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乱象,这集我看过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于上 编辑/玉辉

尽管赛季之初的七连胜令人惊喜,但是拜仁慕尼黑却意外地在9月末陷入长时间的低迷。连场不胜、队员不满……南部之星似乎回到了一年之前人怨天怒的安切洛蒂时代。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拜仁又一次走到了失控的边缘。

啤酒节乱局

9月末到10月初的啤酒节,是慕尼黑最为盛大的庆祝活动。而每年的啤酒节阶段,也往往是拜仁慕尼黑战绩较为出色的时期。但是从9月末对阵奥格斯堡的德甲第5轮开始,拜仁却令人意外地陷入了低谷期。外面的嘉年华活动如火如荼,但是塞贝纳大街却一片愁云惨淡。主场1∶1被奥格斯堡逼平、作客到柏林赫塔遭遇赛季首败、来到欧冠也未能主场击败阿贾克斯、紧接着又0∶3惨败于门兴格拉德巴赫,科瓦奇的球队经历了连续的4场不胜,更衣室内也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在啤酒节的一片乱局中,新帅科瓦奇的战术遭到了巨大的质疑,尤其是中场的安排,更是饱受诟病。纸面上看,拜仁中场的实力不

容小觑。拜仁夏窗处理了上赛季机会较少的鲁迪,但是免费签下了德国国脚戈雷茨卡,并且回收了曾经的欧洲金童桑谢斯。在赛季开局阶段,拜仁的中场也拿出了不错的表现,德甲首战上,拜仁面对勒沃库森刷出了超过75%的控球率;欧冠与本菲卡的小组赛,租借回归的桑谢斯更是参与了2个进球。但是从战平奥格斯堡的比赛开始,拜仁的中场就陷入了进退失据。面对大胆压上的奥格斯堡,以大轮换阵容出阵的拜仁一度难以将皮球输送给锋线,罗本直到比赛的第5分钟才第一次获得球权。远征柏林时,J罗与蒂亚戈两名有南美背景的球员回归首发,也未能在技术上压倒对手,反而在对手纪律严明的压迫下无所适从。首发名单中担任10号位的J罗频频回撤到己方半场要球,阵型顶端的莱万多夫斯基也不得不撤出禁区参与组织,中场一片混乱,禁区兵力却捉襟见肘。几天之后的欧冠联赛,拜仁迎来了以年轻球员为主力的阿贾克斯。运动能力极强的对手再一次将拜仁的传控体系切割地支离破碎,此役中,拜仁阵中传球次数最多的球员竟是中卫博阿滕,巴伐利亚之星居然在主场面对着要

靠中卫球员长传来摆脱压迫的窘境。回到联赛战场之后,此时的科瓦奇已经面临着不少球员的不信任票,少帅尝试让格雷茨卡回归中场,将J罗移师边路,可是在同样以运动能力著称的对手面前,拜仁的中场组织体系再一次运转不畅,反而在对手的快速反击中吞下3球的惨败,还跌出了欧冠区。

是短板亦是大考

面对一片混乱的拜仁,本赛季入主安联球场的少帅科瓦奇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克罗地亚少帅在法兰克福的执教成绩不俗,2016年接手时,铁鹰还要为保级而挣扎,但当科瓦奇离任时,已经为球队留下了一座德国杯,以及一张欧联杯的门票。在上赛季的德国杯决赛中,科瓦奇的球队正是击败了自己的现东家拜仁。出色的执教成绩,加上曾经在拜仁效力的经历, 使得科瓦奇在上赛季未结束时就接到了南部之星的邀请,成为塞贝纳大街的新一任掌门。但是在法兰克福时代,科瓦奇就并没有在中场的排兵布阵上体现出多大的建树。法兰克福主要采用防守反击打法,以法国高中锋阿莱为支点,辅以冲击力极强的雷比奇与沃尔夫(2018年夏季后转会多特蒙德),并不会在中场进行过多作业。在防守端,科瓦奇更多采用的是“堆人头”的方式,依靠三后卫与双后腰的人数优势密闭禁区,受到其重用的长谷部诚、凯文·博阿滕等都是以对抗能力见长的球员。来到拜仁之后,科瓦奇也并没有进行什么令人惊喜的战术创造,而是更多地继承前任的遗产。仿照安切洛蒂时期让蒂亚戈出任单后腰,主打“4141”攻势足球阵型。但是来到拜仁之后,科瓦奇较为粗放的战术理念就立刻暴露出了缺点。少帅在初来乍到之时表示“每名球员都要接受轮换”,并用

