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

大大咧咧的金马影后

Geek - - Contents -

在采访中,年纪轻轻的周冬雨表示自己也有危机感:“就是我以前再怎么吃我都不会胖。我现在发现,过了25以后,女人真的走下坡路,我现在真的体会到这个事了。以前我会当口头禅说笑,但我25,再过一年就26了,长胖这个事情真的会发生。我脸比以前圆了,我现在要控制一下。因为有一天我发现我这边已经没有轮廓了,就已经鼓起来了,一会儿给你看那个照片。” 一眼相中安生

《七月与安生》是安妮宝贝的成名作,但是生于90后的周冬雨此前并没有看过小说。“我是直接看的剧本,我觉得剧本已经很好,我一眼就看中了安生这个角色”,周冬雨透露原本导演找自己是演七月的,因为“我之前给大家的形象就是那种美好、安静的女孩子”。所以当她看中了安生的角色后,就带着一种倔强的表情跟导演和监制说:“我要演安生。”为了让大家相信自己可以演安生,周冬雨还试戏了:“我很少试戏的,就《山楂树之恋》和《心花路放》的时候试过戏,这是第三次。”

谈到为什么安生这个角色这么吸引自己,周冬雨说:“就是觉得很舒服,好像你看到一个女孩子长得并不是很惊艳,但是却拥有心灵美一样。”一直到开机拍到安生第一次遇到家明的戏份时,制片人还怀疑地问周冬雨:“你能演吗?”这让周冬雨很不服气,“我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是最后还是凭着一股倔强,演完了这个角色”。

谈金马影后

曾经心无所向,曾经有过迷茫,周冬雨说“年少成名,是媒体和网友给我的最初的定义。但在经历了某些被事无巨细放大的揣测,在感受了舆论的温情与冷漠,我开始迷茫”,她说,做演员最怕被定型,与其重复拍摄类似的角色,不如多花点时间来等待合适的角色,于是有了贴近灵魂的安生。

对于安生一角给自己带来的荣誉,周冬雨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渐渐升华的人生,而是感谢

陈可辛和曾国祥两位导演,能让她在表演中找到自己的感觉。周冬雨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后,媒体和观众最感兴趣的问题,无非是工作方面是否因“影后”的名头发生质的改变,而周冬雨却只云淡风轻的一句“生活仍旧是我的生活”。面对外界质疑的声音,周冬雨并没有迎头反击,也没有通过关评论、删微博的方式麻痹自己,她说“我知道我自己不完美,我接受所有客观的批评,我想一点点地改进。我无法干涉别人的言论和想法,只能在未来的时间里,用行动和作品来证明我自己”。周冬雨所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都是对自己的一次交待,不迎合他人给的设定,也不因为谁放弃自己,正如周冬雨所言“不奢望有百分之百的喜欢,也不奢求百分之百的理解,只求能做一个好演员”。

拍哭戏前必须听笑话

周冬雨真正走入人们的视野,是从2010年主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山楂树之恋》,纯如清泉般的情感流露,一双甜美爱笑的双眸,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位当时毫无演技可言的18岁女孩。为出演这部她的“成名作”,周冬雨错过了当年的高考,在第二年虽顺利地进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但缺因清纯可人的形象深入人心,戏路屡屡受限。

“没有界定什么特别的角色是自己很想演的,因为就算是同样的角色,在不同的剧情中都有不同的演绎方法,所以,我只要认真对待自己接受的每一部戏就行。”周冬雨眨着眼睛回忆着这几年自己的戏路很想得开。的确,虽然不拒绝爱情片、文艺片这样的既定类型,但刚开始接跨度比较大角色,周冬雨还是会有一些紧张和忐忑,特别是面对哭戏的时候,“我必须提前几天就要酝酿情绪,而且要听那种非常冷的笑话,才能哭得出来。”

想变成个成功的“北漂”

从屡遭诟病的《宫锁沉香》苦情女一号“沉香”,到大胆颠覆形象的《心花路放》里杀马特女郎“周丽娟”,周冬雨一直想跳出某个既定的模式来打破“少女光环下”的魔咒,不停地接拍新的角色,与不同类型的导演合作,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找到一种状态,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加坚强,去

尝试更多的东西,去经历不同角色的人生,真正从一个电影表演系的学生,慢慢地变成职业演员,一个相对成功的’北漂’,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周冬雨笑着告诉记者对自己未来的发展规划,果敢、自信,瞬间你很难将眼前的这位受访者和“90后”这个年龄段联系在一起。

从小学过体操,高中练过舞蹈,让周冬雨除了甜美可人的外型外,温雅知性的东方气质让其近年来成为时尚圈的新一代宠儿,“其实对着装我没有什么特别需求,只要简洁、大方,穿上舒服就行。”聊着聊着,周冬雨开始了传授起她的“穿衣经”,甚至告诉记者,其实自己也没人们说的瘦,仅是拍摄角度掌握的好罢了,说着说着摆出各种pose,讲起了“最美坐姿”。

