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种菜 一半得意一半心爽

Health Care Today - - 益 寿 老年生活 - 编辑:若愚

老友送我4棵小番茄苗,我将它们暂时安置在牛奶盒子里,眼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牛奶盒子无法容纳了。于是我找了两个泡沫箱,东刨西挖,搞了一些泥土,又向农民朋友讨了点焦泥灰,总算将4棵番茄移植成功。后来,又有老友陆续送我一些丝瓜、青瓜和小南瓜苗,好在老友的儿子做水产生意,泡沫箱无偿提供,而泥土却成了问题,因为附近已经无土可挖,最后还是在一所废弃的中学花坛里挖到了一些土,才让那些瓜苗在泡沫箱里安家落户。其中一棵丝瓜苗没地方种,只好让它屈居在一个较大的花盆里。因为种植之前在泥土下面埋过一些柴灰和虾壳,再加上前段日子雨水充沛,瓜苗们长势颇为喜人。一个雨后的早晨,我起来后发现有一棵番茄苗歪倒了,这柔嫩的枝条似乎经不起昨夜的风吹雨打,我赶紧找了一根木棒将它支

撑起来。几天后,小番茄开出了一串串小黄花,让人欣喜不已,可是它们迟迟不结果。买菜时请教了菜农,有的说,要用药水点一下才会结果,有的说天热了自然会结的。对于药水本来就有抵触,所以只好让它顺其自然。在焦急和不安中,终于有一日,看到黄色的花底下有一个珠子大的小圆点,这应该就是小番茄吧,于是大呼小叫地喊妻子来一起确认。渐渐地,小番茄们陆续降生,我发现,每一朵花四周的花瓣向外翻卷,中间的花蕊慢慢地鼓起变成番茄,一朵花就能结一个番茄,不像瓜儿那样还有雄花雌花之分,所以结出的番茄也是一串一串的。

一次,老友到我家看到我的小“菜园”称赞不已,同时也担心花盆里的丝瓜无法生根,因为藤有多长,根就有多长,于是讨了泡沫箱又到处挖土。老妻受不了我的纠缠不耐烦了:瓜苗这么大还移,不折腾死才怪。看着移植后的叶子有些垂头丧气,没有原先那么精神,忧心忡忡地问:真的会死吗?老妻肯定地说,要死的。这使我十分后悔,幸亏那两天阴 雨绵绵,见藤蔓又恢复生机,这才放心。

丝瓜的藤长得好快,没几天就爬出了泡沫箱。我拿一根绳子一头系住藤头,一头绑在小屋的一个铁钩上,蔓儿每爬一步就用须儿打着螺旋缠住绳子,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上蹿,一片片绿叶像一面面旗帜在风中摇曳。没几天,就长了一尺多。等到它爬上铁钩,又在铁钩和二楼的防盗窗之间拉一条绳子,让它按着我指定的路线一路爬过去,那时绿色的藤蔓会在院子上空开一路黄花,结一路丝瓜……青瓜像是一个早熟儿,藤儿没长多少就先开了花,有点担忧这花会结果吗?于是就把那些花摘除了。

如今,院子里生机盎然:番茄枝上青果累累;青瓜爬上了架子,结出了比手指还细的瓜,浑身的小刺如翡翠一般晶莹剔透,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种得最迟的南瓜也开始长蔓……趁一个假日,找几根竹片给它们搭了架子。可是它们谦卑得很,藤头儿总不往架子上爬,却在泡沫箱周围徘徊,也许它们不习惯高高在上吧。如果说开花结果令人欣喜,那么看到枝折瓜落却是一件伤心的事。这段时间梅雨连绵,使得一些刚结下的瓜半路夭折,番茄枝因为多日不见阳光出现了黑点,好几枝还在暴雨的袭击下折了腰,最令人痛心的是第一根出世的青瓜不明原因地蔫了……

每天我都要在泡沫箱前驻足观望几次,看蔓儿延伸叶儿舒展,看蜜蜂飞舞蝶儿嬉戏,闻闻花摸摸果,或是剪掉几片黄叶,摘去几朵开得太密的花。每当这时,我就像在读一首诗,欣赏一幅画,听一曲田园风光交响乐。兴致高时,会将一串果实,几朵花儿,或是一根带着花蒂的青瓜摄入镜头,定格在手机相册里。我也常在这个袖珍“菜园”里畅想着美好的前景:园子里硕果累累,我享受自己亲手培育的绿色食品……

用女儿的话来说,我种的不是菜,是一种情趣。我嘿嘿笑起来,一半得意,一半心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