一种近乎于粗暴的方式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为了给随后的欧冠赛事储备体能,科瓦奇在客战柏林赫塔的比赛中大规模调整,除了替补门将乌尔赖希以外,上一场面对奥格斯堡时坐在替补席的6名球员全部首发。盲目的平均出场时间,却并没有太考虑球员之间的磨合与搭配。这样不科学的轮换政策,也遭遇了不少的批评。《图片报》等媒体认为,这种盲目的做法会打断球员的良好状态;J罗等球员同样对自己表现优异却不得不在下一场担任替补而不满。而拜仁内部诡谲的豪门政治,更是增加了科瓦奇排兵布阵的难度。在更衣室内,曾经创下三冠王功勋的罗本与里贝里享有极高的话语权。但是,两名合起来已经69岁的老将相对于巅峰时期已经明显下滑,很难在高强度的多线作战中持续输出。面对在队内根深蒂固的二老,科瓦奇始终表现极其谨慎,不敢贸然动摇二人的首发位置。在面对阿贾克斯的比赛中,首发登场的罗贝里表现均不理想,但是慑于二人的地位,科瓦奇甚至都不敢将其过早换下。直到下半场中段,作为生力军的J罗与格纳布 里才姗姗来迟。科瓦奇的过度谨慎也为其招致了不少批评,很多媒体都表示,“拜仁阵中有不少年轻人,但是站在场上的还是那些老家伙。”更衣室内的复杂环境,也影响到了拜仁的排兵布阵。科瓦奇对罗贝里两人的“偏爱”,引起了包括J罗在内的非德国籍球员的不满,为了满足哥伦比亚人的上场需求,在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比赛中,科瓦奇被迫将其放在了边锋位置上,如此方能将格雷茨卡放进首发,组成心中相对理想的中场配置。此外,不少舆论都认为,在两翼逐渐式微的背景下,拜仁应该努力将进攻重心转移到中路,让蒂亚戈、J罗等下一代球员逐渐撑起球队大梁。但同样的,科瓦奇不敢轻易动摇罗贝里的首发位置,同样不敢轻易的削减二人在战术中的权重。在场上场下的“暗战”中,科瓦奇陷入了四面楚歌。

时间的诅咒逃不过

科瓦奇目前面对的形势,显然不容乐

观,J罗、米勒等球员已经在更衣室内对其致以不信任;在输给门兴格拉德巴赫之后,少帅及其助手,也是他的弟弟罗伯特·科瓦奇还遭到了拜仁高层的约谈。对于拜仁目前的困境,科瓦奇无疑要负一些责任,除了并不成熟的战术安排之外,科瓦奇在一些细节方面也表现不佳。尽管生长在德国,但是科瓦奇与其弟弟罗伯特在交流时,却使用克罗地亚语交流,这种做法不仅引起了球员们的不快,就连海因克斯 时代的旧臣赫尔曼都对此表示不满。但是拜仁的问题,却不能全部归咎于科瓦奇。与阿贾克斯一役,拜仁首发阵容的平均年龄高达29.6岁,南部之星已经是全德甲,乃至于整个五大联赛“老龄化”最严重的球队之一。在对阵本菲卡等强度相对较低的比赛中,拜仁还可以通过技术与经验完成破局,但是年龄偏大导致的运动能力与对抗能力的损失,则终究无法弥补。柏林赫塔与门兴格拉德巴赫都是通过有意识地加强比赛烈度,在中场争夺中取得优势。与奥格斯堡和阿贾克斯的两场平局中,中场哈维·马丁内斯都因为表现不佳成为众矢之的。由于年龄与伤病的影响,西班牙人的防守能力大幅下滑,而本来就不甚擅长的出球组织更是雪上加霜。曾经的三冠功臣,无奈地成为了被围追堵截的猎物。拜仁高层的决策,一定程度上也与如今的困境有关。俄罗斯世界杯引燃了新一轮的军备竞赛,C罗1.1亿欧元的转会在意甲引起了投资狂潮,英超则连续刷新门将转会费纪录,德甲内部的转会市场也是热火朝天,竞争对手多特蒙德、RB莱比锡等都在夏天大规模补强。但面对热火朝天的转会市场,拜仁却表现的异常低调,除了免签格雷茨卡、收回桑谢斯及格纳布里,并预定加拿大小将戴维斯以外,就没有任何的引援。考虑到出清鲁迪等边缘球员,志在收复旧山河的南部之星,竟令人意外地在转会市场中取得了盈利。面对高层在转会市场上的冷淡,科瓦奇表现的异常“乖巧”,表示“我的球队仅需要22人即可”,并未提出什么说辞。但是残酷的现实,却并不以少帅的愿望而转移,新赛季开打尚未一个月,拜仁就因为伤病缺兵少将,科瓦奇不得不频频从二队征调球员,来凑足比赛大名单。与奥格斯堡的比赛中,科瓦奇甚至不得不让中场格雷茨卡去代班边后卫。如今拜仁的困境,并非一人两人的问题,而是一系列错误的累加之和。拜仁想要从如今的困境中走出,也势必要经历一番艰难的剥茧抽丝。

从主场1∶1战平奥格斯堡开始,拜仁不仅战绩一路下滑,更衣室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联赛第7轮,拜仁主场0∶3惨败于门兴格拉德巴赫,遭遇连续四场不胜。

科瓦奇入主安联球场后,但执教众星云集的拜仁,他的水平还是遭到了质疑。

对于老迈的罗本和里贝里,科瓦奇也略显软弱,他未能对拜仁进行彻底的战术革命。

为了平衡更衣室,科瓦奇甚至在对阵门兴的联赛中,安排J罗踢边锋,这样的安排显然不适合哥伦比亚人。 在今年夏天的转会市场上,拜仁的动作也不大,仅仅免签格雷茨卡、收回桑谢斯及格纳布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