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后

Geek - - Style -

虽然ASMR在医学上未有确实的证明,而且也没有明确可以用它来减轻焦虑、抑郁症的临床案例,更多的报告和报道都是偏向于改善失眠,但这并不妨碍ASMR文化在全球的快速传播。美国和欧洲在ASMR视频制作传播上实际上在2005年就已经开始, Heather Feathe、Maria、德叔、巴黎小哥PARIS都是我最喜欢的UP主,而韩国和日本最近几年在ASMR也跟进得很快,比如大爱的韩国PPOMO、Journey等。日本在声音方面非常讲究,尤其是声优也是个专门的行业,在ASMR方面自然也是出类拔萃。除了正常向ASMR之外,还有很多追求官能刺激、有点偏H的。

至于国内,随着知道ASMR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一些网络主播依靠ASMR而积累了一些名气,甚至在B站还有专门的ASMR直播分类频道。因为可以直接搜索,国内ASMR主播和UP主的具体名字就不说了,但值得一提的是,ASMR直播在专业器材上的门槛较高,且多数主播并不具备一些消除底噪的专业环境和技术水准,大多数作品质量上可能会暂时无法与国外相媲美。而更加恶劣的是,某些女性主播受国内直播平台的风气影响,将ASMR的视频直播(尤其是角色扮演类)变成了另外一种不可言说的东西,对于我等ASMR爱好者来说,实在难以接受。当然,这只是笔者作为一个ASMR爱好者的个人吐糟。

最后,来看看ASMR的前景,因为它被认为是解决VR一大短板的助力。虚拟现实的到来打开了第一人称体验的大门。而实际上在近几年,为了创造更复杂、更专业、令人印象深刻的ASMR视频,有一些创作者开始在Youtube之外探索自己的才能,他们可能会引领一种前沿娱乐:更加真实的虚拟现实。近年急速发展的VR技术,其实很需要用到Binaural Recording录音技术,因为在VR追求“让两眼以为是真实”的情况下,同样地要“让双耳以为是真实”也同样重要。因为在当下的VR内容中,我们进行头部转动或是四周走动时,听到的声音往往并不一定能代表着它的准确方向,因为这是以单一的Binaural Recording无法做到的。如今在国外,已经有团队360度的全景拍摄画面的同时,开始使用360度的人头Binaural Recording进行录音。所以,你以为ASMR音频只是一个助眠神器?不,它很可能是未来电影和游戏的主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