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来取乐斗蟋蟀

Health Care Today - - 益 寿 老年生活 - 编辑:若愚

参加完一夏的音乐盛典后,当强势“媒体”蝉鸣告别了歌坛,青蛙的鼓噪淡出舞台,步入“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的秋天,蟋蟀终于从蝉噪的强烈波长压制下脱颖而出,成了这一季节歌坛的新角。“花丛月下总吱吱,正是秋声欢唱时”。也许我与妻为蟋蟀清脆、悦耳、动听歌唱所倾倒,那天上街,特地从鸣虫市场上买了几只蟋蟀豢养起来。我还从新华书店买了本明人周履靖著的《促织经》续增本,从中认真学习捕捉、收买、喂养、斗胜、医伤、治病、繁殖等方法。闲暇时,与妻到庭院中尽情地欣赏其独唱、重唱或合唱,兴高采烈时哼上两句京剧小调作为伴音,那种返璞归真的意趣油然而生。蟋蟀、油葫芦、蝈蝈号称中国三大鸣虫。三大鸣虫中,玩得最好、最精彩、最有文化韵味的当数蟋蟀。古人玩蟋蟀讲究三种境界。第一种境界叫“留意于物”,玩物丧志,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是“蟋蟀皇帝”宋徽宗、“蟋蟀宰相”南宋贾似道与“蟋蟀相公”马士英,竟然因玩虫而误国害民;第二种境界称“以娱为赌”,把斗蟋蟀作为赌博手段;第三种境界叫“寓意于物”,这是最高境界,多为文人雅士所为,如黄庭坚、苏轼、曹雪芹、梅兰芳等。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黄庭坚,玩蟋蟀曾总结出此小虫有“五德”:“鸣不失时,信也;遇敌发斗,勇也;伤重不降,忠也;败则不鸣,知耻也;寒则归宇,识时务也。”小小鸣虫竟有此五德,也难怪有识之士提起它便肃然起敬。古人云:秋有一乐斗蟋蟀。这时节,正是花鸟鱼虫中的第四位粉墨登场、大出风头之时。蟋蟀别名“斗鸡”,意喻其像公鸡一样好斗。据史料记载:从唐朝天宝年间开始养斗蟋蟀,兴于宋,盛于明清。白露、 秋分、寒露,乃斗蟋蟀的高潮期。“勇战三秋”,就指的是这三个节气。既然适逢其时,妻向我提议何不令其争斗、观其胜负,以博一乐?我表示赞同。于是,将家中8只蟋蟀分成四组,让其捉对厮杀。蟋蟀相遇开始会用触角辨别对方,两雄相遇必然露出两颗大牙,一决高下。而一雄一雌相遇则是另一番情景,两只蟋蟀会柔情蜜意,互表仰慕之情。我与妻就不去观赏它了,我俩聚精会神地观看一场即将发生的排山倒海的激战。只见这厢交战双方皆猛烈振翅鸣叫,一是给自己加油鼓劲,二是要灭灭对手的威风,然后呲牙咧嘴地展开决斗。头顶,脚踢,卷动着长长的触须,不停地旋转身体,寻找有利位置,勇敢扑杀。几个回合之后,弱者垂头丧气,败下阵去,胜者仰头挺胸,趾高气昂,向我与妻邀功请赏。我与妻相互击掌叫好。观赏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为何觉得不过瘾,没啥刺激。原因很快水落石出,这战争双方仿佛与己无关,只不过是旁观者看笑而已。看来还是要牵涉到夫妻的各自利益,故索性将交战双方与我俩分别挂钩。这下战斗打响后,再看夫妻表情,与前截然不同。我心里甭提多紧张了,手心里已攥出汗来。因为蟋蟀之间的争斗也是很激烈、很有观赏性的。蟋蟀和人一样,有的勇猛,有的狡猾,你来我往,有进有退,有时两虫纠缠撕咬在一起,犹如摔跤场上的两名勇士。妻的那只斗胜了,看得她心花怒放的;我这只落败了,始初颇感沮丧,但很快烟消云散,毕竟我没有实质性地输掉什么。夫妻间利用蟋蟀设下赌注的斗玩,既不可能“玩物丧志”,又不存在“以娱为赌”,反而更能体现出玩家“寓意于物”的最高境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