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政坛的球星

Football Club - - 大看台 - 撰文 / 赵纯 编辑 / 玉辉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期间,利比里亚总统乔治·威赫忙里偷闲前往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寻找足球鞋的新闻,一下子将球迷们的思绪拉回了20多年前。当年的威赫席卷意甲的英姿仿佛还历历在目,而像他一般从政的退役球员,并不在少数。

威赫:利比里亚总统

乔治·威赫是足球历史上唯一一位获得过世界足球先生和金球奖的非洲球员,是非洲足球当之无愧的头号传奇。22岁时,威赫来到欧洲,加盟了法甲球队摩纳哥,在温格的悉心培养下逐渐成长为顶尖球员。随后,威赫在AC米兰登上职业生涯巅峰。期间,一次和曼德拉的会面改变了威赫的人生轨迹, “南非国父”盛赞其为“非洲的骄傲”,并鼓励他利用自身影响力积极从政,为非洲人民摆脱贫困做贡献。退役后,功成名就的威赫没有选择走上教练席,而是遵照曼德拉的愿望,投身政界。2003年,威赫创立“民主变革大会党”,两年后,利比里亚在经历14年内战后首次举行总统选举,时年39岁的威赫作为候选人大热门“登上擂台”,但他的得票最终排名第二,教育程度不高被认为是失利的主要原因。随后,威赫开始了长时间的卧薪尝胆。2006年,40岁的威赫拿到了高中毕业文凭,随后前往美国迈阿密德福瑞大学深造,之后的7年里,先后取得商业管理学士学位和公共管理硕士学位。2011年,威赫卷土重来,以副总统候选人身份参加选举,再次失利。不过,幸运的是,他拿到了一个议会席位,为此后的“再战”打下了基础。2017

年,威赫终于如愿以偿,击败前总统约瑟夫·博阿凯,一段新的传奇就此开启。

卡拉泽:格鲁吉亚副总统

贝卢斯科尼通过AC米兰走上意大利总理宝座,他手下的球员们也受此影响,除了威赫外,在红黑军团效力10年之久的卡拉泽也完成转型。卡拉泽在AC米兰2003年和2007年两次欧冠夺冠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被视作格鲁吉亚历史最佳球员。不过,名气也为卡拉泽带来困扰,他的弟弟就曾因此被绑架,卡拉泽在支付了45万美元的赎金后,还是得到了“撕票”的结果。“我要给人民一个全新的格鲁吉亚,为了这片养育我的土地。”卡拉泽一直认为是当局的不作为害了自己的弟弟,他希望通过从政改变国家的混乱局面。为此卡拉泽早早做了准备,还没退役时就赴美进修政治学。2012年退役后,卡拉泽选择从政,同年当选国会议员,继而被任命为格鲁吉亚副总理兼地区发展部部长。2015年,卡拉泽跟随格鲁吉亚代表团访华,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因此被中国球迷称为“从CCTV5走向CCTV1”的男人。

布洛欣:乌克兰国会议员

在舍甫琴科之前,布洛欣无疑是乌克兰足坛最负盛名的球星。闪电般的速度和精湛的射术使得布洛欣在前苏联时期就名声大噪,三次蝉联苏联联赛最佳射手。1975年,布洛欣力压贝肯鲍尔和克鲁伊夫两大传奇人

物,成功当选欧洲足球先生,也成为继雅辛之后,第二位捧起该项殊荣的前苏联球员。经历了苏联解体的布洛欣,很快在乌克兰政坛谋得一席之地,1998年,他进入乌克兰国会,成为议员,并在2002年连任。不过,布洛欣对足球的兴趣却始终未变。目睹国家队连连失败,布洛欣拿起教鞭。鉴于法律规定,不允许议员兼职,因此布洛欣在国家队属于“义务辅导”,分文不取。即便如此,依然阻止不了政治对手的“借题发挥”。2005年,国会内部有人抗议,称布洛欣白天上班魂不守舍,认为他难以身兼两职,后者随即辞职。之后,一心扑在国家队身上的布洛欣取得成功,他带领乌克兰队闯入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并一路打进8强,再次成为这个国家的英雄。有趣的是,舍甫琴科也一度希望复制布洛欣的成功轨迹。2012年决定退役之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舍甫琴科选择从政,并加入乌克兰前进党,很快成为二号人物。不 过,球场上的名望并未帮助“乌克兰核弹头”如愿以偿,在竞选总统的活动中,舍甫琴科和他的党派只得到1.6%的选票。不过,乌克兰社会政策部将舍甫琴科任命为国家养老基金会主席,希望利用他的正面形象为国家做出更多贡献。与此同时,舍甫琴科也得到了国家队的召唤,从2016年开始,他成为乌克兰队的主帅,并将球队带出低谷。欧洲国家联赛前两战,乌克兰队连克捷克和斯洛伐克,为小组出线奠定下基础。