女神vs女神经成名,让周冬雨实现了自己的电影梦,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给她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和困扰,她永远不可能轻松地和闺蜜去逛逛街,拿着爆米花桶去看场电影,也不可能去某家小店品尝自己一直垂涎的美食。工作之余,周冬雨说自己喜欢看电影,“小时候比较喜欢爱情片,现在反而更喜欢美剧,比如《兄弟连》、《越狱》《权力的游戏》等等,”对于韩剧周冬雨掰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仅有可怜的三部。

已建立自己工作室的周冬雨,不忙时最喜欢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聊天,聊她们的所见所闻,“有的没的,我都超爱听。”关于运动,周冬雨坦言喜欢爬山,“走路会让人思考……”随后,周冬雨小声地透露,“我特别喜欢深夜出去溜达,因为白天会堵车,所以,经常会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出去走走,那时候,北京的大马路上没有人,你可以在路上走来走去,你也可以去故宫墙外坐会,还可以摸黑爬长城,哈哈哈,特别刺激,”刚刚还端庄秀美的“女神范”的周冬雨瞬变“女神经”。

平淡生活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当被记者问到,如果李准基和阮经天两种类型的男人,同时让她选择,她更希望与谁牵手时,一个是长腿欧巴,一个是贴心暖男,周冬雨摇了摇头,坦言自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们三个人私下都是非常好的朋友,至于情侣,真的不

知道。因为都是哥们儿嘛!”

在周冬雨眼中,阮经天会经常最会讲笑话,“也许是因为星座比较合吧,我们什么都会聊,什么社会问题啊,八卦新闻啊”。对于在语言沟通上会偶尔遇到障碍的韩国明星李准基,周冬雨透露,其实他才是个特别细心体贴的男孩,“他有一次给我发微信,跟我说,’我一天教你一句韩语,你一天教我一句中文’好不好……超暖心的那种。”两年前周冬雨的恋情被媒体曝光,随后周冬雨微博公开承认,然而因工作等各种原因,两人宣布分手……,经历过初恋的周冬雨坦言,在她心中男孩对她做得最浪漫的事,不是送鲜花和礼物,而是平平淡淡地生活,安安静静地在一起,这才是她要的安全感。 青春期是在大众的聚焦下度过的《春风十里,不如你》中,周冬雨扮演了女主角肖红,这是一个随遇而安又天性自由的女孩,虽然一路错过真爱,但对于爱情仍旧无比执着。谈到和角色的相似度,周冬雨认为自己跟肖红并不像,“生活中我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没有那么勇敢,没有那么执着,我觉得张一山就是女版的肖红,我每天都在学习他不演秋水时候的状态,就演出了肖红。”剧中周冬雨和张一山相爱相杀,剧外两人互动也十分有趣。跟一群同龄人在一起拍戏,让周冬雨觉得很自在、很开心,因此,在《春风十里,不如你》中也看到了不同于以往周冬雨扮演的角色,这个角色她演得更灵动,天真“有”邪、敢爱敢恨。 周冬雨的青春期是在大众的聚焦下度过的,年少成名,也曾经历“戏路窄”、造型土气等质疑。在被黑得最惨的那段时期,她成了“最差谋女郎”,由于性格直率,也被批评为人处世不够周到,而一切似乎从她换了短发造型之后开始变得好起来。“其实我觉得不是因为头发的问题,我只是踏踏实实地把自己活儿干好,就是这样。”周冬雨说,“我的青春期,就是当演员这八年,让我成长特别快,因为每天信息量很大,见到的人很多,接触的事情也会相较于之前多很多。”面对质疑,周冬雨的表现超出了她年龄段的成熟,她没有急着解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负面情绪,“那段时期大家可能还没有那么了解我吧,时间能证明一些东西,我并没有难过,睡得特别好,我经纪人却睡得不太好。”周冬雨笑说。

不看自己电影让记者意外的是,周冬雨表示自己几乎不看自己主演的电影,因为“不太想看自己的脸”。做演员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恋,但周冬雨每天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就已经觉得够了,实在不想再看电影。哪怕是拍戏中间为了接戏要看回放,周冬雨也尽量不看自己的脸。“要学习拍戏的话,我一般会看导演或者推荐的好电影,从别人的表演中学习技巧。要说自恋的话,我觉得每个人其实都自恋的。但我这几年越来越不爱自拍了,以前可喜欢拍照了,现在可能因为拍得太多,也越来越忙,没什么时间去弄这些了。”

出道也有八年了,之前周冬雨和男演员搭档都会调侃对方“老”,现在却主动说起自己“年纪大了,看开了,变得善解人意了”。不过话锋一转她又说:“喜欢说自己年纪大不正是年纪小的标志嘛?真的年纪大的人,才不会说自己年纪大。”对于黑粉,她也看得开:“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多鼓励我,每个人都需要鼓励,人都应该保持一颗善良的心。”

从大二开始就一直在拍戏,周冬雨坦言最近需要沉淀一下:“不能一味地拍拍拍,总有一天就演没了。沉淀的方式我自己就喜欢去旅游,多接触一下当地人,感受他们的想法,这对演戏也是很有帮助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