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范雨素》何以打动人心

李娟、余秀华、范雨素等相继走红,呼应了中国文学大众化的渴求。这些来自民间的写作者使文学接了地气,更大程度地走向大众、走向平民、走向个人生活。活。

Guangming ribao - - 评论 综合 - □饶 翔

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全体党员要不断提升理论修养,增强“四个意识”,胸怀全局、心系群众,奋发进取、开拓创新,立足岗位、无私奉献,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向着我们党定下的宏伟目标不断前进。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日前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在全党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取得了显著成效。要抓住“关键少数”,抓实基层支部,坚持问题导向 ,发挥先进典型示范作用。要落实各级党委(党组)主体责任,落实好“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各项举措,保证党的组织履行职能、发挥核心作用,保证领导干部忠诚干净担当、发挥表率作用,保证广大党员以身作则、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坚强组织保证。

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要向常态化制度化推进,注重融入日常、抓在经常。引导广大党员深入学习党章党规,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增强“四个意识”,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到政治合格、执行纪律合格、品德合格、发挥作用合格。各级党组织、各位党员干部能否发挥出合格作用,事关我们的事业能否取得成功。

发挥作用合格,首先是抓住“关键少数”,发挥表率作用。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既负有领导责任,也负有示范责任。“两学一做”学习教育,领导干部必须以身作则。“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领导干部不真学真做,如何带领广大党员?无论是什么职级,无 论处于什么岗位,领导干部都必须当好“两学一做”的践行者、示范者,拿出自我革命的勇气,以上率下。

发挥作用合格,其次是抓实基层支部,发挥先进典型示范作用。党支部是党最基本的组织,是教育管理党员的基本单位。“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基层党支部要用好“三会一课”制度,突出政治教育,突出党性锻炼,让每一名参与学习教育活动的党员干部都能有所收获、有所启迪。在学习教育过程中,要贯彻批评与自我批评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党支部活动,给每一名党员做好党性体检,增强党员对党组织的归属感,使党组织更有凝聚力、影响力、战斗力。

发挥作用合格,全体党员更要积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作为一个有 8700多万党员的大党,这支庞大的队伍有没有战斗力,能不能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事关我们伟大事业的成败。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全体党员要不断提升理论修养,增强“四个意识”,胸怀全局、心系群众,奋发进取、开拓创新,立足岗位、无私奉献,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向着我们党定下的宏伟目标不断前进。

解决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我们要把“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作为深化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任务,在抓长抓细抓常上下功夫,使我们党焕发出勃勃生机,凝聚磅礴力量,更好地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坚强政治保证和组织保证。

继余秀华之后,又一位来自民间的写作者制造了“现象级”热点。连日来,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午故事”的一篇题为《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网络上持续刷屏,阅读点击量轻松越过“1 0 万+ ”。人们不禁要问:谁是范雨素?《我是范雨素》何以如此打动人心?

44岁的范雨素是北京的一名普通外来务工者。初中毕业的她,在《我是范雨素》这篇自传体散文中,用平静温和却有力量的文字,记录了十几年里自己和家人的故事。这些故事如镜头切换一样,向人们展现了不一样的观察角度和人生场景。范雨素不是凌空蹈虚、向壁虚构,她以脚踏实地、朴素自然的“现实主义”书写方式,展现着 一种“向下扎根”的文学力量。从她的文字中,我们既感受到个人经验的独特性,也感受到当前社会生活的丰富性。《我是范雨素》为当前中国提供了一份鲜活的、别开生面的记录。

范雨素的文字虽有“我手写我口”的率真,却无“所见即所得”的肤浅,这也是《我是范雨素》从大量同类文章中脱颖而出的关键。这篇文章令人热泪盈眶的力量,不仅源于真实,也源于文学修辞:“我的命运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诸如此类的文学化表达可谓惊艳。范雨素的文字轻盈流畅,有一种难得的距离感和控制力,有一种独特的幽默感和理解力。作为一位“贪婪”的阅 读者,她的语言是典型的阅读者的语言,是经过训练的文学者的语言。在网络时代,对文学品质的追求依然是一名写作者不能抛弃的。

与余秀华一样,范雨素的生活苦难也是她吸引媒体的焦点。然而我们看到,在她坚强的内心与轻灵的文笔之中,苦难得到了升华,被孕育成善良的珍珠。她说:“我碰到每一个和我一样的弱者,就向他们传递爱和尊严。”真正打动人的不是苦难本身,而是人类与苦难搏斗的过程与痕迹,是人类对于苦难的超越与领悟,以及由此产生的宽广深厚的爱。一如艾青的名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范雨素的走红,让我们再次感到了来自民间的蓬勃的文学力量。事实上,翻开中国文学史,《诗经》《古诗十九首》等涌动着“兴观群怨”的健康朴素的现实主义精神,汉乐府和南北朝民歌洋溢着“清新刚健”的民间气息。及至中唐的“新乐府”运动,白居易等人重提“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 而作”的乐府精神,也是针对长期统治文坛的“嘲风月,弄花草”的形式主义文风。现在,李娟、余秀华、范雨素等相继走红,呼应了中国文学大众化的渴求。这些来自民间的写作者使文学接了地气,更大程度地走向大众、走向平民、走向个人生活。

比讨论“范雨素现象”的文学史意义更为重要的,是思考文学写作对于一位普通劳动者的意义。在采访中,范雨素表示并没想过靠文字改变生活,她写作只是为了想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过“有事做、有希望、能爱人”的生活。苏格拉底有言,“不经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范雨素提示我们,普通人也可以通过写作,重新去思考自己的人生,为平庸的日常赋予意义。正是这种意义,让普通的人变得独一无二,让日常生活变得如此惊心动魄而又异彩纷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