威尔莫茨:比利时参议员

球员时期的威尔莫茨,曾是比利时“红魔”的一员。在沙尔克的第一个赛季,威尔莫茨就帮助球队赢得了欧洲联盟杯冠军。和国际米兰队的决赛是威尔莫茨的代表作,在主客场的两回合比赛中威尔莫茨都取得了进球,最终沙尔克04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蓝黑军团。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威

尔莫茨以国家队队长身份出战打入三球,带领“红魔”闯入淘汰赛。2003年5月,在政治领域尚是白纸一张的威尔莫茨,当选为改革党的代表,凭借着自己在比利时国内的巨大影响力,一跃成为了该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职业足球运动员履历的参议员,为此他甚至放弃了刚刚在沙尔克干了2个月的教练工作。不过,好景不长,只干了两年,威尔莫茨便宣布辞职,回归老本行,他对各怀心思、难以形成合力的比利时政局形势灰心失望,并希望能将足球作为工具,引导比利时走向团结,唤醒国民的民族情结。从2009年,威尔莫茨开始担任阿德沃卡特的助教,随后又成为主教练。尽管威尔莫茨本人有着不俗的从政经历,但他却在国家队下达了“政治禁令”,希望将所有人捏合在一起,不许球员讨论国家政治,不许球员按语言和文化分桌进餐拉帮结伙。可惜的是,已经预见到问题所在的威尔莫茨最终也“倒在”了更衣室内讧中,在他的治下,纸面实力爆表的比利时队却迟迟无法寻得突破,威尔莫茨也在2016年欧洲杯后黯然下课。

罗马里奥:巴西联邦参议员

球员时代性格乖张、目中无人的罗马里奥,被外界称为“独狼”,尽管他在场上威力十足,却并非主流社会喜爱的类型。2002年退役后,不够圆滑的罗马里奥却出人意料地投身政界,口无遮拦、敢讲敢说和率性而为的特点,成为了政坛的一股新风,受到人民追捧。2009年,罗马里奥作为巴西社会党候选人代表里约州竞选巴西联邦众议员。2010年10月的选举中,罗马里奥成功当选,是里约州得票第6多的联邦众议员。2013年3月6日,“独狼”当选巴西联邦众议院旅游和体育委员会主席。2013年12月26日,他成为巴西社会党里约州主席。在众议员任内,除了“混不吝”,“独狼”最大的成绩便是制订法案,帮助有重大疾病和残疾的巴西儿 童。2014年10月,罗马里奥再进一步,成功当选联邦参议员。不过,在罗马里奥心中,却仍藏着“匡扶巴西足球”的梦想,“如果你问我梦想是什么,我会说我的梦想是有一天当美洲俱乐部主席。我还喜欢做什么?可能是巴西足协主席。我不觉得一定要做到总统才好,目前这并不是我的目标。”有趣的是,罗马里奥与球场上的黄金搭档贝贝托如今又再度联手。去年夏天,罗马里奥离开了社会党,成为了民粹主义中间派政党Podemos的主席,并宣布竞选里约州州长,而为他站台的,正是现任里约州议员的贝贝托。这对曾经叱咤世界足坛的组合,期待着能在贪腐成风的巴西政坛,再度上演“摇篮舞”。

贝利、济科:巴西体育部长

退役球员想要跨入政坛,确实需要逾越一道深深的鸿沟,不过浸淫职业体育数十年的经历,却能够帮助他们在体育主管部门赢得一席之地。20岁便已代表桑巴军团出战国际赛事,在贝利之后,济科被看作是球王最为合适的接班人选,尽管他在足坛的成就

