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地老去

Health Care Today - - 益寿 晚霞馨语 - 编辑:若愚

我已经老去了,这是时间告诉我的,也是镜子告诉我的,也是朋友们告诉我的,也是我自己的身体告诉我的,也是家具的颜色、窗外的树告诉我的。每天的太阳沉来浮去,每天的月亮点燃熄灭,每天的悲哀逝而复归,每天的欢乐昙花一现。

现在我看到你在人群中,像一只蚂蚁在茫茫旷野里行走。但那蚂蚁可以自己散淡地看地上印行的文字,读懂土地那些深邃的话。它见一个坟堆就爬上去,在上面拉一些便矢,甚至就在其上,其中,其下,随便什么地方,安营扎寨,然后又听到冥间的声音。那种声音就在那里,丝丝地,含有很多湿气地,往有着阳光的地方蒸腾。那些云彩,那些霞光,那些树上泛起的绿色,那些人间繁杂的景物,那些手,各种手组合在宇宙里,是那样美妙的图案。那些声音往往走动在世界的每一个空间,然后集中在一个看不到的地方,最后在一个时刻,发出沉重的轰鸣。经常因此带来了暴风雨。我们不如这只蚂蚁,我们听不到这些神秘主义的内容。我们只是模糊地透过污染了的大气,看一些自己说不清楚的物质的表皮。我们在人群中行走时只是一个小小的气泡,轻轻的一次颤抖,使我们粉碎。我们很脆弱吗?我们又如脚下的那枚小石子,硬梆梆地,揿在生活的水泥地里。但雨会使蚂蚁急急忙忙地奔走,它头上戴着死亡的笼罩,或就被淹没在一个童话中。 飘浮着,这只蚂蚁,一个小小的感叹,一个生命的句号。从天上看不见它,在水里若有若无,生命,这一条生命就又像我和你。我现在说自己老去了,老去的悲伤已经很深地印痕在我的表里。那是布满许多地雷的区域,那是每一步都需要勇气和力量的区域。我看着你在已经老去的生命之域里艰难地拔动自己的腿,那两条腿随时会让叫做时间的雷给削断,那断了的腿像枯萎的树桩栽在那里,然后你又匍匐着前进。那是你,我看着你在那一刻鲜血飞溅成满天彩霞,我看着你悲壮的神色如那个悬挂在山崖的神父。我却已经松软成一滩泥。我是一个懦夫,生活中的懦夫通常都是我这种模样。我是最普通型人类的代表,我代表着叫做人类的90%的生灵。我毫无愧意,我知道这就如那些尘土,有的会飞扬到天上,成为 云,更多的就在地上,纠结在一起,缠绕在一起,则是土地的组成成分。老去的人看世界就是这样,为了安慰自己,我们说是通达。我老去了,我现在开始深刻。我就像岁月刻在额头上的沟壑那样寻找自己的深刻;我突然变得语言浑浊,黏稠,沉闷,并且滞缓,像时间在这样的额上小沟里流淌那样,失去速度和力度。但我可以以岁月的资格对着年轻讲话,虽然,我已经彻底被时间击倒,但我能以一棵树最后的叹息对着青青草地,那些茵茵的树苗们说话。这些声音就像那只蚂蚁听到的那种墓地里的湿气,但很有感染力,像传染病源那样。我拥有老去的同时,拥有了资深,我失去时间的同时,得到时间。我开始重新谋划自己那一段路程,让我从容地老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