔日的小打小闹,也不能再忍受任人欺辱的局面,那么现有的资产、硬件等等,必然会进入一个更新换代,或者打散重组的阶段。于是,

具有超过百年历史的狼队主场莫利诺克斯球场,肯定无法继续和俱乐部的发展目标、发展规划步调一致,它也得接受要么重新装修,要么推倒重建的命运。

空间大、视野好更显身价

小球场有哪些弊端?简陋、难看、视野差,外观不吸引人。与之相对的,刚好就是大球场有哪些优势!大气、庄严、观赛体验感强,如同一座辉煌的宫殿,恰似一座历史悠久,或者馆藏丰富的博物馆。其中最典型的便是托特纳姆的主场——白鹿巷球场。始建于1899年的白鹿巷球场,起初只有500个留给贵族的座位,还有12000个站席,最多能够容纳32000名观众前来观看比赛。不过当托特纳姆在1901年夺得了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座锦标——足总杯后,原本的容量显然无法满足观众的需求,于是俱乐部在1905年先斥资8900英镑买下了与球场相邻处埃德蒙顿街的一块地,又花费了2600英镑扩大了场地面积,还在临近球场的帕克斯顿街新建了一座看台,从而将球场的容量增加到了40000人。1908年,由于托特纳姆开始征战英格兰联赛,俱乐部请来了著名设计师阿尔奇巴尔·雷奇为白鹿巷设计一座新看台,经此一役后,座位增加到了5300个,站席也多了6000个。13年后,托特纳姆再夺足总杯冠军,俱乐部再次请来阿尔奇巴尔·雷奇,这一回他们花费了3000英镑将白鹿巷门前的一片地被改造为餐厅、咖啡厅,又在帕克斯顿街和另一侧的看台加上了顶棚,座位、站立位置的总容量增加到了58000人。接下来,白鹿巷迎来了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岁月,在名帅尼克尔森与超级射手格里夫斯的带领下,托特纳姆的成绩稳步提升,站席也逐渐被座位取代。为了满足承办比赛级观众观赛的需求,1953年、1957年、1962年白鹿巷再次进行翻修,不仅增添了照明设备,还增加了7500个座位。1972年,陈旧的 照明设备再次被更换,座位也增加了700个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白鹿巷东西两侧的看台先后推倒重建,而南北看台也在90年代进行了翻修,同时南看台一侧还安装了用于播放比赛精彩镜头的大屏幕,这时候白鹿巷的容量已经达到了33000人。1998年,由于俱乐部人事变动,帕克斯顿街这一侧又加了一层看台,球场的容量也增加到了36200人。可是在2016-2017赛季结束后,因为战绩出色,36200人的容量满足不了需求,白鹿巷再次进入了翻新时间。从1901年起到2017年,百年历史的白鹿巷一共经历了大大小小近20次翻修,不过这绝对不是尽头!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俱乐部的发展,每家俱乐部对于球场的要求都会越来越高,而他们肯定希望通过自己的主场更显示自己的身价。

借钱都得有“新家”

说起为“新家”花钱这件事,人人都懂,不过近20年以来最有名的恐怕就是阿森纳和它的主场酋长球场了,因为在短短几年

里发生的故事太多太多,甚至还出现过第二季、续集等等。2003年7月正式破土动工的埃米尔球场(酋长球场是冠名),总占地面积约为17亩,能够容纳60000名观众,前前后后总共花费了大约4.7亿英镑,建设周期长达3年,于2006-2007赛季正式启用。但是在建造的过程中,这家英超豪门先后两次向银行贷款,一笔是将旧主场海布里用于房地产开发改造的1.35亿英镑,另一笔是建造埃米尔球场的2亿英镑费用。其实阿森纳俱乐部建造“新家”的目的不外乎是扩大俱乐部影响力、增加门票收入,让球队拥有欧洲顶级的主场等,但是因为预算不足、经费紧张,从而导致俱乐部那几年的发展举步艰难。因此,为了偿还债务,几乎在每个夏季转会窗口开启之际,时任主教练温格就得放弃一些自己的得意弟子,以他们离队的转会费来填补债务的空缺,再用价格低廉的年轻球员来填补这些人 离队后留下的位置。于是,一年又一年,年年如此,在沉重的债务负担下,阿森纳的成绩下滑严重,距离英超冠军越来越远,“年年卖队长”、“年年争四”、“七存息”、“最强之人已在阵中”……温格更是不幸地沦为了罪魁祸首,可是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巧妇难做无米之炊,巨大的债务压在身上,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除了这个“卖人”的下下策之外,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曾经遇到过,或者未来将有可能遇到这一困境的也远不只是阿森纳一家俱乐部。因此,所有俱乐部都从阿森纳的身上学到了经验——先找到资金来源,准备充足预算,然后再进行缜密计划。利物浦曾在2016年公布了一项重建安菲尔德球场的计划,这个计划是从它的外部开始建造,等到一块一块的组成部分在每个阶段都建好后,再与原本的球场观众席打通,