没能比肩球王,但在从政一项却开了先河。退役后,济科应时任巴西总统费尔南多·科洛尔的盛情邀请,兼任了巴西体育部长及巴西国家体育对策局局长两职,在一年半的任期里,济科试图对自己十分熟悉的巴甲联赛做出一系列革新措施,并推出“济科法” (1993体育法),改变了以往由政府官员控制球队,使得俱乐部可以独立参与包括组织赛事在内的民事活动,政府对俱乐部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管理。可惜的是,由于科洛尔被卷入了腐败丑闻,成为拉丁美洲国家中首位被弹劾的元首,作为其“嫡系”的济科也受到牵连,很快离开了岗位。济科之后,新任巴西总统费尔南多·卡多索圈定贝利接手重组后的国家体育部,在其三年的任职期间,贝利起草了著名的“贝利法案”,旨在推动巴西各级联赛的自由转会制度及各俱乐部职业化,可以看成是“博斯曼法案”的翻版。不过,巴西俱乐部却从中另辟蹊径,大打擦边球,将天才新星以高昂的价格卖到欧洲赛场,曾经星光璀璨的巴西联赛在“贝利法案”颁布之后,随即便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各俱乐部为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更愿意将年轻球员派遣上阵,而那些籍籍无名的中生代球员,只能面临失业甚至是退役的风险。

球员从政优势何在

球员从政的“跨界”并非近年来刚刚兴起,比如著名的“总统培训班”AC米兰俱乐部,球员从政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贝卢斯科尼刚刚入主俱乐部后,传奇人物里维拉被“赶走”,这位意大利足球史上的最佳前腰索性直接进军政坛,在罗马诺·普罗迪执政期间,里维拉一度担任过意大利国防部副部长的要职。“很多人都会问,一个退役的足球运动员凭什么当总统。我想跟他们说,就凭我对国家和人民的爱。”威赫的话无疑说明了 球员从政的优势,比起那些戴着面具的职业政客,为国家赢得荣誉的球员更容易得到人民的拥戴。威尔莫茨当年之所以能够迅速当选为议员,就是因为他的“清白身家”。除此之外,球员还有其他几项优势,首先就是人气冲天。比起大多数政坛新人来说,球员的身份使得他们不需要做太多宣传,就能让更多人了解。其次,他们在球场上累积下的亲民形象,远胜过那些经过团队精心打造的“人设”。第三,一场足球比赛,往往要在数万人的关注下进行,既有期待之下的重压,也有谩骂与嘲讽,职业球员每周都要经历这样的严峻环境,比起普通人,他们更有抗压能力,也更清楚如何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当然,球员从政也会遇到“隔行如隔山”的问题,毕竟此前十几年都在足球场上打拼,仍需要加强学习才能称职。正因如此,并不是所有球员在退役后从政,都能收获一个美好的结局,比如前土耳其队队长、队史头号射手哈坎·苏克就遇到了些许麻烦。经历了国际米兰的失败后,哈坎·苏克回到加拉塔萨雷退役,之后又成为了“正义与发展党”成员,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后,脱离组织自立门户。2016年,土耳其政局动荡,军队蠢蠢欲动想要推翻政府。最终, “政变”没能成行,而哈坎·苏克因在推特上发表疑似侮辱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其家人的言论,被怀疑参与了反政府行为,遂对其发布了通缉令。土耳其法院下令查封哈坎·苏克所有的汽车、银行账户和其他资产,总计6760万美元。有国难回的哈坎·苏克只能流亡在美国,开了一家咖啡馆,逐渐褪去光环。偶尔,也有“眼尖”的顾客认出这个中年人,次数多了,相熟的隔壁邻居不禁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会有人找你合影?你长得又不帅?”尽管哈坎·苏克的嫌疑已经被洗清,但他依然不愿“低声下气”的回国,“反正,我还是想在这儿卖咖啡。当然我深爱着那里的人民,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看看的。”

作为世界足球先生,乔治·威赫开创了历史,他成为了利比里亚总统。

布洛欣和舍甫琴科两人都是退役后从政,也先后担任国家队主教练。

2013年7月8日,C罗在格鲁吉亚开办足球学校,作为政客的格鲁吉亚球星卡拉泽也莅临现场。

2003年,威尔莫茨成为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当选参议员的足球运动员,之后他还担任了比利时国家队的主教练。

2011年,已经是联邦众议员的罗马里奥出席会议。

贝利也曾作为巴西体育部长,并为巴西奥运会助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