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冰棍儿的“大校”

Health Care Today - - 益寿 老年生活 -

最近一位姓刘的老朋友在微信发来一首打油诗: “五彩伞下马路边,大校街头摆冰摊。心地坦然自解暑,最爱三伏不雨天。”熟悉军队情况的人皆知,大校是现行军衔等级,挂此衔的军官至少是师级行政职务。一个享有大校军衔级别的军官,在马路边撂摊卖冰棍儿,闻之惊讶,以为是另类炒作,或是张扬作秀,或是另有隐情。这确实是真人真事,诗也是这位朋友的即兴之作,抒发他的真情实感。老刘是退休老飞行员,曾是空军某飞行学院飞行教官。有三十多年飞行经历,参加过多项高难训练项目,技术过硬,是全天候飞行员。带教出三十多名合格飞行员,还参加过3期外训任务。飞行近4000个小时无事故,1997年被授予大校军衔。因飞行员的年龄限制,老刘停飞3年后就退休了,时年55岁。他素质高有能力,好体魄年富力强,经过历练作风过硬,这样的人才55岁就赋闲似乎早了些。朋友们争相给他推荐挣大钱又体面的工作,都被他婉言谢绝。他说,国家给了自己优厚的退休待遇,我不缺 钱但欠债,要用后半生全力偿还。他要偿还的是对妻子的亏欠债。作为职业军人,老刘历来把事业看得重于一切,飞行任务的特殊性更让他无暇顾家。他把全部心血倾注在培养新飞行员的工作上,而妻子为解除他一切后顾之忧,无怨无悔地默默奉献。为照顾丈夫,年轻的爱人放弃理想的工作,随军来部队,被安排在机场附近商场卖家电。自己要上班,家务事要全包,还要独力承担扶养照顾孩子的重任。有一次女儿高烧不退住院观察,妻子日夜陪床9天,坚决不让通知在外执行飞行任务的丈夫。自己小病小灾、身体不适从不在丈夫面前显露。请假多、绩效差在单位经常榜上有名,同事们虽理解关照,但工资奖金还是要扣的。后来电器店倒闭妻子下岗,为了不麻烦部队,与时俱进自谋职业,把店中没卖出去的两个冰柜盘下来,个体经营饮料冷食。结婚二十多年,妻子的芳华岁月在操劳中度过,子女们长大了,自己变老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了。老刘虽心系蓝天,但对妻子的付出也心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