从而形成一座新的安菲尔德球场。而托特纳姆则是将白鹿巷球场连根拔起、推倒重建,在原址的基础上建成一座崭新的、现代化的新白鹿巷球场。期间为了不影响比赛的正常进行,经过协商、谈判后,球队的所有比赛将全部移师温布利大球场进行。或许在各家豪门相继完成了主场的翻修、改建后,诸如伯恩利、狼队、沃特福德等中小型俱乐部也会开始投资自己的“新家”,毕竟赛场上是主教练、球员们在竞技、实力层面的比拼,而赛场外同样是俱乐部文化、底蕴与能力的一场激烈角逐。

翻修后俱乐部提升盈利

翻修球场、新建球场,最直观的改变就是看台座位数的增加,而这一点也正是许多俱乐部不惜耗资重金也要大兴土木的原因,因为对于俱乐部来说,这将会带来更多的比赛日收入。2006-2007赛季搬入酋长球 场的阿森纳,相较之前使用海布里球场时,每个赛季的观众人数可以从72万人次提升到114万人次,比赛日的收入总额也从3740万英镑增长到了9000万英镑,平均每场比赛收入可以增加100万英镑左右。而在海布里球场原址进行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在2011年获得了大约1.57亿英镑的收入,阿森纳昔日沉重的债务负担再也不存在,甚至他们还因为经营得当、管理得体受到了欧足联的嘉奖,被其称为“人人都应效仿的财政公平政策的典范”。实际上,不管是翻修,还是新建,每家俱乐部都希望在自己的“新家”有一个新的开始,而这个开始就是更多利润、更大利益的开端,毕竟每家俱乐部都是需要年年不断的盈利才能确保一个赛季的开支,才能大展宏图,去争取更多的冠军。阿森纳如此,托特纳姆如此,利物浦、曼联、切尔西等等亦是如此,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主场可以为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也在期盼自己可以在

这里斩获更多荣誉。当然除了对盈利的要求和希望外,翻修新建后的球场也会在其他方面有很大的改观,比如:广告位、包厢数量、媒体席位、配套设施等。看上去这些都是细微的提升,不显著的增加,或者无法达到质变的量变,但是对于一个出色的营销团队、运营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又一笔收入就在眼前了。自从艾德·伍德沃德这位被曼联拥趸称为“幽灵”的经营天才,在2013年夏天上任曼联CEO以来,伴随着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每次翻修,他都能为球队签下一笔或者几笔赞助合同,俱乐部的收入比例也从2010年时的27%商业收入、36%转播收入、37%比赛日收入,转型为44%商业收入、31%转播收入、25%比赛日收入,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每个角落都成了利润的来源,而曼联也因此从一支靠比赛赚钱的俱乐部变为了一块硕大的顶级“吸金”IP。

每座球场都是一张名片

当每家俱乐部都在热衷于翻修、新建自己的“新家”时,我们往往会忘记球场所在的地方政府对于这些项目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这其实是不公平的,毕竟在翻修、新建的过程中,他们不仅出了力,而且还给予俱乐部行了很多便利。作为英超俱乐部最多的一座城市,阿森纳、托特纳姆、切尔西、西汉姆联、水晶宫,以及富勒姆都位于伦敦城,主场——酋长球场、白鹿巷球场(2017年开始重建)、斯坦福桥球场、厄普顿公园球场(20162017赛季西汉姆联搬入伦敦碗球场)、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克拉文农场球场也因而成为球迷心中的殿堂。或许这些球场的名声、人流量,永远也比不上泰晤士河、威斯敏斯特宫、白金汉宫、唐宁街等名胜景点,可是每当路过它们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忍住 内心的好奇,不想进去感受一番呢?伦敦是英国的首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城市之一,对于它的旅游业来讲,这些球场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的作用,有了固然更好,没有也无所谓,可若是换一个英国的其他城市呢?比如:沃特福德、伯恩茅斯、布莱顿等等,恐怕一座球场的意义就不单单是俱乐部的主场了,它们更是一个城市的名牌,一个城市的招牌。所以每逢俱乐部翻修、新建球场时,当地政府一定会有力出力、有扶持就扶持,毕竟它与球场一衣带水、互相关联。由于有这一系列的缘故,谁不爱“新家”?谁不想有“新家”?所以伴随着英超联赛影响力的逐年提升、营收的逐年提高,这些工程也必定会越来越多,而频率也会越来越高。但愿每家俱乐部都不会因为商业行为的不断增加,忘记了足球的本质,希望每家俱乐部、每个球场都会拥有一个堪比它们新面目的更美好的明天。

利物浦名宿巴恩斯今年5月在安菲尔德球场面前,祈祷球队在新赛季能够赢得联赛冠军。

2017年5月15日,2016-2017赛季英超联赛第37轮,白鹿巷球场迎来告别战,这场比赛结束后,白鹿巷球场将进行重修。

酋长球场在2006-2007赛季成为阿森纳的新主场,也为枪手军团带来丰厚的收入。

“伦敦碗”如今成为西汉姆联的主场,而西汉姆联队之前的厄普顿公园球场则要进行翻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