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反向定制”并非文化创新

Guangming ribao - - 评论 - □ 邓海建

有了 IP(知识产权),再去出书。流量剧在前,写小说在后。

近日,一套改编自热播电视剧《思美人》的小说《思美人》,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作为一部有易烊千玺、乔振宇等当红小生参演的大热 IP ,被火速改编为 8 0 万字的小说,引起业界关注。有人称之为“IP 的反向定制”。

这确实是大热 IP的另一条变现之路:既然网文能拍影视,影视自然也能改小说。游戏、影视、小说⋯ ⋯文化产业的无缝切换,将 IP的“一鱼多吃”演绎得淋漓尽致。就像网友说的,有被蹭热度的影视剧保驾,还有爱屋及乌的“死忠粉”护航,这种类型的小说只要不甚离谱,市场总会赏它口汤喝。最成功的例子当属《仙剑奇侠传》,书一出版就受到大批游戏及电视剧“粉丝”的追捧,销量可观,甚至成为许多仙剑迷的“私家珍藏”。

视野更辽阔一些,其实不难发现:“IP的反向定制”并非国人创意。国外大量经典游戏影视IP ,如刺客信条、魔兽世界、生化危机、异形,都有了同名改编小说,也已由各大出版社翻译并引进,且大多叫好又叫座。正是基于这个现实,乐观者预言:“IP的反向定制”说明纸质书籍的出版业没有走向衰落,而是在积极探索新的方向。

不过,就像看到1 0万+背景下的范雨素走红,就误以为文学和诗意从 APP里扑面而来一样,这终究是个误会,并不能当真。一来,所谓的“IP书”大抵是改写或改编。这就像把唐诗三百首打乱了去排列组合,发现遍地“妙 词 绝 句 ”就 欣 喜 若 狂 一样——其实跟最核心的“原创” 精神并无多大关联。别忘了,《锦绣未央》的官司还尘埃未定呢。二来,出版业的困局或者新媒体的凋敝,说到底还是“内容为王”的规律在发力。没有好的内容做灵魂,充其量只是“翻印”;蹭热度的“IP书”纵使大卖,亦不过是文字的炫技,而不是文学的分野。有一点是肯定的,这种所谓的“再创书”,还没有哪家好意思拿它去参加正经的出版业评选。

这当然不是说阳春白雪可爱、下里巴人可鄙,而是有必要重申一个常识:作为产业的文化和作为传统的文化,虽有交集,却终非同一概念。

中国文化产业方兴未艾。以网络文学为例,来自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的数据显示,2 0 1 6年底,网络文学用户数达3 .3 3亿元,国内网络文学产值达 9 0 亿元。2 0 1 6 年,4 0 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驻站作者数超 过 17 6 0 万 ,作 品 总 量 达14 5 4 .8 万,作品数达 1 7 5 万种。很多大热 IP都是风生水起于网络之间,更多成熟 IP又在网络世界找到第二个春天。值得肯定的是,“IP反向定制”等思路,确实为文创产品变现找到了新的空间。只是,产值与价值、快感与情感不能直接画等号。换言之,命题作文式的“IP反向定制”和文化创新还有很远的距离,出版业不应据此盲目乐观。

文化当然要食人间烟火,只要没有悖逆公序良俗,对圈钱的风口、变现的通道无须吹毛求疵。不过,站在“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的角度来说,中华文化传承和中国文化产业还有很远的路要走。IP 在赚钱的同时,也应有使命的认知与担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